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听出了柳韵的意思,连忙说道:“柳老师你别离开天邪哥哥,他离不开你的,我...我不介意你和天邪哥哥的关系,请你不要离开......”

“我接受不了!”柳韵发泄似的轻喝一声。

“天邪哥哥,你快点劝劝柳老师呀!”王雪比凌天邪更为着急,她真的是爱的太傻了。

“雪儿,难为你了,我这一生都不会让你离开我,当然也包括柳老师,原谅我的自私。”凌天邪说完站起身走到王雪身旁,拉着她坐下,在其脸上轻轻一吻,继而走向了柳韵。

“你别过来!”柳韵见凌天邪走来,连连后退。

“柳老师,我知道你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但是你不能离开,即使只是想着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冷静一下。”

“你太自私了!我不可能接受三角恋的,甚至是四角恋,五角恋......”即使王雪说了不介意,柳韵也不会答应下来,她一直是在等着凌天邪在自己与王雪之间做选择,这种解决的方式实在是违背道德底线。

“我可以答应你不逼迫你,但你也得答应我不悄悄离开明京市。”凌天邪霸道的搂住柳韵。

“好,我可以答应你,但你永远不可以再对我有任何的臆想。”柳韵答应下来的同时提出了条件。

“我爱你怎么可能不对你没臆想呢?”凌天邪太知道自己的心意了,柳韵是自己的执念。

“你...好!那我要你答应我,以后对我要以礼相待,不可说混账话,更不能做出越界的事!”柳韵心中依旧不忍就此离开凌天邪,但为了自己坚持的底线,只能提出要求。

“好,我答应你不会对你图谋不轨,除非你对我想入非非。”凌天邪答应下来,这不非依旧是柳韵找的借口而已。

柳韵并没有因为凌天邪的说笑而露出其它情绪,冷着脸坐下安慰起小脸上满是伤心难过的陈宝宝。

“凌同学,你不该让宝宝伤心的,她还是个孩子。况且是你自己做出的混账事,不应该让宝宝在承担。”柳韵看着失了魂似的陈宝宝,对着凌天邪一番指责。

“我没怪她,我只是不希望宝宝成为我的弱点,那样不仅我会有机会被敌人桎梏,宝宝她也会被我的敌人所利用。”凌天邪也没有要隐瞒自己想法的意思,虽说狠心的告知陈宝宝着急不会再心疼她,但看着伤心的陈宝宝心中依旧无法释怀。

凌天邪深知真玄界中的'弑天邪君'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当初修的是无情之道,可以抛除无谓的七情六欲。

但而今修的是有情之道,不可能对于能触动自己心弦的事物而无动于衷。

陈宝宝闻言脸上当即露出喜色,怯怯的对着凌天邪问道:“你是不是以后都不喜欢宝宝了?”

“不会,我的道是随心随性,你这丫头我着实喜欢,不会故意冷漠对待。”凌天邪随心说道。

“那你是不是不想再看到宝宝这个累赘了?”陈宝宝再次追问。

“是,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快乐生活。”凌天邪点点头回应。

“宝宝可以习武的,宝宝变的厉害了就不是累赘了。”陈宝宝已经习惯了有着凌天邪的照顾和陪伴。

“你的家人至今都没让你习武,自然是不希望你踏上武道了。况且你的资质成为武者也不会有大成就的,不如快快乐乐的生活,毕竟武道界中优胜劣汰很是残酷。”

凌天邪不是没有想过教授陈宝宝修炼,但自己不可能一辈子把其带在身边,他不想有一天她死于非命,既然成为武者要拼命活下去,那不如幸福开心的当个普通人,更重要的是自己没有权利让陈宝宝成为武者。

“宝宝可以吃丹药的,你有很多丹药的,给宝宝几颗,宝宝就变厉害了。”陈宝宝乞求的看着凌天邪说道。

凌天邪摇摇头回道:“丹药始终是外物,不然我早就瞬间让你柳姐姐和雪儿姐姐成为武道宗师了。”

“凌同学,宝宝这么喜欢你,你就不能帮帮她吗?”柳韵为陈宝宝说起了软话。

“不是我不帮她,修者的世界太过残酷,我不可能一辈子照顾她的。”凌天邪出声拒绝。

柳韵问道:“那你为何还想着要我修炼?”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我会用一生护你周全。”凌天邪理所当然的回道。

“宝宝她是你的妹妹!你不帮我帮,我把那篇太阴玄天经交给宝宝。”柳韵觉得凌天邪对待陈宝宝太残忍了。

凌天邪无奈一笑:“别闹了,那功法你自己还是在我的帮助下修炼的,你怎么教她?”

