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谋反,这还是傍晚时分顾玄带来的消息。

秦鸢带着小孩躲进了山里,住进了野人白兄弟的家中。

不得不说,野人虽然粗莽,但胜在能干,配合着贤惠的程六妹,更是将家里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六妹,六妹,你快别忙活了,你快些告诉我,野白大兄弟去干嘛了怎么这么久都还没回来呢。”

唐如烟守在家门口,整张脸都是苍白的,周身更是散发着紧张兮兮的气息。

当她得知王爷谋反,且顾家兄弟早就之前得了圣上的准许,要暗中围剿叛兵时,她整个人就像在行驶在悬崖边上,稍有不注意就能坠入悬崖,摔的粉身碎骨。

“六妹,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不告诉我,到底怎么了”程六妹哄着孩子,头也不回一下,也不应声,这下唐如烟算是彻底急了。

她绞着手帕,时不时的拿眼去看一旁心平气静的秦鸢,委屈的喊了句:嫂嫂。

秦鸢这才勉强的抬起头去看唐如烟,然后再去拿眼去看程六妹,“六妹,白大兄弟去哪儿了,几时才能回来”

秦鸢声音不大不小,一旁是半趴着桌子上的顾均,忍不住抬头,偷偷竖着耳朵静听。

“我不知道,但相公说了,不会有事的。”

“怎么会不会有事,如果没有事,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回来”不等程六妹说完,唐如烟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插话了。

唐如烟是又急又气,一方面是担心顾玄和自身的安危,一方面更是在心中怨恨,顾玄之前的不打招呼,如今陷入难以自控的困境。

“好了,如烟,你先别急,等会孩子都被你吵醒了。”秦鸢皱下眉头,看着强行霸占了别人家摇床,却睡得安详的顾南遇,心中难免徘附一下,这娃深受她娘亲的真传。心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小孩子,若是不如此,还要如何呢。

“嫂嫂,我是担心啊,大哥和玄郎,都去了这么久,倘若,倘若是有什么事”唐如烟咬着唇角,娇嗔的跑到秦鸢跟前。

秦鸢看着她,心想着,唐如烟怎么只长年级却不长脑子呢。

“如烟,那你告诉嫂嫂,倘若有什么事,你又能如何”秦鸢的淡淡一句反问,彻底问住了唐如烟。

唐如烟再次一跺脚,娇嗔一声,跑出了房门。

“小姐”护主心切的雀儿不敢停留,忙是追了出去。

“嫂嫂,我二嫂子怎么了”送走了个千金大小姐,又来了个活祖宗,秦鸢摸摸头,看着跑过来的顾均,一脸的无奈。

“咋了,均儿”秦鸢看着跑到跟前的顾均,试问道。

“嫂嫂,不如让均儿去村口看看,倘若大哥他们回来了,我就跑回来汇报好不好呀”顾均贴心是贴心的,但这提议太过于危险了。

所以秦鸢想都没想,直接就给回绝了。

“不行,这太危险了,你就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吧,帮嫂嫂看着点亦儿,嫂嫂去守着村口便是。”若不是顾均提议,秦鸢也没想到去山口守株待兔。

但既然顾均提到了,秦鸢自然不能辜负了小屁孩的一番心意。

于是,秦鸢很自然而然的就去了守路口。

本来秦鸢提出要去守着路口时,唐如烟也自动请缨,但最后还是被秦鸢三两拨三斤的给忽悠了过去。

随后,秦鸢就披上蓑衣,如愿以偿的去守了山口。

天色尚晚,秦鸢去时,程六妹百般不放心,哄睡了宝宝后,也披上了蓑衣,提上了灯笼去找了秦鸢。

两人就在山口的一个歪脖子树下,秉着灯笼聊起了天。

一青一翠,两人的身影在黑暗中显得明亮,衬着灯光,更是瞩目。

“鸢娘姐姐,你会不会担心顾大哥”

“你担心你的相公吗”

“担心。”

“那我也是担心的。”

两人的对话有些无聊,但在着无眠夜里,却也能打发时间。

夜里日光过得飞快,大概也是秦鸢靠在歪脖子树上睡一觉,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天就亮了!

秦鸢睡得比较死,天亮还是程六妹摇醒了她。说是顾霄他们回来了。

这可把秦鸢给喜的,擦点口水哈子,起身就要往家中冲,但程六妹却又拖后腿的拖住了她疾步要离去的步伐。

“咋了,六妹”秦鸢不明所以然,抬头看着程六妹,内心一百个不明白。

“鸢娘姐姐,我想,我想要告诉你个消息。”程六妹看着秦鸢明亮的杏眸,内心有些不忍。

“顾大哥捉拿了叛兵,这是好事。但是,我曾听我相公说过,圣上的妹妹,当今郡主,看上了顾大哥,可能,可能要娶”

“什么”秦鸢个暴脾气,不等程六妹说完,她就恼火了。过分,顾霄太过分了!

“娶,娶郡主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有儿子傍身的,就算没有儿子傍身,我也绝对不让位。郡主要进顾家可以,那必须得做小。”

秦鸢昂首挺胸道,她自然是心知肚明,按着郡主的身份,怎么可能来做个小妾呢,再说了,顾家可没有娶小妾的习惯。

哎,不对,她不就是小妾吗

秦鸢越想越气,最后果断跺脚负气离去,“我去找顾霄那个王八蛋。”

程六妹看着秦鸢快步离去,也忙是跟上,形影不离的跟着秦鸢,生怕秦鸢一个想不开,直接从山口里滚下去了。

清晨白雾,山上绕着一层层的白云,就像是人间仙境。但一肚子火气的秦鸢,却没有了心思去欣赏。

“该死的顾霄,别以为如今立了功名就想要抛弃糟糠之妻。哼。我才不会让你如愿!”

秦鸢一路暴走,一路怒火,直到了快到了半山腰野人的家。她在门口,看到了人高马大,一身戎装的顾霄。

她下意识的一怔,目光有些恍惚。

她痴痴的看着他,他也察觉到了她的目光,转身对她回眸。

两人目光在半空中缠绵,谁也不轻易开口,谁也不轻易败下阵来。

“嫂嫂,你终于回来了啦,我大哥等了你好久。”最后,还是一旁眼尖的小屁孩顾均打破了沉默。“嫂嫂,你终于回来了。”顾灵儿也从一旁钻了出去,开心的嚷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