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明有些暴躁的抓了抓头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大家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系统:[]┑┍我什么都不知道。

——————————————————

b市的研究所距离l市基地还是有些距离,在末世之前如果可以上高速公路那么也就是开三天的事,末世之后却因为变异的植物和丧尸不得不得另外开辟一条道路。

尽管一路上幸运的没有遇到什么大规模丧尸的围堵,但因为道路的突然改变和突如其来的巨大植物,行程还是拖了将近半个月。

还好楚辞做了充分的准备,众人的食物很是充足。

等终于到达研究所的时候,系统给吴明留下的时间,已经几乎所剩无几了。

按照之前分配的内容,每个人都背了一个看起来有。里面装有一些应急的东西,包括水、食物、电筒等等,这也是为了防止遇到紧急情况。

到达的那天天气有些阴沉,乌云密布的。吴明一下车,看着前面被植物的藤蔓爬满看起来有些阴森的高大建筑,突然有一种恐怖片的既视感。当然,配上四周静谧的气氛和丧尸的背景,已经完全就是恐怖片了

一行人下了车后,便跟着进入了研究所的内部。研究所的内部所有的窗口都被植物给钻了进去,庞大的植物只给窗口留下了一点可以透进来的光,让人看不清里面的事物,无奈,所有人只能打开随身的手电筒继续前进。

不得不说,这个手电筒还可以手工发电,人不断的磨蹭上面的齿轮,手电筒就可以自动不耗费电池的发电。于是原本安静的研究所内响起了摩擦摩擦的齿轮滑动声

吴明:“”说真的,还挺带感的。

在跟着楚辞下去的同时,吴明观察着四周的房间,有些疑惑。

“这个研究所之前上面是一间福利院,当然,这是为了掩护下面的研究所。”或许是看出了吴明的疑惑,楚辞开口解释道。

吴明闻言点了点头,继续跟着队伍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好像老天为了印证吴明是乌鸦嘴一样,在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他们遇到了难题。在之前,他们也遇到了一些零星的丧尸和变异的动物,但都被前面的人用异能很快的解决了。但现在,看着前面大大小小被变异植物划分出来的洞口,楚辞皱起了眉头。[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按照地图来说,现在这里再进去通过几道密码门就可以到达核心拿取资料了,但不知何时,看着面前如同蚁穴一般分叉的洞口,楚辞皱紧了眉头。

扶额思考了一会,他看向了陈路。

如果他没记错,陈路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有植物系异能的人,即使之前有一些小矛盾,但在现在危机的关头他应当也不是那种为了私人感情而不顾大家安危的人。

陈路抬头看懂了楚辞的眼神,他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默默跟在了吴明的身后。此刻,他没有犹豫的往前走了几步,在众人的注视下将手贴近了那些变异的植物,随后却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些植物因为有了其他的化学成分,已经变异的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无能为力,抱歉。”

尽管刚才那些庞大的植物没有什么反应,但周围那些细小的植物却在刚才的一瞬像是活了过来一般,在陈路的周围四处的蠕动着,这也说明他并不是如他看上去那样的无力,起码在这里还是有自保之力的。

楚辞闻言陷入了沉默,陈路没有骗他的必要,但现在也不是前功尽弃的时候。他看着面前的洞口,数了数:“一共有十三个洞口,三人一组,遇到突发情况直接用对讲机逃离出来,外面还有人接应,可以吗”

基地并不是全员出动,还留了一些异能者来守卫基地,所以即使有其他基地的援助,能够有现在的人数已经很不错了。

听到了楚辞的提议,众人面面相觑,随后陷入了议论之中。这时,一个人从众人当中缓缓走出,直接一声不吭的朝一个洞口走去。

“我走这个洞口。”吴明表情淡然的说了一句,然后便脚步不停的走了进去。

“哦”楚辞闻言眯起了自己的眼睛,若不是自己身为负责人要最后一个走,他现在真想和吴明一起进去:“那么自信你不害怕会出现意外情况吗”

闻言,已经走到洞口的吴明回头一笑:“我只是对自己的异能比较自信。”

抛下这一句之后,吴明的身影慢慢的陷入的黑暗之中,像是被黑洞给吞噬,连脚步声也渐渐变得小了起来,最后归于寂静。

随后,陈路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样,快步冲入了吴明所在的洞口。而在吴明起了头之后,渐渐的也有人自发的结成了三人的队伍进去洞口探索,最后只剩下零星的几人选择了退出。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楚辞尊重他们的选择。

