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苍陵握住了云迟的手,“把手掌打开,掌心向上。”

云迟照做了。

“等会儿会有点痛,你且忍忍。”

“好。”

云迟赶紧点了点头。

一点点痛她当然能忍得住。

晋苍陵的手指在她的掌心里划出了一个无形的图案,然后在某一点用力一按。

在他的指尖处,像是有寒花倏地涌了出来,依着他的手指生长一样,然后快速地凝结成冰,紧接着,有红色的带着光芒点点的异彩从冰的中心涌出。

这一幕,竟然有一种特别诡异的美感。

云迟虽然感觉到掌心有那么一股尖锐的痛意,但还是被这样的美感给吸引住了。

一声如同玻璃碎掉的清脆的响起,那些冰霜碎开,然后点点地消融进了云迟的手掌里。

就像是被她的手掌吸收了一样。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手掌。

那些冰霜消融进了她的手掌之后,云迟的手掌就缓缓地在变得更加白皙起来,皮肤也似霜如雪,看起来还渐渐地有点儿透明化一样。

不一会儿,手掌里便有一个浅紫色的图案从里面缓缓地浮现起来。

似一朵花,又似一朵火焰。

因为是在手掌里浮现的,看起来不是特别地清晰,而是有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

迟离风轻嘶一声。

就算不是十分清晰,但是他们也都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所以,已经能够肯定,的确是已经被种上了归因记。

“这个印记,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云迟看着自己手掌里的这么一个记号,竟然还有些好奇的神情。

晋苍陵忍不住就在她的头上轻拍了一下。

要不是云玄儿说起来,他也不知道啊。

他们从来都不知道还有这个。

“因为这个记号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害处,不会有什么影响,所以才会完全不知道。”

云迟耸了耸肩,“这个我知道,要是它直的是有害处有影响的,我当时就算小,也一定不会傻到让人家给我印上这个记号。”

“所以你现在是有点骄傲了?”

晋苍陵瞥了她一眼。

云迟立即就将手握成了拳,掩去那一个记号,对他再度灿烂一笑。

“不是不是,我还是傻。”

当年年幼无知。

“其实,这个记号对你没有坏处,但是却多少有一点点好处的。”

晋苍陵反而这么说了一句。

这下子大家都有些不明白地看着他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

晋苍陵握住了她的手,“这个记号的存在,多少会对你起到一种固魂的作用。

所以,你的离魂重生,它可能还会有一点和功劳。”

所以,当初灵碧床没有了,她应该不算有影响。

云迟怔了一下,“这么说来,对方未必是有坏心。”

“这倒未必,因为秘神境的人,只怕也不知道归因记还有这么一个作用。”

晋苍陵说道。

所以这个好处也只能说是云迟运气好,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小师叔竟然懂得这么多。”

云玄儿下意识地说了这么一句。

这一回,晋苍陵就没有再回她的话了。

“那现在是不是可以肯定,晋子桑说的那一个人,就是秘神境大师兄的一双儿女之一?”

迟离风皱了皱眉,突然又觉得心情有些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