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为什么现在的虚无之眼,跟以前的虚无之眼不一样?

难道……

大表哥的虚无之眼已经进化?

同一时刻!

国主三人目光也不由一颤。

这个陆云峰,竟是虚无之眼的拥有者?

真是万万没有想到!

难怪,禹老如此镇定。

一个陆云天就如此可怕,现在再加上拥有虚无之眼的陆云峰,那秦飞扬岂不是必败无疑?

至于虚无之眼,有没有进化,他们根本没去怀疑。

因为如果没有进化,这人现在也不会开启虚无之眼,因为没有进化的虚无之眼,对秦飞扬根本没用。

换而言之。

只要卢嘉晋现在开启虚无之眼,那就一定已经进化!

龙神和海王,内心也掀起惊涛骇浪。

但紧随着。

他们就振奋起来。

这是激动!

神国,总算出现一个拥有最强战魂的人。

如果……

连虚无之眼的拥有者,也在秦飞扬的身边,那神国还真是危以。

……

“以我之名……”

“世间一切,皆化为虚无!”

卢嘉晋开口,声音显得飘渺威严。

下一刻。

虚无之眼开启,一片片无形的气息,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什么?”

玄武界。

坐在凳子上的疯子等人,霍然起身。

其他人也都是怒目圆睁。

包括外面的秦飞扬!

在那虚无之眼开启后,那朝心魔和卢嘉晋杀去的七万多道终极奥义,竟在一瞬间,全部化为乌有。

没看错!

就是在一瞬间全部消失。

没有任何波动!

好像人间蒸发一般。

不!

比蒸发还有惊人!

真就是言出法随,世间一切,皆化为虚无!

“这不可能……”

“肯定是在做梦!”

连国主三人和海王两人,都忍不住怀疑眼前的这一幕。

这么多终极奥义,竟在一瞬间全部消失?

变魔术吗?

“不对吧!”

“当年虚无之眼,也就只能让战魂的天赋神通无效化。”

“怎么现在,还能让将终极奥义消失?”

玄武界。

白眼狼回过神,惊疑的说道。

“可能跟进化有关。”

“也就是说,这才是真正的虚无之眼。”

龙尘开口。

“已经进化……”

“真正的虚无之眼……”

白眼狼喃喃。

那意思就是,虚无之眼的另一半,以前在中央王朝?

而卢嘉晋在中央王朝,抢走了此人的虚无之眼?

“这是好事啊!”

“心魔这么强,卢嘉晋的虚无之眼也已经进化,那我们现在的整体实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疯子哈哈大笑。

其他人闻言,脸上也是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没错!

不管现在心魔和卢嘉晋有什么苦衷,以后迟早都会回到他们身边。

到时,他们这个团队就更强了。

消灭神国主宰,也更有把握了。

……

“嘿嘿!”

“没想到吧,会遇到十大最强战魂之一的虚无之眼!”

外面。

心魔盯着秦飞扬,桀桀笑道。

“呼!”

秦飞扬深呼吸一口气,点头道:“确实没有想到。”

而他所说的没有想到,其实是指,没有想到大表哥的虚无之眼,已经进化。

以前。

他还在四处寻找虚无之眼,想说帮下大表哥,哪曾想,大表哥早就已经得到另一半,这不是等于白忙活一场?

“那现在,还要继续吗?”

“我们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心魔狰狞一笑。

言下之意,要是继续打的话,他就要和卢嘉晋联手。

秦飞扬看着两人。

一对一,不管是心魔,还是大表哥,他都有信心。

但是!

两人联手,这就要另当别论了。

他瞧了眼站在星河入口的禹老等人,看来这一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心魔其实也是这个意思。

打了这么久,也差不多了。

要是再继续打下去,最后秦飞扬,肯定不死也会脱层皮,所以还是趁早找机会溜走。

毕竟还有一个龙神,一直在那边虎视眈眈。

龙神本人的实力,他们没放在眼里,但那道本源之力,不得不在乎。

……

秦飞扬眼中精光一闪,猛然看向星河入口,似是发现什么,惊呼道:“神国主宰!”

“什么?”

“主宰大人!”

禹老等人听闻,神色间顿时爬起一丝惊喜,连忙转身看去。

可是!

当他们转过身,看向星河外面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没有神国主宰的身影。

“糟糕!”

“上当了!”

几人连忙回头,朝秦飞扬看去。

发现!

秦飞扬已经开启一条时空通道钻了进去。

“快拦住他!”

禹老对着心魔和卢嘉晋暴喝。

心魔和卢嘉晋一愣。

其实他们心里很清楚,这是秦飞扬在转移注意力。

毕竟。

对秦飞扬,他们太了解。

而为了配合秦飞扬,让秦飞扬有离开的时间,他们也是假装朝星河入口看去。

现在。

听到禹老的吼声,他们先是愣了下,随后收回目光,看向时空通道。

“混蛋!”

