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锦女谋 >   第一章 身死

大周武帝十三年秋九月初七

武帝病重,举国哀痛,齐王周元启监国,权倾朝野,独领风骚。

在皇权争夺的波诡云谲中,齐王周元启胜,楚王周元储惨败,被流放蛮荒之地,其亲信全部被拔除。

九月十四日,武帝驾崩,齐王周元启顺利登基,尊其养母芸贵妃为太后,册封其正妃上官氏为皇后,侧妃娇氏为贵妃,赐其协理后宫之权。

要说这百姓却并不对这位皇后所看好,反而是对贵妃无比爱戴。

要说这皇后和侧妃乃是系出同门,原相府嫡长女上官锦乃当今皇后,却名声极差,是个嚣张跋扈的性格不说,出阁之前便失了清白,原是齐王见其可怜,进了王府,成了齐王妃,这便是天大的恩赐了,可其却并不珍惜,为了阻拦齐王纳侧妃闹得齐王府是鸡飞狗跳。

再说说,齐王唯一的侧妃娇氏,本名上官娇,只因犯了齐王妃上官锦的名讳,而称其为娇氏。

这位侧妃在出阁前便名声极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大周国有名的才女,是皇帝亲封的郡主,嫁给齐王时,虽是才子佳人,实为一桩美谈。但也不免让人有些唏嘘,谁让上官锦占着齐王妃的位置呢,到底娇氏不算是正宫。名不正则言不顺。

侧妃娇氏入了齐王府,不到二年便给齐王添了个小世子,而上官锦则是个不会下蛋的鸡,占着王妃的位置不放手,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本就占了个大不孝的名头,还是那样一个嚣张跋扈的性子自然是不能够被百姓所喜爱。

齐王登基后,尊其为皇后,引得了百姓对当今的这位天子一致好评,可同时,百姓对这位皇后更加的不满,只要是皇后一出皇宫,便是会遭到百姓的恶语相向。

齐王登基的第三年,皇后被废。缘由是皇后不守妇道,与侍卫私通,打入冷宫。

这便是他日里,史书野史所记录一切有关这位废后上官氏的一切记载,可成王败寇,事实到底如何,最后也不得人知。

皇宫内冷宫处,一披头散发的女子坐在墙角处,冷眼的看着眼前破败不堪的一切以及眼前这个身着华美宫装,梳着端庄发髻,面上化着精致妆容却满面幸灾乐祸样子的女子,觉得这一切都太讽刺了。

“哟,姐姐,如今怎地落的如此狼狈,看的本宫真是如此心疼。”女子柔柔的话音落入了上官锦的耳朵里,虽是柔声,言语里却满是尖酸刻薄,上官锦冷笑着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百般讨好自己的庶妹上官娇,轻声开口道

“呵,如此还不是拜妹妹所赐,见着妹妹如今飞黄腾达的样子,还真真是让姐姐我觉得好笑呢,看着你如今的样子,倒总是让我想起你当初是如何在我身边像一条狗似的模样呢!”

纵使是她在落魄不堪,生在骨子里的骄傲也绝不允许她向暗害自己十余载的仇人低头。

“啪!啪!”两个巴掌重重的落在了上官锦的脸颊上,如今她手脚尽被打断,已然是没有任何的力气去反击,只剩下了一双充满着怨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刚才打了自己的宫人。

“放肆,一介庶人,岂敢言辞怨怼贵妃娘娘奴婢就替贵妃娘娘好好教训你这庶人!”被盯的发慌的宫人定了定心,开口说道。

虎落平阳被犬欺,上官锦知自己最后难逃一死,懒得与这宫人再次对峙,只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在一旁讽刺的看着她的上官娇。

“怎地今日来,可是皇上要让你来送我一成”上官锦有着与生俱来的骄傲,所以即便是如今落得如此下场,眼里的那份倔强却依然存在。

而这份倔强却只想让上官娇狠狠地折碎,她笑了笑,抚了抚鬂间的钗饰,开口说道。

“瞧姐姐说的,皇上仁慈,不忍让姐姐免受这深宫寂寞的苦,特地让妹妹我啊来看看姐姐呢”上官娇眼里的那一抹狠辣没有让上官锦错过,她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并且是不得好死,所以早就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切来的这么快的时候,上官锦的内心还是不受控制的难受,那是她深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啊,这近十年的朝夕相伴,到底是错付了。

看着上官锦出神的样子,上官娇的心理一阵痛快,可也不能抵得了她当年为上官锦当牛做马的丁点苦楚。

“对了姐姐,本宫可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呢,你的父亲上官云因为结党营私,已经皇上下令满门抄斩了呢,听说皇上下令不允许收尸,如今风吹日晒看着真是让人心疼呢。”

上官锦一阵心惊,爹爹怎会结党营私,定是为了她的事奔走前朝。爹爹就算从前在不喜周元启,却也在后来尽心尽力的辅佐,可恨周元启这么狠的心,竟杀了她全家,她恨啊恨啊。

可怜爹爹一生为了她,最后却落得了个如此下场!

“上官娇,我求你看在爹爹养育你一场的份上,替爹爹收个尸吧,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上官锦知道当初因为爹爹赶走夏姨娘一事,上官娇心存怨恨。可她现在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她的身上。

“我的好姐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呢,皇上为了保全我,早就让我和弟弟认祖归宗了,上官云可不是我的亲爹爹呢,我娘在嫁给他之前就已经身怀骨肉,这一点上官云也是知道的呢。可怜那个老头遵守着当时的约定,让我娘生了我下来呢,你放心,念在那个老顽固让我娘生下我的份上,日后我定会将其埋于乱葬岗,现在皇上在气头上,姐姐你说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上官娇一向是个小人,怎会对上官云善罢甘休,没求着皇上鞭尸,还是怕影响了自己贤良的名儿,又怎会给上官云一个最后的体面。

而上官锦怎么也没想到上官娇竟不是自己爹爹的女儿,可到底来说是照顾她长大,虽没有像对她一样宠爱,可也是吃穿用度一应都是好的,却没想到如此狠心,如豺狼一般。

“上官娇!如今你已经什么都得到了,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们一家呢!”上官锦心死如灰,看着眼前的人红着眼大声吼道。

“上官锦,我就是要告诉你,曾经我在你那里受到的屈辱我都要加倍还回来,你是出生高贵又怎样,最后不是如此下场,而我,本宫才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叫你一声姐姐是抬举你,如今,我就是要你求生不能求死无门!”上官娇精致的妆容,姣好的脸庞变得冷漠扭曲,她低着眼看她,她上官娇才是那个天之骄子,万众瞩目的人!

而她上官锦出生高贵又如何,她照样踩在脚下,让她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