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重生空间之如意妾 >   第99章

钦天监看的日子总错不了,早起的时候天气非常不错,作为皇后原本应该有专门册封的日子,但太上皇的意思,叫皇后和皇贵妃一起祭天受册封。

众人都知道这是皇贵妃有天大的功劳,太上皇一直袒护,原本看着皇后家世远比皇贵妃好,现在看皇贵妃身后有个太上皇,一般人就是家世在好也比不上。

如意也不怕出风头,穿着和皇后几乎所差无几的冕服,这是前所未有的例子,所以衣裳也都是新作的,据说是凤冠上有区别,皇后的凤冠正中是一颗硕大的南珠,如意的次一些,是个偏小一些的红宝石。

礼乐奏起,礼部侍郎站在天坛下边大声诵读祭天的文书,如意和孟王妃,也就是如今的孟皇后向天坛走去,如意稍微错后两步,到了天坛下边孟皇后先上去。

又是一阵祭天的文书,孟王妃跪下磕头。

说起来也奇怪,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道哪里飘来了一片云彩,刹那间就是一阵大雨,如意因为还站在华盖下面到没怎么淋着雨,孟皇后就惨了,涂的厚厚的妆容,被雨水冲刷出千沟万壑,原本还算可人的容貌看上去如同车祸现场一般惨烈,厚重的冕服吸了水,重的能把人拽到,隔得远,如意都能感受到孟皇后浑身上下那阴沉又郁闷到要吐血的气息。

孟皇后硬是挺着做完了一整套程序,自己一个人僵硬的走了下来,这种受封祭天的时候,下雨都是不吉利的事情,但好在还有一个如意跟着,出了这种事情完全可以全部赖在如意这个不该出现的人身上,大做文章,也够她喝一壶!

孟皇后一想通,到轻松起来,特意用质问的眼神看向如意,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受害者的形象。

然而怪事又一次发生了,如意刚迈出脚步,天上的雨就戛然而止,原本还沉浸在谋算中的孟皇后心里一震差一点站不稳,如意一步步走上天坛,下面站着的大臣后妃们都忍不住窃窃私语。

天边挂上了一轮瑰丽的彩虹,风和日丽,国泰民安。

事情便又神奇的转了个弯,照这个情形看,上天分明是不满孟皇后而故意落雨,却对如意这个皇贵妃十分满意,用下雨做了批示。

天坛上的动静,飞一般的传了出去。

方妈妈捏着手里的小纸包,几经努力才敢往前走,飞奔而来的宫女们兴奋的低声议论:“听说了没有!听说了没有!皇后娘娘和皇贵妃去祭天,皇后娘娘一上去就下雨,皇贵妃娘娘一上去雨就停了!”

大家都唏嘘不已:“哎呀,这可真是怪事,可见呀,上天对皇后娘娘不满,皇后娘娘只怕……”

这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众人觉得说的有些过了,立刻散开,在不说话。

方妈妈却呆在了原地,如果上天都对皇后不满,那么皇后的路又能走多远如果一个人注定失败,那么她又怎么才能将她的儿子解脱出来

李宣瑞正在宫里和大臣们议事,小太监进来通报了天坛的事情,几个大臣一下子炸开了锅:“这样的奇事可真是闻所未闻!”

连上天都在帮皇贵妃。

有人就说的巧妙一些:“皇贵妃德行感天动地。”

这是在说皇后德行有亏,李宣瑞一直在低头看着奏折,半响才开了口:“可惜,可惜了!”

可惜什么可惜了皇后么

照这样的情形看,皇后的位子只怕也坐不稳当。

祭天真的很不容易,如意回了宫,红姑和小容带着储秀宫的宫人们一起恭贺:“皇贵妃娘娘金安!”

如意看众人这么高兴,提起精神做了打赏,又着急着去沐浴更衣,也不过刚刚洗过澡,换了一身舒爽的衣裳,就听着宫人喊:“皇上驾到!”

以前可没有这么麻烦的事情,李宣瑞消无声息的就来了,现在人还没来声音先来了,她就要去外面恭迎。

李宣瑞看如意的发尾还湿着,满身的清香,知道她刚沐浴过,见她蔫头蔫脑的样子,就哼了一声:“怎么”

如意一听着声音,立刻就堆起一脸讨好的笑:“皇上能来储秀宫,臣妾这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皇上快进门喝碗清茶歇歇!”

李宣瑞被逗笑了,捏了捏她的手:“是个有福气的!”

如意立刻得意洋洋起来,端了新做的点心出来给李宣睿:“您尝尝,专门给皇上您研制的不加糖的酥皮点心。”

李宣睿被这灿烂清澈的笑容感染,觉得身上的担子似乎也没有那么重了,整个人放松下来,靠着柔软的靠枕坐着:“伺候朕用膳!”

如意心里诽谤,要不是看在你这张帅脸上,老娘一定不耐烦侍候你!但她还是屁颠屁颠的喂了李宣睿一口,得了一个好字,就硬要把点心都叫李宣瑞吃了。

李宣睿没好气的看她:“你这叫什么毛病怎么还不兴我夸你一句”

“既然说好,那就该全部吃掉!”

“滚!”

