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造化天书,记录着世间万物繁衍变化的规律……此天书包容万千,将三千大道和无数小道纳入其中……可解万物生衰枯荣之奥妙,可依此创造万物,指日即可飞升……”

当初尊者绝的话言犹在耳。

这令无数修者梦寐以求,为之疯魔的仙家宝物,身处其中,感受着每一丝道韵在身体中洗涮,那种从身到心,延及灵魂的满足感,任何语言都无法比拟。

赤水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也许是百年,千年……

又或许仅是一瞬。

她的身魂,化作万念,散落于大千世界。

某人迹罕至的悬崖裂缝中,一颗刚发新芽的小草,享受着晨风拂过身体,沐浴在温暖和煦初阳之下的喜悦。

在它旁边,一块巨大的山石朝天而立,如一柄巨剑直指上天,似有着不屈的意志。

某海深处,一条体型扁平的彩斑鱼,身形矫健地躲过捕猎者的攻击,眨眼间就消失在更黑暗之处。

某空间节点动乱处,一只娇小的小兽,正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它的双耳紧张地竖着,在危险发生的瞬间,敏捷地往空中一跃……

某冰雪深积之地,几只小狐狸正在雪地里嬉戏打闹,狐狸妈妈只在一旁微笑注视着。

…………

……

以前悟道,赤水也曾观察过世间万物,但却从来未像这次一样,更具体,更生动,更富有生命之力。

就仿似,她就是世界,整个世界就是她。

山是她,石是她,流水是她,风雨是她,草木是她,飞鸟走兽是她,鱼虫,甚至是某些浮游生物,都是她……

无以计数的海量信息,传递回来。

充实着她的神魂。

像是饱餐了一顿的饕餮,摸着圆鼓鼓的肚皮,满足地长叹了口气。

刹那间,这万物又攸然离她远去。

她似还未回过神来,就发现,万物抽离,便连色彩,也全都暗淡消逝。

鼻间清新的草木香,陡然失踪。

没有声音。

没有黑,也没有白。

她抬起手,指间的纹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化,原本白晳莹润的肌肤,臻至透明,接下来是血液,骨骼……

她甚至都来不及恐慌,她整个人就只剩下了一个淡淡的轮廓。

就像是一个透明的泡泡。

她整个人都懵着。

她又动了动,好在泡泡并没有想像中的脆弱。

她松了口气,转眼却又发现,她似乎忘记了很多事情。

她是谁?她在哪儿?

……

没有答案。

似乎有没有答案,也没有那么重要?

她歪头想了想,皱了下眉,也就放弃了,转瞬她又高兴起来。

因为她发现,剥离了色彩,气味,声音等感官的信息,她就算变成一个人形泡泡……

但是,她并没有消失。

世界也没有消失。

她渐渐看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一团团,一簇簇的,有大,有小,有远,有近,不同形状,不同的律动……

似乎,它们都是有生命的。

它们开始向她聚集,很快又拼凑出一整个泡泡世界。

但这却绝不乏善可陈。

如果仔细凝视,就会发现,它们同样鲜活,同样生动,甚至,比之前色彩斑斓的世界,要更加丰富多姿。

每一团,每一簇,都是不同的。

它们自带着独特的信息因子,和别的泡泡泾渭分明,却又似乎有生命一般,在律动中不知不觉完成了交换。

又或者是转变?

赤水瞬间就着迷了。

她的心神瞬息间就扩散出去。

这里在发生变化?

它们是因为什么原因?发生变化的条件是什么?如何交换?交换后有何不同?

如果说,之前身化成念,是信息的收集,爆炸的信息是对她心神的极致考验,那么,现在就像是对信息进行分类、加工和处理。

啊!这里原来是这样。

还有那一处也是类似,只是新加入了一个变量。

如果再换一个变量、两个变量……

假设,试验,总结……

这似乎是……因果?

