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就是一波奇怪的打赏,有网友为了证明自己有钱有立场,开始炫财力了,在打赏的提示后面申明自己的立场,接着另一个名叫布鲁诺333的网友打赏了两倍同时申明自己的美分立场,围观网友纷纷下水战斗。

司文远无奈的看着愉快的网友们,为了中美学术关系比拼财力,给直播打赏,他也是醉了,难道这些人是被自己教导的脑子秀逗了吗?还是真的没事儿干啊。

司文远只想快点完成教学,根本不愿意理会弹幕上歪掉的话题,可是赏钱立论点大战已经升级到百元的级别了,硝烟味渐浓,如果是个美女主播此时就应该嗲嗲的炒热氛围,司文远则是嘴角抽搐了几下,停下课程围观各方观点,不多时弹幕内容就升级到了人身攻击,不再是和谐的高大上时政点评,凡是劝架的全被拉下水,围观群众发现了他的不作为,想要劝架又被打击到的人开始在弹幕上指责司文远。

主播怎么不管一下

赶快禁言啊,烦死了

要钱不要下限

无耻主播,有钱就跪舔

给你50快来啊

快来叫爸爸

司文远有一瞬间觉得有些懵逼,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人家骂人关他什么事,系统也很没眼色的冒了出来宿主,你的课堂纪律和控制能力简直太差了,白看了那么多教育学和教育心理学基础啊,这要是真实课堂,说不定都发生斗殴了

司文远不做言语,他很不想跟系统讨论关于立志成为人民教师这个破事儿,每次回想起来心都滴血,弹幕上一串串关于主播来跪舔打赏人的呼声渐渐汇集成第四股势力,和另外三个阵营的人互相比手速。

司文远是个一路顺风顺水没经历过大波折的学生党,本来就有点象牙塔的玻璃心,这会儿受到了系统的讽刺和网友的人身攻击,心里那叫一个憋闷,更何况这些人还老说钱钱钱,马丹的,天知道他身怀着怎样的巨宝却要跟个sb一样受系统的钳制,本来分分钟的建立一个商业帝国,现在变成不死不活的黑教师。

司文远的脸色青了又黑,黑了又白,咬牙半晌才压抑了心中的怒火,没有做出发泄的动作,只是默默的上前禁言了一些言论特别肮脏的网友,看着那些人的名字一个个被关进小黑屋,他的心里却没有松快很多,被人在网络上侮辱家人并不是能够随随便便就能够释怀的,司文远这个时候思维跑偏想到了那些被人骂的明星,果然是得有一个大心脏,自己还是太年轻了,这么想了想,心里好受了不少,屏幕上干净了很多,他也能勉强冷静下来连通思路,回到黑板前继续讲课了。

“好了,同学们都安静一下,关于教育制度的问题我不想在这里跟大家讨论,我们也没必要去研究李约瑟难题,的确哲学能够引导科学实践,在每一次微小的实践中我们都该培养自己主动引入哲学思辨的方法,但是今天我们只是讲纸飞机的折叠的原理和方案而已,至于你们要把它上升到什么高度,那就不关我们本次的课题了,我自己是没有立场的,或许有立场却不自知,只能尽力把我知道的知识教给大家。”

“刚才有同学质疑这本书存在的意义,我就不做评论了,我们今天只是引述这里面的数据而已,以这样的标准纸张为蓝本,我们只在结构上寻求突破,造出能够飞的最远的纸飞机。”

司文远有些敷衍的道:“我们已经掌握了基础的流体力学知识,从明天开始我们要讲航天流体学关于飞机的部分,随意希望大家能够提前预习一下教育出版社,第三版《航空流体学基础》中关于飞机部分,也就是第四到八章的内容。”

“今天大家的心情都收到了影响,我们现在最后看一遍纸飞机的飞行视频,就下课……”

司文远放下了手中展示的书本,走到电脑前开始切换视频画面,屏幕上很冷清,经过刚才的一次战斗,大家的力量仿佛都被抽干了,有三两条评论还在骂司文远见钱眼开不作为,另外有三两条在安慰司文远不要太难过,司文远的黑脸还是有人看懂的。

这次的两方人马势力都不怎么大,一方人说主播是个新人,很多东西都不懂,没见过这种情况,让大家不要乱骂了,注意素质。

另一方则是不停的咒骂他为了钱放任底线让人在直播间骂战,是个无良主播,自己就是骂人了能怎么滴。

司文远不想纠结于这种事情,眼不见心不烦,直接关闭了房间,想到那些人骂人又没地儿骂,心情有一瞬间的好转。

坐在椅子上心不在焉的把今天的视频整理出来放到优优网上,看着下面的评论,给他开始讲课视频点赞的已经有了五千多人,司文远有些恍惚,一些综艺的点赞率也不过这么多吧,前面一页的评论都是对自己的赞不绝口,还有人称自己为中国近景魔术第一的。

乔梦这个时候走上楼来,揶揄的问道:“讲完你的流体力学了?”

司文远看了看乔梦,也忍不住自嘲的一笑,伸手楼主姑娘:“今天累不累?”

乔梦笑道:“有点小累,你这是没话找话啊。”

司文远一阵挫败:“好吧,你猜对了,又被差评,他们在我房间里骂战,然后嫌弃我没控制力,不会管理房间。”

“怎么学个流体力学还会吵架,你讲错知识点了?”

“他们在讨论中美的教育和学术问题。”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乔梦锤了司文远一下,两个人嘻笑在一起,气氛瞬间好了过来,再没有那样的压抑。

第二天,就到周五了,最后一天实验室里人心浮动,司文远已经翘了好几次考勤,今天本来还不想去实验室,但是一大早就接到了电话,打电话的是另一个导师的学生,被论文卡住的八个人之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