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白光之后,王师傅的身形出现在小巷子角落,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看了看四周,暗道:“我回来了……那究竟是什么地方啊,平行空间,还是洞天福地”

王师傅摇摇头,把思绪清空,现在不是想那个的时候,看向自己手里袋子的东西,眼神中多了一丝坚定和热切。

青元,有救了。

上面还印着全家字样的塑料袋里,装着几瓶可乐,还有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五张卡片样式的符箓,只是有些古怪的是,每一张上面都有着一串数字,10。

治,查,隐,行,跳。

治:简单治疗。

查:检查四周。

隐:轻松隐身。

行:身轻如燕。

跳:我有点冷。

王师傅提着袋子,快速朝着天空之城的边缘而去,那里就像索道一样,长期有人提供下去的服务的,不过要贵上一点,毕竟下面可以不上来,上来后就必须得下去,就跟山上的东西要贵一点一样。

很快,被冷风吹得一脸铁青的王师傅落到了地上,他谢过了那个修真者,给了钱正想走,却被叫住了。

巧的是,那个修真者就是之前带着王师傅上去的那个,此刻却是叹了口气,道:“看你挺顺眼的,还是跟你说一下吧。”

“你印象发黑,这是即将要出事的征兆啊。”

“”

王师傅一愣,都说这算命的见面就是这么一句,总之不会错,可今天怎么修真者也来这一套万金油了。

“哼,爱信不信。”

那个修真者见到王师傅一副不信的样子,拂袖而去,直接飞走了。

要知道他身为占卜一道的传人,平常别人给钱都要看心情才算的,今天却被一个凡人鄙视了。

至于为什么他会在这里,那是因为占卜一道最讲究人间百态,一般他们的传人都会入世体会红尘,这样才能精进自己的占卜之术。

“哦,是吗”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王师傅心中一凛,突然想起了这样一句话,那是他在萝卜杂货铺等待的时候所看的一本名叫三体的书里的话。

有时候,做人不能太自打。

自打王师傅被那只猫,或者说大师兄蓝胖子给收服了以后,黄修齐对自己的态度就很友善,告诉了自己了很多东西。

比如自家是一家黑店,可以强买强卖,不过自己是自家人不会这么做的。

比如自家的东西特别便宜,加量不加价,人家用一张,我们可以扔十张。

比如他也不是老板,真正的老板是他的师傅,一位名叫罗小南的大能者。

也是在那里,黄修齐说既然自己是自己人了,自然不能只给自己五张卡片太寒酸了,就又回去炼符去了,说是让自己等着,很快就好。

自己坐在那里无聊的时候,蓝胖子却是拖着一本书,走了过来,正是那本三体。

王师傅拿起那本书的时候,正想说自己看不懂,上面的文字跟修真界的文字很像,但还是完全不一样的。

下一刻王师傅脑袋一晕,脑海之中已经多了一种叫做简体中文的语言,也是暗道,不愧是大能者,真是神奇的杂货铺。

也是在等待的时候,王师傅简单把书翻了一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句话了……因为它就印在封面上。

不能傲慢,傲慢是通向死亡的最快途径,算一算,也应该有人来找自己麻烦了。

王师傅不傻,既然青果和青元都这样了,那肯定是有人在对付他们,而修真者的神通之广大,只要不是跑的远远的找都找不到,总是能够寻着一丝线索而来的。

自己不能抱有侥幸之心。

王师傅心中一凛,他之前是太弱了,哪怕是想也没有用,所以也就无视这个问题了。

现在看来,已经一周过去了,而青元又受了重伤,肯定无力掩饰自己的踪迹,不然也不会突然砸到自己铺子上了。

正如同那位修真者所言,自己印堂发黑,很危险。

那么……

王师傅默默的掏出了一张符箓,在给自己之前,黄修齐已经解释过了每张的用途,他掏出来几张符,接连的拍在自己身上。

隐,行,跳。

如果是修真者的话,自然能够一念而动,王师傅只是一个凡人,只能用这种略显笨拙的手段。

王师傅依旧很佩服了,要知道符箓一道无论再简单,也是和凡人无缘的,他们最多用一些算不上符箓的低级符物,像是能够生火的,能够制造食物的,能够照亮的,而萝卜杂货铺的就不一样,凡人也能用。

一闪一闪的,符箓生效了。

王师傅身上的感觉很奇妙,行的作用让他身子变轻了,仿佛凭空减掉了五十斤肥肉,肌肉却依旧维持一般,身轻如燕,而跳则是让他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的,灌了一堆肌肉,感觉结实无比,随时能够放出巨大的力量。

隐则是顾名思义的隐身,王师傅不仅是不会被看见了,甚至所发出的一些声音,呼吸,心跳也都没了,还带有一丝微弱的对神识隐蔽的效果……虽然很微弱就是了。

王师傅找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看着面前的一道五米高的围墙,一个用力,刷的如同火箭一样,直接飞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

轰!

王师傅正面着地摔在了一个院子里面,惊起灰尘无数,还好屋子里面没人,王师傅擦了把脸,有点脸红的站起身来,咳咳,不太熟练。

又试了几次,王师傅终于熟练的掌握了这门技术,一跳十米高不费劲。

王师傅微微一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猛地睁开眼睛,下一秒,他的身形又重新出现,身体也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这不是符箓失效了,而是符箓暂停了,这就是纯粹属于萝卜杂货铺的独创了,其他的符箓基本上都只能一次性使用了,没有办法存着继续用。

黄修齐也是靠着符宝小五行符的生生不息的特性,才能够做到的。

王师傅这才收好了符箓,只是提着一袋子的可乐,慢悠悠的朝着自己租的小院走去,一路上都没有人,似乎那个修真者所说的只是一个误报一般,四周一片风平浪静。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王师傅此刻却是觉得危机四伏,他自己都奇怪,自己之前出来的时候毫无察觉,现在却是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中都隐藏着一丝杀气。

有埋伏。

直到关上门,王师傅才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没有先动手,自己赌赢了,只要让自己进来了,那么就能够实施计划了。

不过,先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有人。

王师傅拿出检查符,点开,符箓投出一道光幕,上面是附近五十米的地形图,一看,自己周围隐藏着足足有八个人。

真的有埋伏!

……

“那个老头回来了,队长,我们动手吧。”

“好的,听我口令,一分钟后一起冲进去,然后等到大人来交给大人。”

“为什么要等一分钟”

“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