“那么你们原路返回在集合点等我们吧,祝你们好运。”楚辞送走了那些人,看着最后一个无人进入的洞口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只有我一个人独自走一遭了。”拿起上满子弹的手枪,楚辞的身影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吴明一路上都走的出奇的顺利,路上既没有遇到丧尸也没有遇到变异的动物,除了有些碍人的庞大植物外,很顺利的便走到了一道铁门的面前。

铁门有些生锈,厚重的门半掩着,露出了一道黑色的缝隙。吴明在推门时回头望了望,却没有看到期待的身影,眼前只有一片黑暗,一片浓郁到染成了墨色的黑暗,黑的有些让人绝望。

或许是早就预料到陈路不会跟上来一样,吴明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推开了门。

陈路,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自己没有抓住。

在推门之前,吴明甚至有心情和系统调疏几句。

[唉这在恐怖片是面见boss的节奏啊]

[]某种情况吴明预言到了真相,系统在光屏的另一边表示敬佩。

原本以为面前的门会很难推开,结果吴明的手刚刚覆在了铁门上,铁门就自动弹开了。

吴明:“”原来这个还是自动感应系统吗那么高端

就算明知有蹊跷,吴明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当他后脚刚刚踏进屋子时,后面的铁门嘭的一声,又弹了回去。

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吴明摸了摸正觉奇怪,才反应过来刚刚他以为铁门很难推,就顺手把手电筒放在了地上打算双手推开的想着还在门外亮着的手电筒,吴明内心一阵心塞

有的时候他真的会有点二先是穿来时忘了钥匙,现在又是忘了那么重要的手电筒

心塞之中,一个冰凉的触感抚上了自己的脖颈,并且慢慢的上滑,触摸着自己的脸颊。

这人的动作很轻柔,轻柔的就像一片羽毛,若不是那触感实在太过寒冷,冷的让人深入骨髓,吴明甚至会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你终于来啦。”

黑暗之中,声音被无限放大。这个声音听起来软软糯糯的,甚至还有些甜腻,并没有预想中的阴森恐怖。或许是反差太大,吴明还有空去想,他感觉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记不起来我了吗你在看仔细些啊,白华哥哥。”

那人一手轻轻的抚上了吴明的后脑勺,用一股不容置疑的力道拉近了自己与吴明的距离,两道赤红色的瞳孔如同鬼魅一般直击人心魄,吴明在靠近的一瞬已经被吓傻了,大脑直接处于放空状态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眼前的赤红慢慢的放大,渐渐的染红了吴明全部的视野,视网膜已经完全被那霸道的红色所占据了。

“噗。”黑暗中的那人轻笑了一声,轻轻的揉了揉吴明的脸,然后打了一个响指,一盏盏的灯光随着这声响指慢慢在房间内亮起。

眼前的白光让久处黑暗的人有些不适应,吴明紧闭着双眼,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

手被强硬的拉开,吴明无奈,试着再次慢慢的睁开双眼,看着面前人的身影,他明显的愣了一下:“雨泽”即使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只凭雨泽那一头耀眼的金发也能够让吴明一眼认出他。

“太好了。”雨泽脸上浮现出了红晕,激动的抱住了吴明,“我就知道你没有忘记我。”

吴明被抱的有些发愣,说真的,他和雨泽的关系有好到那么亲热的程度吗没记错的话当初他被陈路一藤蔓捅、穿的时候自己一直在冷眼旁观吧

好像当时还说了很过分的话来着

吴明的大脑还在duang机之中,雨泽已经轻轻的咬住了吴明的耳朵:“说起来我现在是丧尸王呢,要是我一口咬下去。即使是拥有异能的白华哥哥,也会变成丧尸的,对吧”雨泽漫不尽心的说着,像是捕捉住了老鼠的猫,还配合的轻轻啃咬着吴明的耳垂,力道忽轻忽重,却并没有戳破。

“我变成丧尸和没有变成丧尸有什么区别吗”在揭开面前人影的神秘面纱之后,吴明渐渐平静了下来,也不像刚才那样恐惧了。

“说的很对呢。”雨泽侧了侧头,一把搂住了吴明:“不过你不是说你只要是人类就永远不可能和丧尸为伍吗既然这样的话,白华哥哥你就只能变成丧尸了啊。”

