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锦女谋 >   第九章 重逢

上官玉朗骑着马最先赶到了府门口,飞快的从马背上下来,向上官锦跑去,看着自家妹妹憔悴的样子,顿时心里一张心疼。

“锦儿,我回来了,你受委屈了。”

上官锦看着近在眼前的大哥,眼里的泪更加止不住的流出来,哽咽的喊了一声“大哥。”

“好妹妹,不哭了,我和爹爹都回来了,不哭了,不哭了。”说完,上官玉朗的眼眶也红红的,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从前他在战场上只怕是被刺了一刀射了一箭都不曾眨眼的,可如今看着妹妹难过的样子,母亲又不在了,心里一阵难受鼻尖更是一酸。

“锦儿,我的锦儿爹爹回来迟了。”上官云从轿子上下来,差点跌了一跤。

“爹爹您终于回来了。”上官锦红着眼眶,看着上官云差点摔倒,忙走过去扶了一把。

“锦儿,你受委屈了。”

“如今爹爹和大哥回来了,就不委屈了。”前世她还在病中,没来的及迎接爹爹和大哥,如今凑到跟前一看,爹爹的鬂间竟生出了许多白发,身体也不似从前那般硬朗了。

她记得从前爹爹虽是文官,但却是文武双全的,身体更是不用说的,如今都坐上轿子回来了,还咳了几声,恐怕是伤心过度,人也是垮了。

“恭迎相爷公子回府!”众人跪在了一边,迎着上官云回府。

“都起来吧,锦儿朗哥你们俩陪我去你们母亲墓前看看,剩下的人回府吧。”上官云挥了挥手,他想在和自己的妻子说说话,他从没想过,这一去,他竟与挚爱阴阳相隔。

“是。”

众人皆知,相爷与夫人之间的感情极好,向来恩爱。如今只叫了公子和小姐去了怕是想单独说说话,他们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耍机灵。

“走吧。”

上官锦和上官云上了马车,上官玉朗上了马,后面跟着一应小厮和丫鬟,手里拿这些祭奠所用的物件。一行人想着墓地走了去。

上官锦的母亲葬在了京郊外一处极美的地方,从前她的母亲最是喜欢花,所以便葬在了满是鲜花的半山腰处,有山有水,也是个极佳的风水宝地。

一行人很快便到了京郊的墓地,上官锦搀着上官云,可以感受到她爹爹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也变得苍白许多。

走到她母亲碑前,更是差点晕了过去,好在哥哥及时扶住了。

“晚景!”上官云甩开了二人的搀扶,念着上官锦母亲的闺名,扑跪在了墓碑前痛哭起来,此时,再也没有了那个在朝堂上运筹帷幄的丞相,有的只是一个失了妻子的男人。

上官锦二人听着父亲哭的厉害,早先憋着的那些也全部释放了出来,齐齐的跪在了墓前哭了起来。

“你怎地,怎地就走在了我的前头了你让为夫该如何度过这下半生啊!”上官云自从得知了夫人去世的消息后,整个人的精神都垮了下来,若不是前方战事到了最后阶段,怕是早就赶了回来。

如今见到心爱的人已买入黄土,心中滋味实在难以言表。他若是早些将那些秘密告诉夫人便好了,总也不至于让夫人这般的离去,怕是夫人临了对他也只有失望了吧。

从前他求娶夫人时,便答应了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恨他不能约束自己,娶了两房姨娘又有了孩子,才让夫人这么多年都有些郁郁寡欢,去边疆之前又因着不能说的秘密惹恼了夫人,他也一时赌气吵了嘴,没承想却成了今天这模样。

“爹爹,请您不要太伤心了,母亲已然离世,您可要保重身体啊,我和锦儿可就您一个亲人了。”上官玉朗哭了一阵便振作了起来,他固然伤心,可他是这府里的长子,爹爹最近身子本就不好,在这么伤心下去,恐怕是要生病的。

“是啊,大哥说的对。爹爹您莫要太过伤心了。”上官锦看着爹爹一往情深的样子,心里不禁叹息,到底是什么样的苦衷才能让父亲将这个秘密怎地也不肯说了给母亲听,导致了现在有了这么大的遗憾。

“锦儿,你母亲临了之前可有说些什么”上官云摸着碑上的字,哽咽着问道。

“母亲临走之前握着我的手同我说,要我和大哥好好的,让我们要照顾好您,她不能在陪着您了。”上官锦说着说着刚有些缓和的眼泪又止不住了,她至死也不敢忘了,母亲临了时的模样。

“晚景,你就这般抛下我和孩子们了,你怎么舍得”上官云听完上官锦的话更加伤心,人也哭的恍恍惚惚的。

“爹,母亲若是看到您这般伤心的样子,怕是要更加难过不安生了。”上官玉朗这边安慰着妹妹,那边在劝着爹爹,纵然是再伤心难过,可日子也总要过下去。如今都哭出来了就都好了,也不敢太过伤心。

“你们不知道,你们母亲是最怕黑的,如今躺在这又冷又黑的下面得多难过啊。”上官云喃喃自语着。

“爹爹”上官玉朗见状不再劝了,将头扭在了一边落了泪。

一阵痛哭过后,三人的情绪皆平缓了下来,上官锦二人将自家爹爹扶起回了马车上,上官云几乎哭到晕厥,上官玉朗忙催着赶马车的小厮手上的动作快一点。

三人回到相府时,已到了中午,一大家子人得了消息早就传了膳就等着相爷回来。上官云本是没什么胃口的,还是兄妹俩好一顿劝说才去了饭厅。

“都坐下吧。”上官云进了前厅吩咐着大家都坐下,自己落座在了主位上,上官锦兄妹俩坐在一左一右的位置上。

“是。”众人应了话便坐下了。

“都起筷吧。”上官云有些疲惫,眼前再精致美味的菜肴对他来说也没什么胃口。

上官锦也是猜到了爹爹这般,一回府便让彩玉去了小厨房,彩**脚也快这便拎着食盒进了饭厅。

“爹爹,孩儿知道您可能没什么胃口,特叫小厨房做了几道可口的,您尝尝。”上官锦将食盒中的菜拿上了桌子摆在了上官云的跟前。

“锦儿有心了,我记得你小厨房里的那个厨子从前是跟着你母亲来的吧。”上官云看着女儿这么懂事,心里欣慰不少。

“爹爹好记性,正是呢!”

“那我可要好好尝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