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脑子是么?

大概是这几个字彻底的触怒了冷蒹葭,她也不想刻意去讨好楚寒年,脸色蓦地阴沉下来,“我故意讨好你,也只是因为工作,没想到你这么不给面子,突然之间就觉得,我今天真是够蠢的,居然还送上门被你骂没脑子。”

“你不是没脑子,还能是什么?”

楚寒年冷冷盯着冷蒹葭,“你总是听不懂我的话,当然了,也许你是故意听不懂的,你现在给我出去。”

“不需要你赶,我自己能走。”

冷蒹葭负气离开,临走之前,却是没忘记把那半瓶酒拿走。

楚寒年简直被气笑了,没忍住抓住冷蒹葭的手腕,“你这样就生气了?”

“你放开我。”冷蒹葭讽刺的道,”你已经下逐客令,我当然会走,不需要被你赶,我也是有自尊的。“

”还记得么,从前你那么喜欢我的时候,貌似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自尊,也是,追到手之后,也就不会珍惜了,就觉得随便分开了也挺好的,然后就直接提出离婚了,不知道这些年你在国外,大概是过的挺舒心的,没想到你为了避开我,就连家里都不去了,非要留在国外,这里就这么有意思么?“

楚寒年半眯起眼眸,“你是不是觉得,反正已经离婚,你就可以随便在外面乱来?”

“楚少,说话可是要有证据的,我什么时候乱来了?”

冷蒹葭没好气的讽刺道,“再说我就算乱来也不关你的事。”

“还是要留在国外发展是么?”楚寒年这话让冷蒹葭愣了良久,只觉得莫名其妙。

“这是我的事,都说了和你没什么关系。”冷蒹葭满脸纠结,“你快下手,你弄疼我了。”

楚寒年闻言这才发觉,眼前女人的手腕彻底的深红一片。

“抱歉,你走吧。”楚寒年语气冷淡,“今晚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其实你不应该来的。”

“早知道你不搭理我,我也不会来的。”冷蒹葭简直气炸了,转身就立即跑开。

……

“什么时候回国,我觉得你的工作,也应该结束了,总是拖着也不是办法。”修七七蹙眉道,“而且我也知道,其实你手头的案子,等之后去办也行。”

“你知道的,我对工作从来都是很固执的,现在手头有点问题,可能还要几天。”楚寒年语气不容置喙,“等我回去。”

“我知道你工作忙,但我现在没有安全感,你也知道,我们都要结婚了,而且很多人都知道,如果你被耽误了,暂时回不来,我承受不住压力。”修七七满脸幽怨的道,“你应该,不会骗我吧?我已经等了你这么久,不想再发生任何意外。”

“不会有意外。”楚寒年语气笃定,“我的妻子除了你,还能是谁?”

修七七闻言这才放下心来,“那我就等你回来,我会一直等你的。”

“他那边怎么说?”张慧芬很是意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打的电话,他居然都不接,还从来没见过,他能这么忙的,不过好在,你倒是能联系上他。”

“估计是被什么耽搁了吧,是手头的案子有点问题,是和冷氏合作的案子,不过都是分公司,所以在业务上依旧有来往,以后应该就会减少来往了,毕竟,不方便的。”修七七嬉笑着道,“他既然说了,一定会回来,我就乖乖的等着就是。”

“放心吧,他只是因为工作,这才耽误的,但是我知道,他心里一定把结婚这件事看得很重。”张慧芬一个劲的安慰。

“我知道的,不过我只是担心,因为蒹葭也在国外,他们好像是同一个案子,也许,是遇上了吧。”修七七倏然想到这里,不禁蹙眉道。

“怎么是她?”张慧芬不禁冷哼道,“我现在简直怀疑,她就是故意的,不过你放心,我儿子的眼光很高的,绝对不会看上冷家的女人。”

“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只是之前她说了,楚寒年故意为难她,其实,如果他松口的话,也许他就能提前回国。”修七七此刻无比纠结,楚寒年对冷蒹葭的态度,正好证明了他的冷漠,然而越是拖着,楚寒年回国的时间也就无法确定下来。

“冷经理,今天楚氏那边派人过来了,说是谈合作的事情。”

接到这样的通知,冷蒹葭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先是愣在原地,良久,这才回过神来,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助理,“是楚氏亲自派人来的?”

“是啊,人就在楼下呢,不过楚少倒是没来,不过他那样的身份,是不会亲自来的。”

“这个人我暂时不见,没心情。”冷蒹葭甚至怀疑楚寒年就是故意拿她打趣,并不是真心求合作。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这个人我不见,别让人进来打扰我,既然楚氏不愿意合作,我会找别的公司。”因此冷蒹葭正在寻找补救的办法。

楚寒年这边得到的消息是,冷蒹葭不愿意合作,原本就应该定下来的合约,却是迟迟不合作,这是他没想到的。

“你在跟我闹什么?”

楚寒年捏紧了手机,嗤笑道,“冷蒹葭,你这是搞什么。”

“不是应该我来问你么,我之前那么诚意的合作,可是昨晚你那是什么态度,你该不会以为,我只能和你合作不可吧?”

冷蒹葭冷哼道,“你想多了,谁还没个脾气。”

“我这次,是真的想跟你好好谈的。”

楚寒年好笑的道,“而且我是亲自派了人过去,不过你好像并不感兴趣。”

“人都是有骨气的,你该不会觉得,我是任由你摆布的吧?”

冷蒹葭冷傲的道,“楚少,你不够了解我,我这个人,从来只给一次机会,如果你不想合作那就算了,但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只给一个人,一次机会,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是么?”

楚寒年隐约从冷蒹葭的语气中听出了一层失望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