听到雨泽的话后,吴明忽的想起了那个已经被自己遗忘到了大明湖畔的任务,一个计划渐渐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不去理雨泽现在对自己有些诡异的态度,吴明轻轻的抚了抚雨泽柔软的金发说:“我改变注意了。”

“这些天和人类的相处里,我觉得果然还是和丧尸一起比较愉快。”

说着,吴明慢慢的推开了雨泽的,对上雨泽赤红的双眼,他笑道:“既然你是丧尸王,那我现在有个计划,有兴趣合作吗”

——————————————————

脚下是有些湿滑的地面,耳畔传来滴答滴答的水滴声。陈路有些疲惫的扶着墙面,眉宇深深皱成了一个川字。

在当初进入那诡异的黑洞之后,明明白华进去的时间并不是很长,自己一路疾跑,甚至大声喊白华的名字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应。白华就好像真的被黑洞所吞噬,消失了一般。

一想到这里,陈路就攥紧了胸口,感受到了一股难以压抑的疼痛。

如果当时能够在果断一点就好了。

现在他已经被困在黑洞之中好些天,明明是一条直行没有任何岔路的通道,却像是没有尽头的莫比乌斯环一样。因为植物系的异能,他能够感知到周围的植物在悄悄的变动,却无能为力。

一路上出奇的平静,没有丧尸的攻击,没有变异兽的奇袭,只有永无止境的黑暗和一死人一般的寂静。甚至在他睡觉时,也没有人去偷袭他,一切的一切,好像只是为了将他们困在这里,让他们经历困死的绝望。

等待死亡比面对死亡要可怕的多,也就是因为这个,陈路一想到孤身一人的白华心中就涌出一股没有由来的心慌。他现在会不会和自己一样孤单无助,会不会害怕,会不会恐惧

渐渐的,有关白华的念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自己的脑海,或许是人在绝境之中的原因,这些天他已经想通了很多。

反正自己现在人已经在了末世,为什么还要思考那么多,顾虑那么多如果现在他能够遇到白华,他一定会冲过去拥抱他,然后告诉他自己喜欢他这个事实。

这个念头,已经变成了他支撑到现在唯一的动力。

终于,或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祈求,他终于在漫长的黑暗之中看到了一点光亮。没有时间思考太多,他已经迈着自己的步伐朝光亮处跑去。

视野终于开阔了开来,即使四周仍然是看不到尽头的藤蔓,但透着有些暗淡的暖色灯光,陈路能够看到大厅被一圈黑洞给包围着。那些洞穴就如同他们进来是一样,看来所有洞穴都是通往一个出口的。

不过目前看来,自己应该是第一个出来的。

大厅的中央有一个宽大的长椅,木质的长椅已经被藤蔓爬满,大厅中所有的光线都打在了中央处,所以陈路能够依稀看见长椅上好像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因为过于暗淡的光线和那人背着自己的缘故,陈路实在看不清那人的面庞,只能下意识的警戒了起来。

哒,哒,那人的手在椅子上打着节拍。

声音很轻,却因为过于空旷的环境,直击人心。

过了一会,那人像是发现了陈路的存在慢慢的转了过来,对上陈路有些狼狈的模样,那人露出了浅浅的微笑:“欢迎来到游戏的终点,陈路。”

游戏什么游戏陈路有些跟不上面前人的节奏,见到面前的人情绪却不可抑制的激动了起来。

长时间的绝望让他的理智已经有了崩溃的边缘,没时间思考其他,他现在只想冲过去把面前的那人给抱回家!