“你太自私了!”柳韵怒视着凌天邪说道。

“不是我自私,那功法你知道的,不适合她的。”太阴玄天经虽可单独修炼,但实则是个双修功法,凌天邪不可能无耻的教授陈宝宝这功法的。

“那你给她找适合的。”柳韵想着帮陈宝宝争取,其中似是还有着借此发泄着不满的意思,与凌天邪扛上了。

“我之前都说了,宝宝的家人是不想她踏上武道的。”凌天邪耐心的给柳韵解释,也有对着陈宝宝解释的意思。

陈宝宝听着凌天邪和柳韵的对话眼眸发亮,心中有些小得意,凌天邪这是舍不得对自己冷漠以待呢。

不过想到凌天邪今后会疏远自己,心中的难过情绪翻涌,小脸上满是失落,她自然知道姐姐陈安琪是不可能同意自己修炼的。

“柳姐姐,宝宝的家人是不可能让宝宝修炼的。”陈宝宝见柳韵还有要为自己说话的意思,便是告知了其中关键。

“柳老师,雪儿,我之前不愿告知你们武道界中的残酷现实,正好趁此机会告知你们吧。”

“武者的世界比之普通的世界残酷的多,普通世界的规矩在武道界中完全不适用,杀人夺宝的事很是常见,修者讲究实力为尊,实力强大之人欺压你,你也只能默默忍受奋发修炼,不然只有身死道消的结果。”

经过凌天邪的一番简单讲解,柳韵和王雪具是陷入了沉思,两人同样在担心着凌天邪。

“柳姐姐,雪儿姐姐你们不用担心凌天邪,他很厉害的。”陈宝宝安慰起了两女。

“天邪哥哥,一切小心。”王雪没有劝说凌天邪放弃修炼做个普通人,她深知凌天邪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她同样万分确信凌天邪一定会实现目标带着自己踏上星辰。

“世界之大,肯定有着比他更厉害的了。”柳韵掩盖着关切之意出声说了一句。

“柳老师你放心,你们是我的羁绊,为了你们我也不会轻易的身死道消。”凌天邪的决心以及底蕴同样不允许自己中途失败。

“我和你可没任何关系。”柳韵说不出什么狠心话。

凌天邪一切看在眼里,挑明了果然轻松了很多,不仅是自己,还包括了一直早有设想的王雪和强加给自己枷锁的柳韵。

自己说再多的甜言蜜语也无法弥补她们因为自己的花心而受到的伤害,只有更加的疼爱才能稍稍补偿一些些。

.........

这时,宁欣与宁萌带头沿着小道向着风雨亭走来,而其身后是颜欢欢、颜乐乐两姐妹。

四人后面还整齐划一的跟着一排二十余名身穿制服的服务员,她们手持托盘端着各式的菜品。

宁欣先行进了风雨亭,吩咐服务员把菜肴放下,便是吩咐其离开。

宁欣与宁萌随即看着凌天邪一行人的情况,先前闹得乱七八糟,怎得这会儿风平浪静了?

宁萌倒是没多大的意味之色,她可是知道凌天邪的油嘴滑舌。

“欢欢,乐乐,你们留下。”宁欣见颜欢欢和颜乐乐乘机想溜走,立马出言制止。

“欣姐,我想起来家里大门忘了锁了,我们得赶紧回去锁门。”颜欢欢一时间找个了很是蹩脚的借口。

“是啊欣姐,家中本就清贫,要是遭了小偷无疑是雪上加霜呀!”颜乐乐紧跟着出声附和。

“别废话了,你们就住在风雨阁,哪里来的家中大门。”宁欣毫不留情的揭穿了颜欢欢和颜乐乐的谎言。

“欣姐...”颜欢欢与颜乐乐乞求的看着宁欣。

“快去给凌天邪同学道歉!”宁欣冷着脸轻喝一声。

“凌宗师对不起。”颜欢欢和颜乐乐只好对着凌天邪出声道歉。

凌天邪恍若未觉一般,自顾自的给陈宝宝,柳韵和王雪夹菜。

“凌宗师是谁?我说的是凌天邪同学,诚恳一点,不然你们别吃午饭了。”宁欣不满的出声教训了两女一声。

“凌天邪同学对不起。”颜欢欢和颜乐乐再次异口同声且软弱无力的出声道歉。

凌天邪依旧自顾自的给三女夹菜,直到夹得面前碗中满满的才是停手,继而开始给陈宝宝喂食。

“欣姐,坐下吃饭吧。”凌天邪出声招呼着宁欣入座。

“喂,凌天邪,欢欢姐和乐乐姐已经和你道歉了,你也应该有个回应吧?”宁萌很是不满凌天邪无视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