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萧收回踩在双头男胸口的腿,双手抱在胸前,向后退了一步,直视着章鱼男的眼睛,“别管我来自哪里,今天这事,你说怎么办吧!?”

“你不懂规矩!”

章鱼男吐出一口烟雾,“每个俱乐部在一天之内只能参与一场赛事,这是订下的规矩,你霸占了午夜整整六场赛事名额,这便是坏了规矩!”

“呵呵……”林萧哑然失笑,“我请问,这规矩是谁定的?”

“哼!”

“怎么跟我们大老板说话呢?”

“不知好歹的东西!”

“就该给他一个教训!”

四周叫嚷的声音接连而起,纷纷对林萧进行怒斥。

章鱼男抬了抬手,声音瞬间消失了。

“我定的!”

林萧笑了,“赛事的连续,可不是我故意为之,而是观众太热情自行搞起了投票,你与我为难,好像说不过去吧?”

“话虽如此,但也是因为你的队伍……所以我给你两条路!”

章鱼男说话口气很柔和,但意思却很嚣张,“第一,马上退出赛事,永远退出486交易点。

第二,我让人把你扔到黑星谷,自生自灭,你选吧!”

旁边躲藏的鬼灵吓了一跳,失声道,“黑,黑星谷?”

“黑星谷?”

林萧看了鬼灵一眼,“什么地方?”

鬼灵表情十分害怕,“传说那里是流放各种犯人的地方,非常可怕,比地狱还要可怕!”

林萧撇撇嘴,“真有意思,你们自己的俱乐部不行,赚不了钱,就眼红其它人?

真是可笑至极!对于这样的霸道规矩我不想遵守,所以……我选第三条路!”

“嗯?”

章鱼男两条触须一般的眉毛紧紧贴在一起,怒哼道,“没有第三条路!”

“我说有,就有!”

林萧冷笑道,“以后赛事举办要重新立规矩,有能者上,谁的项目火爆就排谁的,你所谓的狗屁规矩,从现在开始可以废止了!”

“狂妄!”

“这小子,简直不知死活!”

数十位俱乐部之主,再也无法忍受林萧的疯人疯语,气势凌厉地站了出来。

“真以为我们在跟你商量吗?”

“今天不能让他离开!”

“这是命令!”

“必须按照规矩办事,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林萧的话显然惹了众怒,触碰到他们切身的利益。

就连涵养功夫很高深的章鱼男也有些难堪了。

他在486交易点混了上百年,附近几座运动场的赛事都由他们来掌控。

从未想过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乱了他的规矩。

对于坏了规矩的人就要严惩以立威。

“不见棺材不掉泪!”

章鱼男扔掉香烟,“来人,让他明白明白我的规矩!砰!会议室两侧的大门同时被人撞开。

两道庞然大物怒吼着扑了出来。

“吼!”

“嗷!”

这是两只看起来像猩猩一样的生物,只不过全身暗红,两颗獠牙翻出嘴外,通红眼神仿佛要择人而噬般恐怖。

它们一出现,就盯上了林萧。

所有人都退出去老远,留下偌大的空间给他们。

“吼!”

两只高达三米的怪兽,在大厅里显得格外拥挤,而且形态动作异常暴燥。

但很明显,它们并非毫无智慧的凶兽,而是接受章鱼男指挥的宠物。

即便是两只宠物,也表现出了异常强大的实力。

林萧粗略估计,它们举手投足所展现的力量,至少也有至尊二段的水平。

“这章鱼男果然有些门道……”能够拥有两只生化兽,章鱼男的确有着订立规矩的底气。

鬼灵拉扯林萧手臂,眼中闪过恐惧,“快,快跑,是生化兽!”

“没事,安心看着!”

林萧冲鬼灵露出一丝淡然的笑容。

“你,你不会要跟它们对抗吧?

它们可是生化兽啊,比同级别武者还要强大的存在……”鬼灵急着直劝,“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

鬼灵拉都拉不住,林萧已经走上前去了。

两只至尊二段的生化兽,足以在此地横行,众多俱乐部之主都认为,林萧这个外来的小子,必然会被撕碎,成为破烂的血肉。

“吼!”

两只异种猩猩,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林萧不断示威警告。

然而林萧一直在往前走,走的不疾不徐,“就凭这两只杂种,也拿出来丢人现眼?

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让你死心!”

嗖!林萧电闪而动。

众人只觉得有一道黑影在眼前闪过,紧接着刀芒暴起。

呛!林萧随手抓来的长刀轻轻一扫,刀芒破空而去,好像一道半圆扫荡两只异族猩猩。

噗嗤!两只猩猩还未出手,就被一刀扫下脑袋。

血淋淋的脑袋滚落在章鱼男脚下,让他神情大变。

“这……”“好强!”

一刀斩杀两只至尊二段的生化兽,这实力至少也是至尊三段的武者,甚至是至尊三段的武者。

他们手下并非没有至尊三段的高手,只是今天没有跟随而来。

林萧的实力,震慑了所有人。

“没想到一个不入阶的星球,竟然有至尊高手,还是三段!?”

章鱼男瞳孔轻轻一缩,但还是很镇定,“小看你了!”

当啷!林萧将刀扔在章鱼男脚边,轻描淡写地说道,“不服的话,可以继续,我能杀到你服!”

“哼!”

章鱼男两颗大眼珠子转来转去,冷哼道,“你这是想彻底与我们作对了是吧?”

“少废话!”

林萧也怒了,“你们想以多欺少,小爷我一定奉陪,到时我不会手下留情!但如果按我的规矩来,今天大家还可以和和气气的结束。”

林萧环视一圈,霸道的气势,让所有与之对视之人纷纷躲闪目光。

两只生化兽都被斩了,他们的那些护卫更不堪一提。

这时候没人再敢轻易动手,不由的全部看向章鱼男。

章鱼男同样很为难,敌人的棘手程度,超出他的想象。

现在高手不在身边,万一真的起了严重冲突,说不好自己就要折损在此地。

“你叫什么名字?”

章鱼男缓和了口气,“刚才或许是一场误会,有事完全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谈!”

“哦?”

林萧眉毛一挑,似笑非笑地问道,“准备让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