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丁酉x韩未[六]

正出神间, 休息室的门被人推开。乐 文小说 w-w-wc-o-m。

韩未没有回头去看,径自端着水杯悠然自若的喝水。

大门正对着沙发右后侧而开, 沙发的靠背也很高,进来的人若是不绕到前面来, 很难看清等候之人的脸。

隋炀被前台告知有人找的时候就满心疑惑,他来这家公司还不到一个月,就连本公司的人都还没认全, 怎么可能会有外人找。偏偏前台也不说是谁找, 找他干嘛, 就说让自己过来看看就知道,然后就借口忙跑开了。

在过来休息室的路上,他把自己有可能认识的人全都掰着数了一遍, 到最后也没能猜出对方是谁, 等他怀揣着好奇进了屋, 再绕过沙发一看,这才傻了眼。

韩未余光瞥见愣在那边的隋炀, 放下水杯对他笑了一下,招呼他道:“过来坐吧。”

隋炀心里发慌, 脚下发软,不知道韩未怎么找上公司来了。

他有没有问前台自己的身份?前台又是怎么告诉他的?关于自己骗他的事情,他是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可看他对自己笑眯眯的样子, 也没对自己发火,又不像是知道的。

怎么办……自己应该坦白吗?还是继续坚持自己的谎言?

隋炀一边在心里胡乱的想对策,一边慢吞吞的走到韩未对面, 等他正面看到韩未的脸时,他也终于下定决心,想要最后再赌一次。

“你怎么来了?”他看了一眼韩未,接着动作浮夸的在他对面坐下,摆出一副“我是这里当家主人”的样子来。

韩未有些想笑,他看到隋炀的样子,把原本想要告诉他自己已经知道一切了的话又咽了回去。

“想来找你谈谈补偿的事,可我不知道你住哪,只好凭着记忆找来这边了,本来我应该在你下班后再过来的,不过我晚上要赶飞机,只有现在有空,希望没有影响到你工作。”

隋炀闻言顿时皱起眉头,问道:“你要赶飞机?去哪?”问完忽然意识到什么,瞪大眼睛道:“你要离开这?为了他吗?”

韩未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况且这本来也是他想告诉隋炀的:“嗯,他在那边上学,家人也在那边,我要过去陪他。”

隋炀问:“那你家人呢?你工作呢?”

韩未道:“我家人在这边,我随时可以过来看他们,工作也已经安排好,调去那边的分公司了。”

隋炀一下子就慌了神,脑袋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他要走了要走了要走了……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留住他吗?

“那,我呢?”隋炀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拳,虽然这话说出口后会有什么样的回答,他大概也能知道,但他还是情不自禁的问出了口。

韩未之前对他说过,他不讨厌自己,他也是喜欢自己的,所以才会在那个人出现之前,答应和自己在一起。

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那个人,自己说不定可以和韩未共度一生。

既然如此,他有没有可能会因为自己想要留下,哪怕有一瞬间的犹豫,他也心满意足。

但是很可惜,对韩未来讲,虽然他现在人还坐在这里,可他的心却早已飞走了。要不是他在这边有着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恐怕他三天前就收拾好行李,直接跑回去找丁酉了。

韩未不想再加深对他的伤害,但是也绝对不能留下任何余地,让他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可寻。更何况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会编造那么多谎言来骗他。

“隋炀。”韩未十分严肃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正视他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隋炀满怀期待的心,在这一瞬间,碎了个彻底。

他根本不用再多问什么,韩未这简单干脆的七个字便已然说明一切。

他说他喜欢自己?别开玩笑了,他除了那个人,谁都不会喜欢,即便他说喜欢,那也只是喜欢自己这张脸而已。

从始至终,自己都没能在他心中留下半分痕迹,等他晚上搭乘飞机回到那人身边,有关于自己的一切也都会被他彻底抹去,连个过客都不如。

“你之前说,会给我个补偿,对吧?”隋炀垂着眼,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

韩未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应道:“对。”心里却在紧张,别是这家伙突然说什么,要自己补给他一炮,或者和他交往一年作补偿吧。

还好他所担心的,对方都没有提,隋炀提出的补偿,简单的令韩未感到意外。

“那你,送我一张你的签名吧。”

韩未在一张简陋的单线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圈名。

临离开之前,他对隋炀道:“你住的那个小区,据说治安不太好,换个地方住吧。还有,你爸生你养你不容易,别随随便便跑去别人那里认爹。”

