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杉挂了宋小书的电话后,直接来到了康心月的家里。

“你也接到宋小书的电话了?”康心月扔给柏杉一头毛毛熊,自己捉着一只巨型卡通老鼠窝进了沙发里。

“接到了,没太懂,这不过来找你问问嘛。”此时的柏杉是柔美的,脊柱是弯曲的,表情也是甜的。

两人是真正的闺蜜,从小到大的那种,知根知底且相爱相杀很多年,感情又深又厚。

“我也不是很清楚他的意思,但字面意思很清楚,那就是他要写歌,可以给很多人写歌,是比较喜庆的歌曲。”

康心月从宋小书的话里,听出是对春晚的攻略,并且不放过各省春晚节目。

“你说这人厉害是很厉害的,可是,我怎么觉得他突然就这么不靠谱了呢。”

不怪柏杉觉得宋小书不靠谱,熟知的人还能勉强理解他的意思,改在一个陌生人听到宋小书放出如此豪言,肯定会认为他是精神病院未出院的病人。

“靠谱。”

康心月对宋小书的认识,相比柏杉要深刻的多,她可是真真的受到过打击的。

并且,康心月还被宋小书的歌给征服的,很彻底的那种。

接到宋小书电话,康心月已经联系了好友,并且很肯定的说,保证歌很好,如果不好如何如何等说辞,已经有两个好友表示过来看看。

“不是,我说小月月,你就这么被征服了?”柏杉有点小惊讶,康心月是很理智的人啊,怎么这次?

“切,你才被征服了呢,你敢说他的歌有一首不好?”

“呃……”柏杉一时有点卡顿。

是呢,所听到的和见过的出自宋小书之手的歌,都很不错。这点判断力柏杉还是有的。

既然认可了宋小书的歌曲,那么,自己现在在纠结什么?

是被他那疯狂的想法吓到了?

“你是被吓到了吧。”康心月说的很平静,竟然直接点中柏杉。

“我?被吓到?可能吗?”柏杉立刻炸毛了,脊柱也挺直了,表情严肃了,语气却虚得很。

“我还不了解你?”康心月撇撇嘴,没继续往深里说。

“不是,我今天来找你干嘛了?”柏杉表示不想在这个有损自家威严的话题上纠缠,果断转移。

“你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康心月也不追击,反正问题就放在这了,是回避不了的。

她自然知道柏杉的来意,那就是侧面探一探宋小书的深浅,和这次电话的真实性可靠性,她柏杉肯定是想约歌,并且不止一首。

不然,以柏杉的性格,不可能这么小心,还跑自己家来侧面求证,迂回试探。

可惜了,来错地方了,康心月是信宋小书的,但宋小书现在什么情况根本就不知道。

怎么办?

康心月不知道怎么办。

柏杉也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

俩人抱着各自的宠物玩偶发呆。

“找他去!”

“找他去!”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到。

陈导接到宋小书的电话,二话没说就应了,放下宋小书的电话,他就给章教授打过去了。

这事不用问宋小书,直接找他老师一准没错。

就像是约好了似的,章教授和陈导一波,康心月柏杉一波,醉哥和柯高格一波,同时来到了宋小书的四合院。

这个时候的宋小书,正被小糖果缠的没办法,马上就要答应小糖果要上春晚的要求了。

夭寿了,小糖果要上春晚,宋小书真心没有心理准备啊,他哪敢轻易答应。

还好老师他们来了,不然自己一心软答应了,不知道好不好收场啊。

歌不是问题,只是对小糖果的能力他心里不托底啊。

直播节目,哪怕就是录播也不容多次犯错吧,小糖果能一次错都不犯完成一个节目?

宋小书表示不信。

喊唐雨墨来带小糖果,并和老师见面,众人落座。

“小宋,今天你这电话打的,很突兀啊。”人多,章教授没有直接开口骂。

已经骂过了,现在再骂有什么用,人都来这么多了。

“老师,是我孟浪了。”宋小书认错态度诚恳,低头耷拉眼的怂样,让唐雨墨看了直捂嘴笑。

章教授还不老,几人的表情他看在眼里,知道宋小书认错是认错了,事儿还是要继续的。

“你写了几首歌了?”

“很多,我先把歌词写下来,老师给把把关。”

宋小书也不废话,找来纸张,开始一首一首的把歌词写出来。

一张纸一首歌,写完一首就递给章教授一张纸。

然后纸张在几人间传递。

一时间,屋里静悄悄的,只有吴力在努力的摄像和记录并随时发送登记信息,把每一首歌都注册了。

刘德华的回家的路和恭喜发财。

宋泽英的好日子、越来越好。

许冠杰的财神到,陈红的常回家看看,乌兰托娅唱的那个打个中国结版本。

王铮亮的时间都去哪了,老猫的过新年,卓依婷版的欢乐中国年、拜年、大团圆、万事盛胜义等。

还有喜乐年华,合家欢、七个隆咚锵、中华全家福、吉祥中国年、开门大吉、中国红。

谭晶的大团圆,韩宝仪的大拜年、春联红,火箭少女的福气拱拱来、招财进宝,王二妮的张灯结彩,庞龙的年年都好。

然后宋小书一刻不停的还在写,好运来,春天里,回家,春暖花开,不忘初心,我想有个家,连难忘今宵都拿出来了。

“停,你先上一边去歇会儿。”章教授没有开都骂人,却在宋小书家里给他罚站了!

“太不尊重歌曲了,太随意了,太浪费了……”章教授嘟嘟囔囔的,一脸的不满,还有点气愤的样子,颤颤巍巍的踱回了圆椅上,一手拍打着扶手,一手拿出手机翻弄着。

然后满脸气愤的章教授开始打电话。

柏杉悄悄的跑到宋小书一边:“怎么没有我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