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锦女谋 >   第五章 怀疑

一张红木制的圆桌上摆着几样看着精致的小菜,装在汤罐里的鸡汤飘着热气,上官锦看着刚传上来的这一桌子菜肚子不由得叫出了声。

她小厨房做的东西向来精致,厨子是母亲从母家带出来的,这厨子虽不比宫里的,但听说早年间是走遍大江南北的,手上的功夫更是了得。

但为人耿直,不愿进宫当差,便留在了富贵人家当厨子,机缘巧合之下便留在了将军府,因着府里的嫡小姐也就是她母亲喜好这厨子制得饭菜,便跟着来到了相府。

后又被派来照顾她的饮食,她随了母亲用饭的习惯,所以这厨子也是甚得她心,上一世因着不愿进宫随她去,便称病回了老家。

此后的许多年里,纵是宫中御赐的厨子再好,她也甚是怀念当时的味道。派了人去寻,才知这厨子回老家开了酒楼,因着自家儿子不善经营而惹上了官司,最后死在了大牢里,她当时听着只觉得惋惜。

而如今,再次看到想念多年的味道摆在了眼前,便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筷子。

她首先尝的便是这道翡翠小炒,她口味清淡,这道菜素日里便是她的心头所爱,用了芹菜,藕片,虾仁炒成的一盘子菜,不仅色泽上让人看着清亮,吃起来也甚是爽口,实则是解腻爽口之凉菜。

接下来的几道菜也同样是清淡开胃的,尤其是那道凉拌笋丝,可真真是让人胃口大开。她拿着筷子狼吞虎咽着,似是饿了多久的人似的。

菱儿看着,不由得笑着说道:“小姐,您慢点,这一桌子菜都是您的,没人跟你抢啊。”嘴上说着,菱儿手中也忙活着,盛了碗鸡汤放到了上官锦的手边。

“菱儿,你莫要笑话我,小厨房的手艺实在是好,你也坐下来常常,好吃的紧呢。”上官锦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憨憨的一笑,招呼着菱儿坐下来一起吃。

“奴婢不敢。”菱儿可是万万不敢的,自古主人家吃饭,她们做奴婢的就只有站着伺候的份儿,哪里能坐下同主人家的一起用饭,这可是大大的不可。

上官锦知道菱儿规矩多,也懒得再多说,直接拉过将人摁在了凳子上,语气强硬的说道:“菱儿,我知你们规矩多,可那些规矩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如今这屋子里就你我二人,我让你坐着,你便坐着陪我吃,我又不会同旁人讲,再者,如今母亲不在了,这桌上只有我一个人实在吃的也不香,你便坐着陪我,让我也好舒坦舒坦。”

她自小同菱儿长大,上一世她虽不喜欢她总是唠唠叨叨的,但到底也是有着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的。又更何况菱儿一心为她。

此时,她早已把菱儿当作了自家姐妹,更不想再与她独处时那般生分,她想这辈子若是有她一口吃的便就有她一口的,她定要待她如亲姐妹。

“可奴婢毕竟是奴婢,怎地配与小姐一同用饭”菱儿虽被上官锦的一番话说的有所动摇,可骨子里的规矩还是不敢让她如此僭越。

“无碍菱儿,人本无贵贱之分,若是投生个好的,谁能愿意为奴为婢呢以后私下里你莫要与我这般讲规矩,我只当你是姐姐。”上官锦坐回了自己的凳子上,拉着菱儿的手认真的说道。

“小姐只有小姐如此的对奴婢们,小姐对奴婢的恩情,奴婢今世不够还得来世也要还清。”菱儿不禁掉了眼泪,她们做奴婢的,一日成了奴婢,这一生就注定不能为自己而活了,当主子的怎会把他们当人看,更有甚者非打即骂。

他们也是人,若不是因着家境贫寒想讨一口饭吃,是万万不肯为奴为婢的。好在她命好,跟在了夫人和小姐身边,可她交好的那些姐妹可就不是这般好命了,有的那一身身的伤,看的真叫她心疼,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现如今,听到自家小姐这么说,她心中的感动不是一两句言语就可说明的了。

“好了,不哭了,来,快尝尝。”上官锦看着心疼,抚了抚菱儿的背,又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到了菱儿的碟中。

“谢小姐赏,可奴婢万万不敢越了这规矩,若是让有心人发现了,治小姐一个御下不严的罪名,那奴婢可是万死难得其咎了。”菱儿跪了下去,她虽得了小姐大恩,可也不敢敢坏了规矩,如今盯着他们院子里的人可不在少数,万一有别家的眼线探听到了消息,如今老爷和大少爷还未回来,又有谁能给自家小姐做主呢。

“菱儿,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好了,我不逼你了。”上官锦也是实在无奈了,眼瞧着到这份上了,她也不好在说什么了。

“谢小姐,奴婢伺候您用饭。”菱儿起了身,站在了一旁。

“好。”上官锦嘴上应了一声,心里却也寻思了起来。

菱儿如此小心,恐怕是有人趁着爹爹不在家中母亲又病逝起了幺蛾子,想要夺权了。这个人恐怕就是她那个夏氏姨娘夏琴了。

母亲自不是个小气的人,父亲也不只夏姨娘一个,且已经过去了这么年,母亲怎还揪着陈年旧事不放,虽然母亲这些年身子不太好,可也不会骤然之间离世,上一世她的心思都在了周元启的身上,并没有好好地严查此事。如今想来,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她记得感染风寒之前,夏琴和上官娇可没少往她房里跑,明里暗里的可没少说爹爹的坏话。她当时伤心,也不顾得真假全然听了去,又有些贪凉,整个人便直接病倒了。

听菱儿说,她昏着的时候,夏姨娘母女可没少来近前侍奉,做足了样子,可菱儿瞧不上他们母女那做作的样子,便将人打发了回去,自己和,从前夫人身边的麽麽亲自照顾着。

这不她刚醒,她们母女便已多次来拜见,这么迫不及待的来做样子,想必是对主持中馈一事十分上心了。

她记得府上还有个王姨娘,她有个女儿叫上官灵的,前世也是心气大得很,跟上官娇明里暗里的没少勾结,可到底是上官娇隐藏的好,没叫旁人知道了自己身份的事。可怜这个上官灵自作孽不可活!最后怕是逃不过牵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