隋炀捏着那张签名纸,脑袋一片空白。

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骗了他,可他却没有拆穿自己。

他再低头去看那张签名纸,发现纸上写着的并不是“天涯独步”四个字,而是在“独”字跟前,悄悄的加上了一个“不”字。

天涯不独步。

曾经的天涯已然不再独步,但那个终结他独步的人却不是自己。

他从最初喜欢上他的声音开始,就密切关注他的一切。

知道他在哪个城市生活之后,顶着和家里闹翻的压力独自跑出来,就希望能和他在同一片蓝天下呼吸。

后来有一次,自己和朋友出去吃饭,他在那里意外见到了自己心中的男神。

男神和自己想象中长得不太一样,却比自己脑补的更美,更令他着迷。

那天之后,他就经常去那家店,还把家搬去了那附近,总想着何时还能再次相遇,要是再见到,自己一定要大胆跟他打招呼,还要向他表白。

只不过,那次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正当他为此感到失落而消沉的时候,他当时公司的同事说起自己相亲被放鸽子的事情,他不经意瞟见同事相亲对象的照片,才沉下去的心顿时又漂浮起来。

他连续请同事吃了一个月的饭,终于搞到了相亲介绍人的联系电话,可当他心怀激动的打过去,却又被告知对方择偶要求自己根本不符合。

无奈之下,他只好咬牙谎报了自己的条件,只为了能有机会得到他的联系方式,能和他真真正正的见上一面。

最一开始,他也仅仅只是想见一面,根本没觉得自己会有跟他在一起的可能,但是等他真的把机会等来了,见到他了,他又不想这么轻易把他放走。

他注意到男神看自己的目光,那是对自己感兴趣才会有的眼神吧?既然感兴趣,那就试着表个白吧。

于是他脑袋一热,表白了,甚至还告诉他自己是他脑残粉。

男神没有马上同意,但也没有立刻拒绝。

隋炀觉得既然不拒绝,那就是有戏,自己要再趁热打铁,趁胜追击一下。

然后,他就成功了。

喜欢的人同意了自己的告白,这种仿若天上掉馅饼一样的事,竟然真的发生在他的身上。

隋炀高兴坏了,他这辈子都没这么高兴过,甚至高兴地有些得意忘形。

接着,他就在和男神看电影之后,忘形的试图去吻他,结果却惹得男神不快,当他的约会也不欢而散。

隋炀后悔的要命,拼命给他发消息解释道歉,每发出去一条消息,都害怕对方直接回复过来要跟他散伙。他期待着对方给他回复,又害怕对方回复,为了掩饰心中的惧怕,他只能一条一条的不断给他发过消息。那一晚,他守在手机前,一宿都没睡。

后来男神终于又给他回复了,他既害怕又欣喜,做了半天思想准备才把消息点开,当他看到男神约他吃饭,还说要向他赔罪时,他整个人都要炸成烟花了。

男神说让自己来挑吃饭的地方,他在外边吃饭的次数不多,不知道选在什么地方合适,他既不想挑太贵的地方给男神增加负担,也不想挑太地摊的地方,让男神觉得自己没见过世面,想来想去,那就麦当劳吧,人多热闹,也够平价。反正去哪无所谓,跟谁去才是最重要的。

他为了讨男神欢心,特意搜了很多段子,开始他们之间的氛围也都不错,他看到男神因为听到自己的段子而开怀的时候,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但是开心的气氛没坚持多久,就有一个讨厌的人跑来找茬。

他想替男神解围,可男神却让自己先回去,更要命的是,那个突然出现找茬的人,竟然跟自己长得出奇的像。

他很伤心,也很绝望,他觉得自己和男神之间就这么完了,但他又不甘心,不想放弃,于是他给男神打过电话,想要去找他,想要用自己“男朋友”的身份来维护他们之间微弱的感情。

但是男神拒绝了。

可男神说,他只是要和那个人解决彼此的问题,等问题一解决就会给自己打电话。

他深信不疑,又像上次一样,守在电话旁。

可等他接到电话的时候,一切却又和之前说的不一样了。

男神说要和自己分手,他说那个人才是他一直等的,他说会和自己在一起只是因为自己的这张脸。

他一句话都没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手机屏幕渐渐暗掉的时候,他在屏幕上看到了自己的脸,就是这张自己认为还不错的脸,现在却令他失去了一切。

他突然理智丧失,突然发狂的摔掉手机,用力将屏幕摔碎。

然后他看着屏幕上自己四分五裂的脸,决心要再试着挽回一次。

他找到了男神的家,见到了男神的爸妈,悲伤的向他们哭诉,希望可以博得他们的同情,更希望他家人可以站出来,由他们出面,为自己主持公道。

明明自己才是他的伴侣,明明他们已经在一起,明明那个突然空降的人横刀夺走他的爱情,明明男神对自己始乱终弃,可不管自己怎么哭怎么吐苦水,他妈妈也只是敷衍的一哄,好像错的都是自己。

再然后,他又看到了男神,只是男神看自己的眼神中,再也没有了惊喜,也没有了温情。他是彻彻底底的输了。

在门外的时候,男神跟他说,那个人对他的意义不同。当时他很想说,你对我的意义也不一样!