如意正在和李宣瑞扯皮,红姑进来通报:“方妈妈求见皇贵妃娘娘。”

如意挑眉,收了脸上的笑:“她来做什么”

红姑斟酌着道:“奴婢看她神色不太对,只怕是有什么事。”

如意看了一眼李宣睿道:“那就叫她进来。”

走进来的方妈妈显然并没有意外李宣睿在这里,所以她肯定是早就知道了,或许本来就是等着李宣睿在这里的时候才来的。

从她身上那种视死如归的气息里,如意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所以她便格外的轻柔细致:“妈妈怎么过来了”

方妈妈跪下磕头,声音听起来木木的:“奴婢是来谢罪的。”

如意脸上的神情淡淡的:“妈妈起来说话。”

这种胜券在握的姿态,让方妈妈心里越发害怕,却又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她匍匐在地上,一字一句的道:“奴婢所说是数年前关于雪柔小姐的事情,奴婢所做有违奴才的本份,其罪当诛,但请皇上和皇贵妃娘娘听完。”

年少的小姐看上了英俊又干练的皇子,结果皇子心中只有别人。

孟皇后在家里做小姐的时候就极其喜欢李宣睿,那种类似于现在孩子们追星的感觉,最后成了一种病态的痴狂,伴随着李宣瑞和雪柔的定亲,孟皇后心里的情感越发浓烈,一心想要嫁给李宣睿。

后来朝中有了桃花扇的事情,孟皇后就以死相逼,要孟尚书帮助自己,孟尚书疼爱女儿,害怕她有闪失,派人在雪柔父亲的书房中藏了大批的反动书籍和言论,皇上的人查到了这些东西,又在孟尚书的一力山煽动下,雪柔父亲被定了流放。

但没想到李宣睿还是不愿意退婚,孟王妃就出了一个更恶毒的招数,她派人侮辱了雪柔,所以才有后来雪柔的跳崖自尽。

但孟皇后是何等的恨雪柔,她先一步找到了跳下悬崖未死的雪柔,并把她交给了深山中的猎户做妻子,用雪柔悲惨的一生来慰藉自己千疮百孔的心灵。

如她的名字一般的少女,她灿烂却又平凡的一生,被一个陌生人生生的毁去,变成了另外一条轨迹。

如意深吸了一口气,她看李宣瑞的双手因为愤怒几乎颤动起来,就握住了他的手,看下面跪着的方妈妈:“你的话,我门如何能信”

方妈妈颤颤巍巍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块的玉佩:“这是当年办事的人从雪柔小姐身上拿下来的证物,还有,雪柔小姐被送去了北平的李家崖,去那里一问就知道了。”

红姑接过了东西,呈给了李宣睿,如意一看李宣睿的表情就知道这东西确实就是雪柔的。

如意问方妈妈:“你为什么这么做”

“奴婢自知罪孽深重,原本是要一生一世的陪着皇后娘娘的,但奴婢是个做娘的,不想自己的孩子被牵连,所以就只能做个失败的奴婢,对不起皇后娘娘了。”她殷切的抬头:“奴婢做所,奴婢的儿子全不知情,求您饶恕过他!”

她的嘴角渗出了血,话也说不利索:“这,这毒,原本,原本是要,下,下给,大皇子的!”

如意猛的坐了起来,看死在地上的方妈妈,佝偻成一张弓,七窍流血,她觉得怒火中烧:“要不是方妈妈心里还有她的儿子,我的浩曦岂不是危险了!”

苏常胜叫人把方妈妈的尸体抬了下去。

李宣睿阴沉的道:“朕会给你一个交代!”

孟皇后坐在榻上,在刚刚点了灯的寝殿里看了一圈:“方妈妈呢”

莲心站在一旁道:“下午出去之后就没在见回来,说是要去办要紧的事情。”

孟皇后沉默了半响:“宫里可有什么消息”

莲心想了想道:“皇上去了皇贵妃的储秀宫。”

孟皇后便又沉默了下来,她的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在朝她喊着,看见如意仿佛就是又看见了当年的雪柔,让她的心像被蚂蚁在啃噬一般,让她的五脏六腑都燃烧了起来,她站起来在原地走动,似乎想要借此来释放心中的一些让她发狂的东西。

她知道她的一切都是从雪柔那里偷来的,但那又如何,这本就是个强者的世界,她有能力就该她得!

可如今似乎一切都变了,一个不起眼的野丫头,竟然把她逼迫到了这一步,她心里冷冷的笑,谁敢挡她的路,她就要谁变成下一个雪柔!

门被人撞开了,哗啦啦进来了一大片士兵,李宣睿带着如意站在后面,冷漠的看着孟皇后。

孟皇后却癫狂的笑了起来!

如意莫名的回头看,却在此刻看到了自己逍遥自在的后半生……

朝廷的大事,下面的平民百姓都是说不清楚的,只知道被天嫌弃的皇后疯癫了,他们说着自己臆想中皇后娘娘有多失德,有多无良有多活该,却只有少许的达官贵族知道所谓的疯癫也不过是个说法而已,孟皇后长年被关在冷宫,她不过是这宫廷战争中的失败者!

时间插上了翅膀,苍老了伊人,却沉淀了爱情,在这匆匆走过的岁月中,所有绚烂和平凡都归于荒芜。

……多年以后。

苍老的妇人在残破的冷宫听着外面的喧嚣,她抓住一个新来的小太监,那小太监就好心的给她说了说外面的事情:“皇上退位,皇太子曦继位,听说太上皇带着皇太后去四处游历了,皇上十分生气!”

那老妇松开了手,嘴里咕咕噜噜的说着些什么,一个人蹒跚着进了冷宫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