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末世生存指南 >   46|番外

搬到新家之后,众人都适应的很快,林小川也很快捡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又开始带着那帮小崽子们认字儿。@|

有一天中午,他刚打发了小崽子们,就被急匆匆赶来的肖正撞了个正着。

“你这是怎么了,被人欺负了”林小川打量着肖正,见他满脸通红,像是受了委屈的样子。

“不是……”肖正拉着林小川一边往寨子外头走一边小声说,“项左掉到河里了,你帮我把他弄上来……”

林小川一听吓了一跳,忙往外跑,跑了几步发现事情不对,于是问道:“你大老远的跑来找我帮忙,我也不会游水啊!”

“我怕别人知道了……笑话……”肖正吞吞吐吐的道。

“笑话什么掉河里的是他又不是你。”林小川道。

肖正见林小川不走了,急得不得了,一边拉着他跑一边道:“小川哥你就把他弄上来,我说他不听……”

“不听”林小川终于算是抓住了事情的重点,问道:“你不要告诉我他是自己跳下去的。”

“他……就是自己跳下去的。”肖正小声的说。

林小川闻言彻底没了脾气,这时周湛从寨子外头走来,远远的看见肖正,开口道:“我刚才路过河边看见里头飘着一个人,看样子是冻死了,你去找人把尸体捞上来……”

肖正明知道周湛这话多半是捉弄自己,但还是有些担心。他看林小川的样子已经打定了主意不愿帮他,只好拔腿向着河边跑去。

“咱们去看看热闹……”林小川对周湛道。

“有什么可看的。”周湛搂着林小川就往自己家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道:“阿左这个二傻子,干什么都没个正型,要我说让他在河里泡个一天一夜,看他自己上不上来。”

“万一要是真冻死了……”林小川还是有点担心。

“冻是冻不死,就是丢人丢死了……”周湛道。

两人说着,已经进了家门。

周湛一进门就林小川抵在了门上,然后像一只饥渴的野兽一样,含着林小川的唇舌啃咬了一番。林小川被他吻得情动,但还是有些顾忌,按住他在身上肆意摩挲的手,道:“天还没黑呢……”

“在自己家办事儿,还管白天黑夜”周湛含住林小川的耳朵轻舔了片刻,道:“谁让你昨晚不等我回来就睡了,我不舍得叫醒你,憋了一晚上……”

说罢他也不等林小川拒绝,直接将人抱起来扔到床上,然后三下五除二的把人拔了个精/光。

“湛哥……”

林小川闻言整个人不由一僵,吓得脸都白了,外头是方敬。万一这会儿方敬要是推门进来,这脸以后可真没地儿搁了。

“家里有人么”方敬拍了拍门,又道:“小川哥,你在家吗”

林小川推了周湛一把就打算扯了衣服往身上穿,周湛自然是不允许,索性将他的双手扣在头顶,然后俯身含住了他胸前敏感的部位。

“啊……”林小川猝不及防被那份酥麻的快感刺激的呻/吟出声,随即意识到门外有人,心里的羞耻感几乎爆棚。

方敬并没有怎么逗留,转身便走了。但是他脚本本来就轻,周湛倒是能察觉到人走了,林小川却以为对方仍然在门口,所以他一直压抑着生怕自己不小心叫出来。

周湛故意使坏一般,看着林小川隐忍的样子,越发的肆无忌惮,最后终于让林小川在身下渐渐失去理智,断断续续的叫出了声。

那天中午周湛做的十分不节制,导致事后林小川一直睡到下午才醒过来。他这么一睡就错过了很多精彩的戏码。

中午项左在河边丢的人,整个寨子里都知道了。

原来起因是,项左早晨情不自禁的亲了肖正一下,肖正万分恼怒,气的要跟他断绝来往。其实往常项左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但是一般情况下都是在十分自然的场合,配合他打哈哈的玩笑。

但是今早却惹恼了肖正,而且他能感觉到肖正是真的生气了。

项左跟在肖正身边哄了一上午,肖正非但没消气,反倒被他气哭了。于是项左那种死脑筋,也实在是没辙了,着急之下一转脸跳进了寨子门前的河里,而且说要等到肖正气消了再上来。