但是,说了又能怎么样呢?他根本什么都改变不了。

唯有离去。

三天的时间,他精神恍惚,心不在焉,工作总是出错,生活也一团糟。

自己本就是新人,业务工作不熟练,领导不喜欢,如今各种出乱子,领导更为厌烦。

连自己生活都打理不好,工作上都不被喜欢,又怎么能被男神喜欢呢。

加上现今男神已经知道自己对他说了谎,虽然他没问理由,也没对自己发火,但他一定如同他的领导一样,对自己更讨厌了吧。

隋炀又低头看了一眼签名纸,接着自嘲的一笑,将那张纸撕得粉碎,抛向空中。而他,就在这飞舞的纸片中默默离开,走向经理办公室,自动申请离职。

当天晚上,韩未搭乘航班抵达s市。

才刚一落地,他就马不停蹄的打车直奔他们的小家。

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丁丁了,这一路上,韩未的心情都十分激动澎湃,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个劲儿的催司机师傅加速,催的人家恨不得直接把他踹出车门。

好不容易到家,韩未丝毫不见疲劳,扛着他的行李箱一口气爬上十五楼,完全忘了他们楼是有电梯这么个神奇工具存在的。

可当他兴冲冲的开门进屋,空荡荡的屋子却令他当即傻了眼。

他以为丁酉之前说的“回家等你”都是骗他玩的,愤怒的同时果断给他打去电话,质问他身在何处。

“我夜班。”电话那头的丁酉似乎十分忙碌,一边语言简短的回复他,一边出声应着顾客的呼叫。

韩未算了一下,他今天还真是夜班,都怪自己一心急着回来,都把这茬给忘了。

“你那破班,别上了,辞了辞了,我养你。”

丁酉把手头的急活儿拜托给其他同事,自己走到个清净地方专心打电话,“我还要养妹妹。”

“你妹就是我妹,不过就是多张嘴而已,我养我养都我养。”

丁酉背靠着墙壁,暗笑:“我还要还债。”

韩未道:“债主都没催你还,你干嘛那么自觉?债主今天通知你,那债不用还了,从今天起,所有债务全清。”

丁酉静默两秒,突然叹气:“可我还要养媳妇。”

韩未没反应过来,还想着这才几天没见他就突然有媳妇了,顿时怒道:“你他妈的都上完我了,还找个蛋的媳妇!”

丁酉绷不住的笑道:“嗯,是找了个有蛋的媳妇。”

韩未听到他笑,才明白过来这“媳妇”说的是自己,一时语塞,感叹道:“……操!”

丁酉躲起来太久,酒吧又实在忙,他听到有人叫他,便出声应了一声,接着对电话道:“你先洗洗睡吧,等我下班回去再□□。”

韩未:“……”自己刚刚那是感叹词,并不是动词!

他还没来得及解释,丁酉电话已经挂断了。

韩未盯着被挂断的手机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拿了钱包钥匙出了门。

不就是操吗,自己主动送上门行不行?

韩未到达丁酉打工的酒吧时,客流的高峰还没过去。

他在店里稍微等了等,才在一个犄角旮旯找到位置坐下。

有眼尖的服务生看到他,拿着酒单过来询问,韩未对他摆摆手,跟他说叫你们69号服务生过来服务。

69号,是丁酉在这的代号。

丁酉忙的不可开交,但听同事说有人找,还是忙里抽闲的过去了。

这个时候有人找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韩未。

他会特意跑来找自己,丁酉一点都不意外,但是真等见到他了,丁酉还是觉得心里一暖。毕竟并不是谁都会大老远坐飞机到这,急急忙忙赶到家后发现自己不在,又片刻不歇的跑到这来,只为了见自己一面。

“喝点什么?我请你。”丁酉不善表达自己的感动心情,只好用其他方式来掩饰。

韩未笑嘻嘻的摸了几把他的手,凑到他跟前猥琐道:“想~喝~你~”

丁酉唇角一扬,俯下身快速的在他唇上碰了碰,转身走了。

韩未摸着自己的嘴巴不满道:“这就完了?”