“居然敢耍我们?”

心魔当即露出一副勃然大怒的姿态,开启一道终极奥义,便轰向时空通道。

轰隆!

时空通道当场粉碎。

一片紫金龙血,从粉碎的虚空中洒落而出,但却没有看到秦飞扬的踪影。

……

同一时刻。

一座山川上空。

秦飞扬狼狈地从崩塌的时空通道跑出来。

浑身鲜血淋漓。

看了眼四周,除开一些凶兽外,没发现有什么人,便转身看向已经崩塌的通道,苦笑道:“这混蛋,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手下留情。”

之前心魔崩塌时空通道的那道终极奥义,又给他造成了一些创伤。

幸好当时,他已经传送到这边,要不然就得从时空通道掉落出来,那现在出现的地方就是星河。

“呼!”

长长地吐了口气,秦飞扬便直接进入玄武界。

……

星河!

此刻。

气氛显得极为压抑。

禹老,海王,龙神,盯着心魔和卢嘉晋,都是面沉如水。

国主三人,表面也是异常气愤,但心里却松了口气。

幸好溜得快,不然等下龙神出手,那就真是凶多吉少了。

“这真不能怪我们,是他太狡猾了。”

心魔干咳一声,有些尴尬的看着禹老说道。

他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禹老就暴走了。

“你打住!”

心魔连忙伸手,黑着脸道:“千万别骂人,再说,真要怪,也要怪龙神。”

“怪我?”

龙神怔愣的看着心魔,这事怎么还扯到他身上来了?

“废话。”

“你有本源之力,当时在我大哥开启虚无之眼的时候,你就应该出手了。”

心魔道。

“我哪知道他会突然溜走?”

龙神怒道。

心魔和卢嘉晋压制秦飞扬,秦飞扬的死,等于就是铁板上钉钉的事了,甚至都不用他出手了。

并且他也没想过,秦飞扬能逃走。

毕竟他们这么多人在这。

可对方的狡诈,完全超乎想象。

知道他们敬畏主宰,就用主宰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对呀!”

“你跟他交手这么久,连你都没想到他会突然开溜,我们才跟他第一次正式碰面,又怎么会知道他是这么一个狡诈的人?”

心魔说得是有板有眼,让禹老几人都无力反驳。

“哎!”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可惜就这么错过了。”

“等到下次,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国主深深一叹,话语间充满惋惜。

“下次?”

“你想太多了吧!”

“秦飞扬已经知道陆云天和陆云峰的时候,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他们肯定不会再露面了。”

人族至尊摇头。

“还不都是某些人的错,机会就摆在眼前,也不知道当时在犹豫什么?难不成真和秦飞扬有勾结?”

神王目光阴沉,瞥向龙神。

“你说谁呢?”

龙神顿时怒视着神王。

敢情还以为,他是故意不出手的?

“说谁,谁心里清楚。”

神王冷哼一声。

“你……”

龙神怒火中烧。

都已经解释了,还想怎么样?

“行了!”

禹老一声暴喝,阴沉的扫了眼几人,道:“再另想办法吧!”

说罢就解除了星河入口的封锁,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国主三人相视,也转身离开了。

“王八蛋!”

龙神攥着双手,盯着支离破碎的星河,目中喷着浓浓的怒火。

“生气有什么用?”

“走吧!”

海王拍了下他的肩膀,深深的叹了口气,跟着离开了。

“我不会放过你,一定不会!”

龙神咬牙切齿的咆哮一句,也转身愤怒的离开了星河。

这里就剩下心魔和卢嘉晋。

“没想到这家伙,跟一条泥鳅一样,真是有点小瞧了他。”

心魔摇头一笑。

“其实我们早该想到了,不然他能在神国嚣张这么久?”

卢嘉晋一叹。

“现在明白了吧,不管对手是谁,都不能轻视。”

突然。

一道威严十足的声音响起。

紧随着。

一道流光,从卢嘉晋的体内掠出,幻化成一个模糊的身影。

“见过帝王。”

心魔和卢嘉晋竟对着此人躬身行礼。

而这个称呼,也足以惊人啊!

帝王……

这恐怕就是掌管中央王朝的那位帝王啊!

“你们的实力都不弱,但可惜,你们的性格都太傲了。”

“尤其是你陆云天,桀骜不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下好了吧,吃亏了吧!”

帝王的语气带着一丝不满。

“知道了,下次我注意点不就行了,啰嗦。”

心魔冷哼。

“你还有理了?”

看着心魔的态度,帝王也怒了。

“帝王息怒。”

卢嘉晋连忙出来打圆场,笑道:“秦飞扬的实力,您也亲眼所见,不知道您现在对他有什么看法?”

“是个人才。”

“如果能为我们所用,最好不过,但如果不能,那就必须除掉。”

帝王沉吟了会,开口说道,前面半句话带着一丝欣赏,但后面半句话,则带着一股惊人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