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锦女谋 >   第十三章 处罚

夏琴想把自己装成一个柔弱好心办错事的人,她的算盘打的倒是好。

不过她敢这么想到是也有她的道理,她表面上只是从旁帮衬着主母,可内里她与唐管家暗通连理,早就将这相府里把控的死死的,就是这些下人,表面上是听从主母的,可实际里早就阴奉阳违。

想来她上官锦上辈子被夏琴母女玩的团团转也是有原因的,饶是她爹爹,也对夏琴颇具感情,虽后来将她们赶了出去,但恐怕也是夏琴算计好了得。

这一世,她可不想什么都如了她夏琴的意,以后的日子还长,她的日子可是要精彩了呢。

想到这,上官锦笑了笑,瞥了一眼现下跪在地上的唐管家,不知道他现在的心里怎么骂她呢。

也正如上官锦的猜想,唐管家的心里已经好好地问候了她一遍,他本想着自己独揽下罪责的,可如今听这嫡女的话头,恐怕要是难办了。

“一切都是奴才犯的错,还请相爷责罚。”许是唐管家太过慌张,没有细想自己说出来的这一番话。

本就是个说不清的时候,唐管家这么着急的认罪,反倒是让不明所以的人感觉到了不对劲,倒是让人起了疑。

上官云自然也是感觉到了,他刚有些缓和的脸色顿时又阴沉了下来,要知道,从古至今最忌讳的便是内院和外院勾结,又更何况这唐管家是自己的心腹。

自己的心腹和自己的小妾勾结在一起这可是要将他的相府给翻天了啊,怪不得锦儿生病这么重要的消息他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收到,看来这府里他也该是好好管管了。

“唐管家你跟了我也许多年,也知道我最忌讳和最烦感的是什么,我还没说要定你什么罪,你便这么急着认罪,我做官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哪个奴才一个劲要认罪的,你可是要在替谁开脱吗”

说完,上官云的眼神扫过了夏琴,看的夏琴是一阵心惊。

她进上官府也十几年了,虽然没能生出上官云的孩子,但过的也算是舒坦,这几年更是得到了相爷的些许青睐,府里的大小事务她也掌控着,日子过的更是舒坦。她本想是趁着李晚景那个贱人死了立立威,可没想到却成了今天这幅局面。

她昨天是让小厨房熬了鸡汤,本想着自己对主母之位已经是十拿九稳了,什么也没那么避讳了,即使是让王琼林看到了,她也没在意什么的,真真是没想到啊,会咬人的狗不叫。

以为从前没少收拾过她,已经让她服气了,可真是没想到她是在等着要咬她一口呢。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这个嫡女竟然现在一反常态,不似从前无脑只知道跋扈的样子,发展到这个局面竟都是她一手造成的,是谁教她让她这么做的

从前的夏琴只当上官锦是个不成事的,即使上官锦贵为嫡女,身受宠爱,她也照样将她当傻子一样玩弄,因为这儿她在院里立了不少好名声,就连在相爷那里都只是认为上官锦被惯坏了,反而是对她疼爱有加。

现下夏琴走到现在这一步,都是在被上官锦牵着鼻子走,她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是上官锦自己布的局,只当是别人教她的。

不管如何吧,夏琴此时只能定了心,看着唐管家暗骂了句蠢货,听完上官云的话里话,她理了理思绪,没敢说话。

跪在一旁的唐管家此时心里一凉,恨不得当时就狠狠抽自己一嘴巴,他怎么会这么蠢犯这样的错误。

可再怎么后悔,话也是收不回来的,他值得定下心来,回到道:“回老爷的话,在二小姐染上风寒时,夏姨娘便让奴才给相爷您递消息,也一直催着奴才,是奴才自己不想让相爷担忧,所以自己做了主,没让这消息递到您那儿,并不是在为谁开脱,这的确都是奴才自己的私心,奴才的罪。”

唐管家知道自己这次恐怕是难捱了,可他还是保全了夏姨娘,他到底是要靠夏姨娘的,若是将她拱了出去自保,那他恐怕是再没天日了。

他与夏琴合模已久,深知夏琴的手段,况且他在外养着的儿子还在她手里人的监管下呢。

夏琴被唐管家这么一说,倒成了个心善无权的好姨娘了,上官锦听完唐管家这一番话,深知这件事儿是无法再将夏琴扯下水了。

不过爹爹已经起了疑,这管家之责恐怕是再落不到她的头上了。也算是她给夏琴的见面礼了,虽然她可能并不知道她上官锦是故意的。毕竟扮猪吃老虎这件事她很乐意做。

“爹爹,看来夏姨娘真的是对我很好呢。往日里姨娘也是来我院里最多的,我昨个儿醒来只听说来了王姨娘,我还在想夏姨娘怎么没来,现下听来,原来姨娘是真的对我好呢。”

上官锦乐呵呵的说完了一番话,表面上听来是在帮夏琴说话,可内里有心得人一听便听出来了,这夏姨娘只是嘴上说说的爱护呢。

众人的心里想着夏姨娘的不是,心里也暗暗地对这个二小姐另眼相看了,从前他们所听到的所看到的,都是这个二小姐的不好,夏姨娘的好。

可听完二小姐说的话,总觉得好像不似从前的那副刁蛮样子了,倒是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也不怪众人心里心里有所改变,只看上官锦表面上只是一副天真的样子,任谁也想不到她是故意的将话说的这么内涵。上官云更是深信不疑的觉得自己女儿善良。

“锦儿果然善良,你夏姨娘也是对你好的紧呢!”上官云在说后面的话时加重了语气,明白人一听就知道那是在说反话。

上官云现在只觉得夏琴做作,一边嘴上说着自己多么多么的爱锦儿,一边又什么都不做。从前的锦儿是刁蛮了些,可再怎么样也是当面的,背后的那一套锦儿是不屑地。

可看夏琴,也许以前是受了委屈,他也多疼爱她一些,多给了她一些,可没想到却让她有了别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