与平常生活中人们总结经验得出结论不同,条件大多是模糊的,结论也相当局限,但眼前一切,却是将所有虚无飘渺的玄奇,通过这种方式,明明白白的展现出来。

这就是造化天书。

这看起来很简单,但就算是无限接近尊者的归一期大能,不是身处其中,都完全无法理解。

就好像是一道高难度的数学题。

当你没弄明白之前,你看它,就像是一个谜,一个黑匣子。

只有将谜解开,打开这个黑匣子,你又恍然大悟,原来它是如此简单。

修者顿悟,醍醐灌顶,莫约如是。

从这又可以看出,这与修者自身的实力息息相关。

毕竟,小学生是无法理解诸如微积分、线性代数等知识的。

悟道也如此。

造化天书就像是一个服务器,而每一位修者,就像是一个特殊的接入端口。

或许造化天书输出的信息是一样的,但每个端口因为自身条件不同,所能接收到的信息,可能也有悬殊?

赤水脑海不自觉浮现一句话:每个人所看到的世界都是片面的。

视野有范围,目光有局限,没有人能够获取到全部的信息,除非是神!

而她现在这种溯本追源的视角,几乎可与神比拟。

似乎她本该是惊奇的,但她现在并没有这种情绪,似乎本就是如此。

似乎也不用大惊小怪,都说人为万物灵长,可不就是因为人类善于观察,归纳总结吗?

人们对真理的追寻,和修者对于道的执着,都是人类对于真知的好奇和渴望。

此时,此刻,她可谓是站在人生最巅峰。

有这神之视角,她如若神助。

不,她就是神。

只要她愿意,在某样物品上加入某此变量,她就可以创造出一种全新的事物。

只要她想,她甚至可以改变某种规律,让其产生她想要的结果。

随心所欲,她不是神是什么?

若是一般人,此时该膨胀了。

但赤水不是一般人,从她自比为一个端口,就能看出来,她对自己的定位,从来都不是高高在上的神。

无论她修为多高深,前世今生经历下的眼界有多与众不同。

在真知面前,所有人都要保持谦卑。

她在一瞬间沉静下来。

她还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但她却又有了更新的触动。

像是心灵开出了花,万物生长。

她似乎看到了自己。

……还看到了……未来……

她看到了一个大陆上,有那么一群人,他们众志成城,他们点亮了一个又一个的灵台。

在风暴来临的那一刻,身在灵台上的万物生灵,他们都在祈祷……

灵台之间,有着无数命运之线连结。

它们散发着微光,形成了一个类似藤球一样的巨大护膜,保护着内里的大陆。

如同在大海中颠簸。

整个藤球,被外界的风暴带动,脱离了原位。

开始流浪……

所有生灵都在关注着这一切。

奇异地,内里却并没有任何慌乱。

因为他们知道,在他们身后,还有一大群将命运连结到这个大陆的修者。

流浪还在继续……

但似乎众人已经不在害怕……

……

晃眼之间,她在一座传送阵前,看到了自己。

对面的人问她:“你这就走?”

她听见自己说:“这里已经渡过了最危险的时刻,我该去了结我自己的因果了……”

因果?

她的脑海,瞬间冒出了一个瘦削的背影。

她不知道他是谁?

但是,她似乎知道,对方帮助了她很多。

“我们一起?”对面的人道。

“嗯?”自己似乎很意外,沉默了一会儿,却又低声道:“好!”

眼前的情景在刹那间消失。

又转换。

……

……似乎时间又过去了很久,她听见自己问身边的人,“你那个紫玉罗盘,究竟有什么秘密?”

“你想知道?”

她听到自己回答道:“有点好奇……”

“……那你看!”

就听对方又道:“只是,看了可别后悔……”

自己似乎还很奇怪,有啥可后悔的?

……

眨眼之间,似乎又转换了场景。

……

她看到了一对男俊女美的恩爱夫妻,妻子刚诞下了一个男婴。

婴儿继承了妻子美丽的蓝眼睛。

妻子点着婴儿的眼睛,笑着对丈夫道:“目似苍穹,孩子将来,一定会完成我们未能完成的……”

话还未说完,突然之间,一大群人闯了过来。

他们大喊着处死妖女,要求男人将那女人和孩子交出来。

男人不从。

一场大战瞬间就开启,明显是蓄谋已久。

她感觉自己的心紧了下,没有任何意外,双拳难敌四手,男人最终败在众人的围攻之上。

他倒下的那一刻。

那个女人也疯了!