这会儿气候已经渐渐恢复秩序,漫长的夏天过去之后,天气已经开始变冷。在河水里泡一会儿,估计冻不死,但是吃些苦头还是要得的。

肖正到底不是铁石心肠,打算找人把项左劝上来,可惜没人愿意掺和这事儿,而且项左打定了主意就是不上来。

事情这么一闹,全寨子的人都知道了,肖正原本就又气又恼,这下子再加上担心项左,更是委屈的不行。他一气之下,索性也跳进了河里。

这下场面就真的热闹了。

肖正不会水,一头扎进去就差点呛着,然后连扑腾都没打就往水里沉。项左魂都被吓没了,手忙脚乱的将人捞上来,抱着浑身湿透的肖正一路飞奔回家,然后脱衣服、擦身体、把人扔进被子里……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

看热闹的人都跟着散了,但是这个热闹却传开了,就连隔壁寨子里都知道了这一出。

肖正裹在被子里渐渐的冷静了下来,而项左还浑身滴着水跪在床边。他没想到肖正会气成这样,早知道如此,打死他他也不会干这种蠢事。

“你要是真不愿意,往后……”项左想说往后就亲他了,可是他觉得自己忍不住。

“你快把衣服换了吧。”肖正说。

“我不换……我不冷……”项左说。

肖正坐起身要掀被子,项左忙道:“我换。”

他说罢把自己脱个精光,然后捡起刚才给肖正擦身体用过的布巾把自己身上的水渍擦干,然后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肖正一脸懵逼,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不是……你别怕……我是太冷了。”项左见状想起身,肖正觉察到他的颤抖和满身的凉气,下意识的伸手按住了他。

尽管那只手随即缩了回去,但是那种令人战栗的触感还是让项左毫无防备的硬了。

“你讨厌我吗”项左问道。

“……不讨厌。”肖正小声说。

“那你只是讨厌我……亲你”项左问道。

肖正涨红了脸,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也不……”

“那你为什么那么生气”项左问道。

肖正闻言眼圈一红,顿时委屈的不行,道:“我觉得你在耍我玩儿……把我当小孩……”

“我……”项左至此突然明白了肖正的心思,他每次为了掩饰自己心里的山呼海啸,便伪装成一个轻浮浪荡的大流氓,从来没想到过肖正会如何看待这种态度。

情窦初开的少年,被自己喜欢的人做出那种亲昵的举动,原本应该雀跃欣喜,但是由于对方态度散漫,毫无情真意切,所以少年心里只剩委屈和恼火。

“小正……”项左声音有些沙哑,面上是从未有过的郑重其事,他说:“我是太害羞了,我怕你……不喜欢,所以才那样……我没有把你当小孩子,也不会耍你,我是喜欢你的呀。”

“你看我除了你,我谁也不和他们玩……我只和你玩儿,因为我喜欢你。”项左说。

肖正将信将疑的看着他,眼眶里的泪水打着转,他问:“是哪种喜欢”

“就是……”项左这次十分认真的想了一下,道:“就是湛哥喜欢小川的那种,就是想让你跟我过,往后咱们也住在一起……我只亲你,你也只让我亲……”

肖正的眼泪吧嗒一下掉下来,瘪着嘴不说话了。

项左看得心疼不已,伸手抹掉了那滴眼泪,然后倾身在肖正的唇角轻轻的吻了一记,肖正没有躲,也没有生气,因为这次项左没有把他当小孩,而且表情很郑重。

林小川从床上起来的之后,周湛绘声绘色的把项左和肖正的事迹讲了一遍,末了还添油加醋的把后事做了一番畅想,基本上剧情和事实没有太大的出入。

林小川一想到项左那个马大哈要欺负他们家小正,就有些坐不住了。周湛拉着他,道:“你就放心吧,阿左心里有数,自己的人自己知道心疼。”

林小川想了想觉得也是,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也的确不该瞎掺和,“方敬之前来找你……是要说什么事儿”

“别冤枉我,他是来找你的。”周湛道:“再有几天中秋,问咱们要不要和隔壁一起……”

搬家之后,林小川卜算了一下年月,这个月刚好是八月,几天后就是中秋节。已经数年没有庆祝过的节日,被人们重新记起,并打算庆祝一番。

“你想去吗”林小川问。

“去吧,难得还有人可团聚。”周湛道。

林小川心中一暖,答应了周湛的提议。

几天后的中秋节,相邻的两个寨子聚在一起,度过了一个月圆之夜。所有的芥蒂都在风平浪静的消磨之后,渐渐被人们遗忘。没有人不想好好生活,这是林小川看到汪藤和方唐在一起的画面之后得出的感慨。

夜深之后,人们各自归家。

周湛带着林小川赏月回家的路上,路过了项左的住处,不小心听到了里头传来的某种不和谐的声音。林小川显然并没有听到,周湛也不戳破,带着林小川匆匆回去,片刻后他们的屋里也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