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成脸色,又一次变了。

“终于要出手了么?”李庸才看了眼天国圣主,他挥手,布下一层迷雾,这是瞒天机的手段。

当然,凭借李庸才一人,还不够,玄天也同样出手,隐瞒天机,这一次,苍天,不会降下天罚。

“玄天前辈,你曾约法三章,哪怕今日破除天罚,日后,同样会为今日行为,付出代价,但我不同。”圣主笑道,“我与这天,从未有过任何契约,甚至,这天,还欠我些什么,我若出手,哪怕这天,也不能拦我!”

圣主伸起手臂,身后,圣洁光芒亮起,在这一刻,圣主身后,有八把神兵虚影浮现。

玄天不解的神色,在看到这八把神兵虚影出现之后,顿时露出了然。

“护世教主,司正,出来!”天国圣主大喝一声。

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浮现在耀成身旁,此人看上去四十多岁,男性,他模样普通,只穿了一身普通的休闲服,属于丢在人群里,再也不会让人看第二眼的类型,可当他出现之后,耀成眼中,露出恭敬神色,对其行礼。

司正,护世教,教主!

“我还在游历,想不到,一个普通的审判,竟然炸出这么多大人物,真是让我司正,倍感荣幸啊。”司正出声,他的声音很温和,让人听着,就心中舒畅。

“是么。”天国圣主笑笑,“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你却只是让一个垃圾出来露面,这就是你的倍感荣幸么?”

司正耸了耸肩,“所以呢?真要打么?我们都很清楚,我们无法全力出手,在这样的情况下,打是打不出个结果来的,而要拼手底下的势力,你们确定,能跟我拼么?”

“不能么?”天国圣主反问。

司正笑了笑,“怎么说呢,玄天前辈,孤家寡人,我的确不能拿他怎么样,但你呢?为一个人,与我护世教为敌,你这神圣天国,是想要灭么?”

当司正声落,司正身后,密密麻麻的身影,从虚空当中,浮现出来,这足有上百人,这些人的实力,全都与玉虚道人他们相同,这一刻,滔天的威压出现,那些控灵之下的人,没有一个还能站住的。

司正再看天国圣主,“你神圣天国,确定,要为一个人,与我护世教为敌?”

“咦?”圣主发出意外之声,“司正,难道说,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么?”

圣主一步踏出,天空裂痕,包裹司正。

“好,很好,其实我也很久,没跟人玩过了。”司正晃了晃脖子,“今日,也正好活动活动筋骨,这样,也不错。”

司正张开双臂,这一刻,总共六对羽翼,在司正身后张开,十二羽翼!这在某种神话传闻当中,象征着,极致的力量!

当十二羽翼出现的瞬间,司正头顶上方,出现金色光圈,这周围的天空裂痕,全部被抹平。

“呵呵,你比耀成强点。”天国圣主看了眼耀成,“但也只是,强点而已。”

圣主身后,一把长刀虚影斩出。

“好胆!”司正大喝一声,呵声炸响,有音波席卷向那长刀虚影。

“噗!”

耀成右臂,当场抛飞,鲜血喷洒!

耀成的右臂,被斩了!

有司正在前,也仍旧是,斩耀成右臂。

而从头到尾,天国圣主,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爸,他是你对手么?”切茜娅看着天国圣主,问道。

天国圣主微微摇头,“他不够资格。”

切茜娅又问:“那玄天前辈呢?”

天国圣主想了一下,随后给出回答:“没打过,不知道,但应该,不是我对手吧。”

天国圣主这声音落下后,切茜娅沉默了。

天国圣主看向司正,傲然道:“护世教,神族附属,神族走狗,当年窃取天运,封神一行,导致苍生薄弱,今日,又听神族之灵,想斩萧阳,想取神珠?今日,我倒要看看,谁能动萧阳,一根毫毛!”

天国圣主,连续踏出几步,在他身后,一座白色宫殿虚影浮现,这是天宫,有神女在其中飘荡翱翔,有神龙在宫殿神柱之上盘旋,有麒麟瑞兽奔跑,这是仙气缭绕,一片祥和的天宫,可在那天宫之中,却有黑色锁链,若隐若现,仿佛这天宫之中,镇压什么可怕之物。

司正在这一刻,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之物,他盯着天国圣主身后的天宫异象,口中喃喃:“不可能!不可能!你这是……你这是……你应该是个死人!你不可能还活着!不可能啊!”

“可不可能,你说了不算。”天国圣主看了一眼萧阳,随后出声,“小萧阳,听好了,你体内神珠,乃神族至宝,并非是神族孕育出来,那神珠的来历,连神族都不清楚,神珠内蕴含无上业力,会激发你内心的黑暗一面,而陆衍前辈留下的仙莲,能够镇压业力,控灵,不是终章,只是开始,在控灵之上,分为,神海,筑桥,彼岸,拨云,见天五个境界,如今的你,只是站在神海之上,当你在神海内,筑造神桥,跨越彼岸,拨云见天之后,凭借你体内的神珠,你说不定,可以,找回,你的母亲。”

站在地上的萧阳,身体猛然一震,找回母亲!

这四个字,如同魔音一般,在萧阳的脑海当中环绕。

天国圣主说完后,便不再看萧阳,而是看向司正,“想杀萧阳,你配么?神族配么?神族的神主,又配么?”

司正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液,他身体不禁颤抖,他发出声音:“你……你到底是谁?”

“你应该猜出来了,只是不敢去想,对么?”天国圣主,再次踏空。

这一步,天国圣主脸上,白色面具,出现裂痕。

这一步,天国圣主身上衣物,猎猎作响。

这一步,白色面具,全部碎裂开来,随风飘散,露出面孔。

“我,张为天!张狂的张!为所欲为的为,天意的天!”

“轰!”

天空之上,一道银河划过。

圣主身后,神宫当中,锁链飞舞,一道漆黑身影,压垮神宫,那一双猩红瞳孔,是来自远古的魔神,才能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