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学校门口的饭店吃饭,喝酒,大家很开心。二·五·八·中·文·网很高兴。喝的也比较多。差不多快上学的时候,我们才出来。

毕竟喝的有点多,我们几个摇摇晃晃的往出走。冷冰云一指前面的学生说道:那天来咱们宿舍的人有他一个。

超哥看着我问道:起然,你收咋办?

当时因为喝得太多我心一狠:干!

我们五个人又回饭店,一人拿了几个啤酒瓶子藏怀里,出来以后,分散开,超哥一啤酒瓶子照着那人就抡了过去,胡昊宇,赵乐,冷冰云也拿着手中的啤酒瓶子照着那人抡了过去,之后超哥他们回头看着我。我心一狠照着那人的头也抡了过去。

超哥看着我们说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给他们一窝端了。跟着超哥就直奔学校,到了学校里面集合。冲着初二教学楼就去了。

老远我看见几个人往教学楼走,赵乐一指:“就是那逼。”

那男的他们3,4个人,估计是刚从厕所抽了烟,正往班里走。超哥顺着赵乐指的方向看见了,说了句特拉风的话:“哥几个,干他丫的。”从怀里拿出酒瓶子,就冲上去了。二·五·八·中·文·网

我们几个就跟着往过跑,那几个人看见了先骂了几句,然后看情况不对,刚想跑,超哥一酒瓶子就打那人脑袋上了,那人一下就蹲下了。接着超哥上去一脚就把他揣地上了,我们一群人呼啦就围上去了,在初2教学楼门口开始打那几个人。

没过多一会儿,他们里面出来了一大片人,密密麻麻的就把我们围到中间了。感觉得有好几十个人。

超哥抬头看了眼说:“妈的,拼了!”胡昊宇骂了句人,也冲上去了,我们就打起来了。

他们有武器,我们只有几个酒瓶子,还都招呼在那3人身上了。打了没几分钟,就有一棍子打到我头上,当时我就蒙了,看见的就是满地血,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转头看在冷冰云倒在地上,超哥护在他身上,我眼睛就红了,身上挨了好几棍子都没管,急眼了,当时就想拼命,拼命。

这前后也就几分钟时间,学校领导带着保安,还有好多男老师就来了。

这人们就都开始跑,都开始散。老师把我们分开了,我们受伤的都在医院包扎了包扎,问题都不大。最惨的是那3人,得住俩月院,事后超哥和赵乐家里也都出钱出力,都很有关系,我们最后都是留校查看,回家反省7天,最后不了了知。学校通知家长了,都被叫回家闭门思过。

我们开始上学头天晚上,我们没回宿舍,集合好了在外面饭店好好吃了一顿,吃完了以后一起去kt喝酒。

超哥跟我们说:“我爹给报销,大家happy”!我们欢呼,到了晚上,基本都是喝多了,我们一群人在大马路上溜达,讲着黄色故事,说着各种女人,路过正阳桥,桥旁边有个卖香的小店。

超哥在门口停下,冲着我们说:“哥几个,今天咱们磕了头,拜把子吧。”

赵乐说:“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冷冰云最直接,进去买了好多香,出来以后分给我们,一人拿了3柱,我看着超哥跪在桥下,脑袋一热,酒精发作,也不管什么路人不路人的。也跟着跪下了,接着边上的人也都跟着跪下。

我们就在我们学校外面正阳桥下,一人拿着3只香,5个人,发了毒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发誓的时候,声音很响亮,把香店卖香的老奶奶,也给惊出来了,路人围观。听着我们一群屁大点的孩子,跪在大桥下发誓。

完事以后回了学校,从此。我也由原来人们口中的起然,变成然哥了,从那次事以后,我们这些人,在学校也出名了。后来,那3个人出院了,也没有再来找我们麻烦。

赵乐跟我们说:“安着,我家校长警告过他们了。我就不信他们还敢来。”

超哥就接着说:“来了也不怕。接着整。受一回两回欺负行,还能老受着么。”

胡昊宇就说:“嫖娼还得给钱呢,怕啥。”我们就都乐了。

我们这些人在年级里火了,开始有很多人跟着我们,围着我们,想跟我们在一起玩,慢慢的,我们的人也多了。形成了一个小集体。

那个时候超哥一有啥事,就说:“干他丫的!”大家就都出动,我特喜欢说这话。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接着,我们这些人开始游乐于各种网吧,kt,小酒吧(因为学校附近没有大的)。大家干什么都一起。有钱的时候一起糟蹋,一起happy。没钱的时候一起啃榨菜,吃窝头。在kt,喝8块钱一瓶的啤酒,也不闲浪费。

那会超哥就跟我们说:“咱们呢,要有钱的时候瞎的瑟,没钱的时候穷的瑟,反正得的瑟着。”大家鼓掌欢呼。不过很快,麻烦就上身了,后来想想,应该是树大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