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潇潇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气愤的抓狂。可是,她看了面前的人,七八个女学生,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思想不成熟,她可是一个成年人,哪能在大厅广众之下欺负一群学生

但是,这事谁忍得了!

顾潇潇解开大衣,脱了下来,还真舍得,好好的鸡蛋都毁了,这些孩子是被电视给毒害了吗如此浪费国家粮食!

几个女学生看她脱衣服,有些怯怯地往后退了两步。

老虎不发威,当她好欺负啊!她抱着衣服就朝马路中间跑去,身后一个女生惊呼,“她不会是想自杀吧!”

顾潇潇只想笑,姐姐才不想浪费生命呢!她随意的拦住一辆车,也不管是不是出租车,先离开最要紧。

“不好意思,师傅,麻烦开一段路,帮个忙。”

顾潇潇匆匆说道,一转头就看见她最不想看见的人,怎么就这么巧,这么都车子,偏偏拦下了肖北轩的,可是现在又不能下车。

肖北轩两眉之间挤成了个川字,然后发动了车子。

车穿过繁华的街道,行驶在幽静的路上。

顾潇潇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紧紧地抓住安全带,“在这下车就好了,谢谢。”

肖北轩并没有听她的,而是放缓了车速前行着。

“如果你跟了我,就不会有这么狼狈的事发生了。”

顾潇潇觉得有些荒谬可笑,压抑着情绪,“我要下车。”

这回,肖北轩真的停了车。顾潇潇立刻解开安全带,去开车门,可是怎么也开不开。有些恼了,“肖北轩,我要下车。”

肖北轩看她生气的脸,笑了,伸手轻柔的去理顺她搭在脸上的刘海,“如果是我,我不会让你这样的。”

她偏过头,躲开他的触碰,低声道,“肖北轩,我真的没时间和你瞎聊,我要下车!”

“不过是两年多的时间,你对我就这么讨厌了”肖北轩钳住她的手腕,咬着牙低低的声音,透着些苦涩与不甘。

她抬眸看向肖北轩,见他眸子流转着悲伤与挫败,夹着一丝眷恋。她轻笑,何必这样

“你说的没错!现在已经不是两年前了,我们都不是原来的样子,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别忘了,你已经有了连雨,难道你想对不起她吗”

本以为提起连雨,肖北轩就会收敛一下的,可是没想到他居然笑了,放开她的手腕,随即抓住她的肩膀。

“你在吃醋!”

这都什么逻辑!顾潇潇挣脱他的钳制,“肖北轩,你没事吧,你放我……嗯……”

顾潇潇瞪大眼睛看着肖北轩,不敢置信。她使劲的摇头,想要挣脱,却被肖北轩狠狠的固定住后脑勺,一手捏着她的下巴,肆意的攫取她的唇。

“放……”

才说一个字,就被肖北轩吞噬,他的舌头探进她的口中,寻找她的舌头,她越躲,他越兴奋。她狠狠的咬了下去,肖北轩这才吃痛的放开了她。

他笑着抹掉唇上的血,“真的很怀念。”

“肖北轩,之前尚且对你没什么,可是现在我对你真的只剩下厌恶了。”她恨恨道,眼泪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她想来不是这么软弱的人啊!

肖北轩也吃了一惊,意识到自己刚刚做的事。

“对不起,我……”肖北轩无力地垂下双手,最后颤颤道,“我送你……”

“肖北轩,你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

肖北轩沉默了很久,在车门锁的按键上按了一下,“潇潇……”

剩下的话,顾潇潇没有听到,也不想听到。开了车门就跑,跑了很久,也没看路,停下来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哪。

走了很长时间的路才走到有公交站的地方,还好脏的只是外套,里面的衣服还是干净的,要不然那么狼狈的走在街上,还不得被人报警。

这地方太偏僻,她等了很久都没见到一辆公交车,她站起来去看了看站牌,只有一辆公交,末班车还是八点半,她看了看时间,现在时间已经九点半了!

顾潇潇看了看周围,真是人烟稀少,偶尔几辆私家车飞过,她不敢在上去拦车了,只能徒步走着,希望走到车子多一点的地方。

想想毕业到现在,好像除了找工作这件事有点顺以外,事事都不顺。想到那林莫颖是中瑞的千金,似乎很喜欢齐峄城,今天看她的样子,恨不得吃了她一样,看来工作也不保了。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伤心。幸好这附近人不多,不然又要被围观了。

“你似乎挺喜欢在大街上哭的。”前面的道被人挡去。

顾潇潇抬头,瞪大眼睛,有些惊讶。怎么又遇见他,真是在她狼狈丢脸的时候,无处不在。

齐峄城一身休闲的居家服,手里拎着一袋子,应该是从超市回来。他住这附近也太巧了吧!如果中彩的概率和她的倒霉的概率一样高,她一定是亿万富翁。

想到今天这些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就气不打一处来。故意用肩膀撞了下他,要过去。不过她忽略了男女的差别,齐峄城太结实了,没撞到齐峄城,倒是自己被弹了出去,踉跄的后退了两步。齐峄城身手扶住她,

可是也不能输了气势,偏过头,继续往前走,不理他。

“你怎么了怎么在这”齐峄城拉住她的手臂。

她咬着牙想要甩开,可是失败了。

“你们都劲儿大,你们厉害行了吧!”她突然失控的哭道。

这大冷天的非得惹人哭,她也真是的,这样就哭了,太不像话了,看着有多可怜似的。不过这又冷又憋屈,还是挺可怜的。

“好了好了。”齐峄城的轻轻的哄道,拍了拍她的脑袋。

顾潇潇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齐峄城抱在怀里了,身上传来一阵暖意,她贪婪的汲取。哭够了,腿都站酸了。发觉这姿势有些尴尬,倏地一下从他怀里弹了出来。

齐峄城怀里一空,愣了愣,垂下双臂。

“我送你回去吧!不然又得迷路。”

顾潇潇有些不好意的笑笑,点点头。

齐峄城没有问她怎么回事,只是将她送了回去,一路上沉默,她都快睡着了。

下车前,齐峄城说,“很快就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