她无声尖啸。

似乎冲破了某种无形的枷锁,那女人怔了怔,低下头,指腹从婴儿面上抚过。

一滴眼泪落下,滴在婴儿嫩滑的小拳头上。

婴儿伸出手抓了抓。

那个女人却忽地抬头,她的双眸更加幽蓝。

她目光所及之处,时间当即停止。

一切发生得太过诡异,周围的人都慌了,他们看着越加诡异的女人,想往后退。

但是,太迟了!

那个女人的右眼突然之间破碎。

似乎能听到空间“咯嚓——”一声。

转瞬之间,一切变得不可描述。

她似乎看到,在那一瞬间,那个女人仅剩的一只眼,似乎穿越了时间空间,看到了未来的自己,又似乎眨眼之间,看到了现在的她?

她吓了一大跳,还不知该如何反应,那种诡异的感觉倏然消逝。

然后她才看到,当尘埃落定后,婴儿手里握着一块深蓝晶石,躺在草丛之中。

他的双眼,盯着蔚蓝的天空,似在打量,出神?

……

“……异域……神族?”她看到自己手直抖,似乎已经拿不稳那个由紫玉所包裹的罗盘。

旁边的人用大手包住了自己的小手。

“接受了我母亲的神力,你跑不掉了!”

她看到自己嗔怪地瞪了对方一眼,抽回手转身就走了。

似乎仅仅是一个跨步。

他们俩人就来到了一个幽寂之地。

他们皆望着前方。

不多时,那里陡然出现了一个红衣男子。

紧随他之后,一柄飞剑转瞬即至。

又一个红衣女子出现,见男子还躲,越加气愤,飞剑携着万千剑意,一剑斩去。

她似乎在斩出后,才发现周围环境的异样。

睁大眼,惊讶瞬息变成了恐惧。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却收手不及。

只见那一剑,未斩中男子,却似乎是斩断了某一条命运之线?

“……你……?”红衣女子大惊失色。

那男子却在眨眼之间逼近,扶住红衣女子,两人同时闷哼一声,随着又一声“咯吱”碎响,两人委顿倒地。

红衣女子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尖声怒斥道:“你疯了!”

男子目光扫过旁边碎成了渣的命轮之书,轻嗤了声,“你早该知道的。”

红衣女子闭眼默了默,似乎在接受着某种事实,“……我早该知道,是你!”

“对!是我。”男子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女子的态度,还有空帮女子理了理发丝。

“你疯了。”女子已经无力挣扎,气若幽丝状,似只是在陈述事实,法则之力在她全身穿梭着,带着无尽毁灭之力。

她看向男子的眼神,带着狠绝之色。

男子却将自己的生命力,源源不断地传输给了她。

“别怕!”男子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将她齐腰抱起。

墨发红瞳,一深一浅的红衣相依相携,随着两人缓缓洒落的血色,构成一幅旁人旁物再无法介入的画。

美得……似乎能让人落泪……

……

她感觉很难受。

她看到自己哭了。

旁边的人紧紧握着自己的手。

……

她看到那个红衣男子,在带着女子消失之前,往自己那里看了一眼,又抬起头,看向了……她?

“我们的命运,由我们自己主宰!就算是你们……也不行!”

旁边的人沉默了一瞬,“我们,会再见的!如果这就是命运,我们终将合二为一……”

红衣男子嗤笑一声,目光从碎裂的命轮之书碎片上扫过,带着满满的不屑。

“命运……?不就是拿来打破的吗?”

红衣女子本来一脸木然,此时听到此句,却是出奇地怒了。

抬起头,一口咬在男子的脖颈之间。

“嘶——”

两人消失了。

……

自己已经满脸泪水。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她自己也是满脸泪水。

那么难过,就像是浸湿了的田野,默默而又无声。

又似乎有生命在萌芽。

悄悄地,喜悦地……

她终于知道,自己平静的生活,来得是如此不易……

……

如若万千光华,皆纳于双眸之中。

她想起来了,自己是谁,旁边的那个他是谁,谁又是谁……

她想起了一切。

原来这一切,皆是造化天书之力。

她睁开眼,从顿悟是醒转。

看着眼前的人。

“知道我是谁吗?”眼前的人问道。

“啊,知道。”她缓缓道:“你是……轩辕子衍。”

“知道我找你为什么吗?”

“啊,知道。”

……

“你来,是为了……渡劫……”

……

用别人的记忆,渡自己的劫……

她笑了……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