吴明像是看出了陈路的想法,他轻轻的抬起了手,抵住唇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嘘,别动,先听我讲一个故事吧。”

或许因为眼前的人有着说不清的魔力,陈路闻言没了动作。

“从前有一个巫师,住在高高的塔中。有一天,在他用水晶球占卜的时候透过水晶的球面,他看到了一副俊美的面庞。那个面庞是在太过俊美,让巫师只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人,一见钟情。”

“后来,巫师费劲心力的打听到,那个拥有俊美面庞的人是邻国的王子。巫师这辈子没有喜欢过别人,但即使机会在渺小他还是尽力的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说到这里,吴明的眼神暗了下来:“可惜巫师追求的手段实在太过幼稚,王子根本不屑一顾。在加上他那副天生平凡的面孔,让他完全无法和邻国美貌的公主相比。无视看着无视自己示爱的王子和另一个人慢慢的相爱,他嫉心一起,渐渐转爱为恨计划起了一个邪恶的计划。”

听到这里,陈路看着吴明,心中渐渐升起了不好的预感。或许是有些昏暗的光线,让此刻的吴明看起来,真的有点像他口中的那个巫师。

“巫师与恶龙合作,他一边让恶龙四处作恶协助他掠杀村民,一边趁守卫护城时悄悄的潜入了公主的寝宫之中杀死了公主。”吴明抬眼看着陈路慢慢苍白的表情,感觉自己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快感。

“可惜杀死公主的巫师并没有得到王子的爱,反而被返回的王子刺穿了心脏。在临近死亡时,巫师用自己的生命作为诅咒,诅咒全国上下的所有人都变成麻木而没有感情的丧尸,包括王子自己。”

“好了。”吴明拍了拍手,拉回了陈路的注意力:“虽然说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不过为了防止你没有听懂我还是解释一下吧。”

“简单来说就是我和丧尸王合作了,现在我在这里拖住你们这些异能者,而丧尸王则会率领丧尸去攻打基地。”

似是想到了什么,吴明突然眯起了眼睛,脸上充满着愉悦的笑意:“说起来你还不知道我的异能吧,我的异能并不是催眠,而是在一定范围内不被丧尸察觉到存在,被丧尸当初同类。说起来你之前应该就知道了吧,我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什么丧尸袭击你们,基地也是。”

“不过正因如此楚辞才会在离开时对基地做出错误的防御部署,估错战力可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啊。只留下了十来个异能者,l市的基地应该是第一个被攻陷的吧你的公主,应该也一起陪葬了。”

陈路从刚刚起就一直死死的盯着吴明,此刻两人的距离让陈路感到像是从未认识过他一样陌生,他握紧拳头,没有抓住刚才话题的重点。强压下自己心头的情绪尽量平静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吴明的表情愣了一下,笑容在那一瞬凝固在了嘴角,不过很快他便又恢复了过来。

“没听懂吗刚才因为巫师深爱着王子,而我——”

“爱、你、呀”最后几个字像是特意为了让陈路听清,吴明一字一顿的说道。

没有再去管愣在原地的陈路,吴明慢条斯理的从自己的外套里掏出了一把左轮手枪,陈路认得,那就是在晚会的那天吴明掏出的那把枪。

是要杀自己吗陈路想着,一时间竟放弃了抵抗。

吴明当着陈路的面在空的六个弹槽中放入了三颗子弹。子弹是隔一个弹槽放置的,放完之后吴明旋转转轮,又关上了转轮。

“我们玩个游戏吧。”吴明将手枪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俄罗斯轮盘赌听说过吗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你们走,并且把研究所的资料给你。”

陈路没有想到吴明会来这么一出,还来不及阻止吴明就扣动了扳机,在扳机扣动的那一刻,陈路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是的,他在担心吴明。

还好,没有枪声响起,那一弹是空弹。

刚刚的子弹是隔一个放的,那么下一个必然是实弹。

自己输了。

即使知道自己下一刻就要面对死亡,陈路也依旧没有什么反抗,脸上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是解脱。或许比起亲眼面对白华的死亡,被白华杀死反而更容易接受一点。

但吴明没有调转枪口,而是连着又一次的扣动了扳机。在扣动扳机的前一刻,他看见吴明笑了。

和之前的不同,那是发自心底的笑。

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吴明无声的做了一连串的口型。然后,自己的视线渐渐被赤红的鲜血所染红,面前的人影倒了下去。

没过多久,大量的血液便侵湿了那人的黑发,让他整个人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我爱你。”

陈路感觉有些无力,噗的一声跪了下来,对着吴明的尸体的方向说道。

不知是重复刚刚吴明说的话,还是他自己的自言自语。

[恭喜宿主,主线任务圆满完成,宿主即将脱离世界,进入下一个世界。]

在意识弥留之际,吴明最后听到的不是陈路刚刚的自言自语,而是系统那冰冷的机械提示音。

有的时候,错过,就是错过。

错了之后,再无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