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亲哥哥,从来都只在乎钱权,什么时候在乎过她这个妹妹呢。

别说妹妹了,就连女儿也可以利用的人,还有什么亲情可言。

“钱锦森需要我的帮助,不过他想错了两点,”云疏影端着酒杯,修长的手指在灯光下白皙优雅,笑容更是温润舒缓,“第一,就算我帮他,他也斗不过秋亦寒,第二,你和他不是一类人。”

钱可心笑了,“不不不,其实他还错了一点,那就是你,你可不是会被我的美色勾引到头脑发昏的男人。”

她笑起来的时候,美貌更是夺目,云疏影看了一眼,垂眸淡笑,“我不会被美貌勾引,不过你确实很特别。”

“特别傻吗?”钱可心笑了笑,“其实我知道你和秋亦寒是好朋友,明天报纸一发,秋亦寒会不会认为你和我哥狼狈为奸?”#_#67356

“这个问题……”云疏影单手撑在薄唇下,笑出了优雅风度,“你是担心我,还是担心秋亦寒呢?”

“当然是担心你了,”钱可心哼了一声,“秋亦寒那种人,随便他吧!”

“怨念颇深啊。”云疏影轻笑,“你不用担心我,也不用考虑秋亦寒,我们二十多年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他了解我,我更了解他。”

“那就好。”钱可心松了口气,“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你们因为我破坏交情了。”

云疏影没说话,只是笑得很优雅。

钱可心低头切割盘子里牛排,顺便说了句,“我们的关系我不会承认,也不会否认,要是什么时候你有了喜欢的人,记得告诉我,我会和所有媒体说清楚,我们是绯闻,绯闻,不是真的,放心吧。”

“喜欢的人……”云疏影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我没有喜欢的人。”

钱可心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外,“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你下结论太早了吧。”

“不早,”云疏影缓缓笑着说,“我已经三十多了,不是冲动的少年,喜欢这个词对我来说很……幼稚,到了我这个程度已经不需要爱情,将来或许会结婚,那也一定是为了某些利益的联姻,但绝对不会有什么牵挂的女人。”

钱可心皱了皱眉,放下刀叉看云疏影,“我觉得你的想法不对,爱情这种东西,不是你说不要就可以不要的,就我来说吧,这个圈子乱成这样,我都还抱着我将来要找个喜欢的男人,然后退圈,安安稳稳过小日子的想法呢,何况是你?”

“我和你不一样,”云疏影含笑着,“你还年轻,追求爱情是理所应当的,我已经不合适了。”

“你很老吗?三十才多一点点!又不是七老八十了!再说了,”钱可心盯着他的脸看,“你看你,长得这么年轻,又好看……不,是……非常好看……”

钱可心没说谎,云疏影长的确实很好,也很年轻。

与秋亦寒那种逆生长不同,云疏影的年轻是让人看不出年纪的年轻。

他二十多的时候这样,三十多了也还是这样,周身那股淡淡的,犹如清茶的气质,让他看起来优雅成熟又稳重。

钱可心身处圈子,多少俊年美女看过,就连秋亦寒的长相都没有让她感觉怎么出彩,但云疏影真的很有魅力——“喂,”钱可心笑了一下,玩笑的说,“要不我们假戏真做吧?”#6.7356

她的话来的很突兀,不过云疏影却依旧淡笑着,“因为我好看?”

“我是颜控,好看是一回事,关键是你很有魅力啊,成熟又优雅的魅力,我给你加个满分。”钱可心笑着说。

云疏影笑了笑,没继续这个话题。

钱可心也没纠结这句玩笑般的话,换了个话题继续聊,她发现,不管自己和云疏影聊什么,居然都能聊到一起去,云疏影脾气好,举止优雅,博学涉猎,简直完美。

下船的时候海面起风,钱可心一袭露肩小礼服顿时觉得冷,云疏影自然而然地解开了外套裹在她身上。

钱可心抬眸,轻轻一笑,“谢谢。”

云疏影微微低头,同样弯唇,“不必。”

这一幕,两人距离很近,眉目相对,背景是华美的游轮,被后面的人抓拍了个正好。

云疏影送了钱可心回去后开车回了别墅,打开门,沐千樱还在餐桌前轰隆轰隆地摆弄着什么,看见云疏影回来,立刻笑起来,抱着一杯颜色诡异的饮料跑过来。

“喝喝!”

云疏影看着那杯……最下次是绿色,中间是黄色,上面是红色,最最上面是透明色的饮料,“这是什么?”

“果果,好喝!”沐千樱递给他。

云疏影看了一眼饭桌那边,瞧见了榨汁机,明白这是沐千樱给他弄的果汁。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让颜色分层,不过云疏影还是很给面子地接过来,“沐沐做的吗,真漂亮。”

“嗯!喝喝,好喝,最好……嗯?”

本来云疏影把果汁拿走,沐千樱就熟练地抱上去,忽然嗅到了云疏影身上一丝味道,蹙起了小眉梢。

甜。

腻。

那个味道,又甜又腻,根本不是云疏影平时周身的茶香。

云疏影觉得既然是果汁榨出来的,再怎么也不会难喝,喝了一口后,果断皱眉。

这味道……又酸又涩,甜度很低,是放了没成熟的果子吗?

还没等他问,沐千樱就放开他,还往后退了一步,目光有些怔楞,“不好……”

“你也知道你的果汁不好喝啊,小笨蛋,下次榨汁要记得放一点蜂蜜。”云疏影以为她说的是果汁,喝了一口后不打算继续了。

沐千樱抿了抿嫩嫩的唇,重复了一遍,“不好……”

把果汁放在茶几上,云疏影看着表情不对的沐千樱,低头问,“怎么了?”

沐千樱抬头看云疏影,眼睛黑漆漆的,“味道,你的,不好!”

“抱歉,今天喝了点酒,我上楼洗澡换衣服好不好?”云疏影笑了一下。

“嗯。”沐千樱拉着他往楼上跑,“换衣服,现在换!”

“好好好,现在换,别跑,小笨蛋,你摔倒了我可不管啊。”云疏影笑着被拉上楼,还得小心这个平衡感不强的小东西。

摔倒了肯定要哭的。^_^67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