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头才刚从轻歌脑袋瓜闪过,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冲刺着她整个人的神经。

这下,她再也来不及多想,立即将手机拿起。

很快将火狼的号码找到,迅速按下了拨出键。

“怎么了?

想我了?”

可电话才刚响了一下,已经被火狼接通。

当听到他的声音后,轻歌那颗紧绷的心才稍微放松下来。

“你现在在哪?

为什么这么久也没和我回复?”

暗中整理了下自己不安的情绪之后,轻歌轻声问道。

“你不是说让我把东西都放车上吗?

我看你应该是真的不想让我去你那里,所以我就不打扰你了。”

“……别说打扰不打扰的,这么说太见外了,我只是怕耽误你工作的时间。”

人家对她好,才三翻四次给她买好吃的,想要哄她开心。

她却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他,还不让他把东西送上来。

轻歌也知道自己这么做真的很没礼貌,可她当时收到他信息,她也没多考虑就给他回复了过去。

现在想来,确实有那么点内疚。

“傻丫头,我的事情自己自然能安排好,你不用替我担心。”

轻歌用力咬着自己的唇,很多话想说,眼眸却在这一刻湿润了。

“火狼,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的脑子很乱,我想我需要静一静。”

憋了那么多天的情绪,这一刻,轻歌是真的控制不住了。

还想说什么,有几分模糊的视线里却忽然闯入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在看到火狼的那瞬间,她鼻子一酸,眼泪直接就在眼眶里打起了转。

“东西我给你带过来了,你不是说肚子饿了吗?

要不咱们到天台先吃点吧?”

轻歌脸上的表情,和她靠得最近的火狼,自然是第一个发现。

为了不让她在同事们面前难堪,他故意这么说道。

轻歌只是颔首,这会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了。

因为她知道自己要是在现在开口,声音肯定会变得哽咽。

“走吧。”

见轻歌愣在那里,火狼冲她堆出一抹愉悦的笑意,向她招了招手。

只要对着她的时候,他眼底总能映着一道宠溺的光芒。

这一点,周围的人都能感受个清楚。

特别是女同事,哪怕轻歌不看也能猜到,她们正以一种羡慕的目光看着自己。

只不过,现在的她也没心思想其他。

直到和火狼来到天台后,轻歌举步来到栏杆旁,背对着他站在那里。

火狼也没哼声,随意将自己买的那袋零食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举步来到她身旁站着。

“火狼,对不起!我刚才语气有点重,希望你不要生气。”

站了好一会后,轻歌才侧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火狼。

刚才激动的情绪,现在似乎也平复了不少。

“傻瓜,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生气了?

再说了,我怎么舍得生你的气?”

火狼垂眸回视着她,唇角依旧有笑。

“倒是你,要是不介意,或者有什么想不开的地方,我希望你能和我说,别一直憋在心里。”

轻歌抿着唇,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