片刻之后,丁酉又回来了,手里托盘上多了一杯饮品。

韩未隐约觉得那东西眼熟。

丁酉将杯子递到他跟前,道:“这是‘酩酊醉’,你不是要喝我吗?”

韩未想起来了,这是上次带祁远过来,祁远随口点的那杯特调酒。这东西别处没有,只在这家店能喝到,是他们家丁丁亲手调的。

本来挺猥琐的“想喝你”,瞬间被丁酉弄得有情调了起来,韩未心跳的有些快,口也有点干。

“喝完这个,累了就先回去。”丁酉还有客人要照顾,没法陪他太久。

韩未却抓住他的手,轻轻捏了捏,道:“我等你下班。”

丁酉没再说什么,去忙自己的事了。

之后每次路过这边,都要往韩未那边瞟上一眼。

自己的目光,没能每次都与他相接,但是看到他,就觉得无比心安。

他这一忙就忙到了后半夜,等到店内打烊,他换了衣服准备下班时,却发现韩未趴在桌上睡着了。

店内光线昏暗,他又恰好坐在犄角旮旯里,要不是丁酉事先知道他坐这,估计都会忽略掉他。

丁酉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见这点儿就算走也不好打车了,韩未长途跋涉,等到现在一定也累坏了,强行叫醒他不太忍心,睡一半再出去过风也容易感冒,思来想去,他决定干脆就在这凑合半宿,等天亮了再一起回去。

于是他去找了店长说明情况,又谢绝了店长要把房间和床让给他的好意,最后回到韩未身边,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他身上,坐他身旁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

第二天,韩未一睁眼就有点犯懵,想了半天才想起自己在丁酉打工的店里等他下班,后来不知不觉睡着了。

他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店里早就空了,一个人都没有。他想起来拿手机看看时间,忽然觉得身上一沉,下意识扭头看去,才发现有个大活人正靠在自己肩上呼呼大睡,他的手臂横伸过来,死死地压着自己的另一边肩膀。

所以……自己这是被丁酉搂着睡了一晚上?

韩未有些窃喜,开心的有点得意忘形,以至动作太大,把丁酉给吵醒了。

丁酉眯着眼睛,见韩未已经醒了,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道:“早上了,走吧,回家。”

韩未还在兴奋自己被搂着睡一宿的事情,于是拽着丁酉不让他走,非要缠着他亲个嘴儿,温存温存再说。

丁酉半夜把衣服给了韩未,自己冻着睡了半宿,刚醒来时就觉得头昏脑涨有些难受,这会儿彻底醒了,头疼的更厉害,连带着嗓子也有些疼,鼻子还有点不通气。

他觉得自己貌似要感冒。

刚这么想,他就连打了三个喷嚏。

韩未道:“一想二骂,这是我想了你三次的证明,快给我亲亲。”

丁酉浑身发冷,又怕把病毒传染给他,皱着眉推开他的脸,道:“我感冒了,从今天开始跟你隔离,我周围两米之内你不许靠近。”

韩未苦逼抗议:“别啊!我又不嫌弃你,又不怕你传染我。”

丁酉拿了衣服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我嫌弃,我怕。”

看他似乎真打算贯彻实施两米内不可近身原则,韩未抓狂的直抓头发。

怎么自己的恋爱之路和别人比总是这么艰辛,这么充满挑战!

而他和丁酉之间,要一起突破的未知障碍也还有很多很多。

未来会怎么样,他无法预测,他只知道,不管将来会遇到什么,只要他身边有丁酉在,他们就绝对可以携手并进,所向披靡。

反正还有大把时间,留给他们尽情挥霍。

来啊!快活啊!

[番外二·完]

作者有话要说: 肝了一宿,感觉自己已经成仙了_(:3ゝ∠)_

本来还打算要写个段子合集的,结果丁丁的故事一下写太嗨,有点要肝不动了,所以打算休息几天,和另外几个番外一起放个志里,网络版到这里就全部完结啦~这两天我研究研究在微博发个印调,有对个志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关注我微博[晋江小越儿]帮我投个票~

感谢大家一路陪我走过来,这真是我来晋江写过的最长的一本了,能有这么多人不离不弃跟我一起玩真的敲开心~希望之后泥萌也能继续跟我玩,比哈特~

按照时间顺序,下一本系列篇是青晗那本(总有黑粉抢我沙发怎么破)不过中间会插一个体育竞技文(成为男神的正确姿势)换换脑子,卢郁和彭遇的短篇也会写,还有几本短篇也会填,大家可以关注我微博动态或是作者专栏~

爱你们每一个人,咱们下本见~~

印调传送门:oteweibo/poll/137746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