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锦女谋 >   第十七章 家常话

第二日一早,天刚大亮,上官锦便坐了起来,她夜里总是噩梦不断睡不踏实,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没什么睡意了,也是怕菱儿和彩玉担心,才没出什么动静。

一直这么看着天大亮了,外面有了响动,想着菱儿和彩玉都已经起了当差了,便起了身。

菱儿和彩玉也都是细心之人,听着屋里的响动,便在外面问道:“小姐可是已经醒了”

“嗯,你们帮我打些热水进来,我要起身了。”上官锦说罢,便掀开被子下了地。

菱儿和彩玉都是手脚麻利的,不一会儿,便端着热水进来了。“小姐,您今儿个起的倒是早呢,现下时辰还早,不再多睡会吗”

说话的是菱儿,菱儿是跟着上官锦时间最长的,她可知自家小姐最是贪睡,如今又是夏季,更是要昏昏欲睡的,哪里能起这么早的。

“我是怕了热的,早起梳洗还能凉快些,要是再晚些起来梳洗一通折腾,怕是又要出了一身臭汗,我可不想一天都是黏腻的。”上官锦虽是临时编的,但说的倒也是实话,往日里她起得晚,一通折腾下来又出了汗又闷热,烦的紧。

不过从前她懒起不来的,现在能起来了,还是要趁着这个时候能凉快些,她可是最怕热的了。

“小姐果然是最怕热的。”彩玉在一旁搭了腔。

“既然小姐不再多睡,那奴婢们来伺候小姐梳洗吧。”菱儿也并未怀疑,扶起上官锦替她梳洗,折腾了好一阵。

菱儿手巧,给上官锦梳了个娇俏的发髻,发间简单的插着只白玉步摇,配着未施粉黛的小脸,既简单又大方。

配着今日的妆面,上官锦挑了件水蓝色坦领半臂襦裙,一水水的穿在身上,又娇俏又大方。

“小姐,果然是美人胚子呢,这一身好看的紧呢。”不用想,说话的就是彩玉,这丫头惯会说嘴的。

“小姐是好看呢。”这次连菱儿也帮了腔,不怪她们说,上官锦真真是个美人胚子,前世的娇蛮也已然让很多人忘了,上官锦曾是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呼了。

“你们嘴都甜着呢,收拾好了我们去给爹爹请安吧。”上官云有早起的习惯,现下的这个时辰应当是起了。

“是,小姐。”

上官锦的脚步快,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上官云所住的静云轩,此时上官云早已起床,站在廊下,静静地望着院里的兰花发呆。

这个品种的兰花难得,从前是上官锦的母亲从一个养花人的手里得来的,听说那个养花人颇为有名,当时是觉得上官锦的母亲投缘,便赠予了她。

上官锦的母亲生前最宝贝这些花花草草的了,尤其是这盆兰花,现在被挪到了上官云的院里,怕也是在睹物思人罢。

上官云站了许久,上官锦也是,她没有让旁人去打搅爹爹,只是这样一直的陪着爹爹。

直到,上官云有些回过神来,才瞧见站在院子里的上官锦,忙拂去了眼角的泪,一扫刚才的阴郁,慈爱的看着上官锦问道:“锦儿,怎么没多睡会,来的这么早”

上官锦见爹爹缓过神了,上前行了礼,乖巧的回答道:“女儿想爹爹了啊,想着早点来看看爹爹。”

说完了话,上官锦走到了上官云的身边,亲昵的挽着上官云的胳膊。她前世将近三十岁了,这冷不丁的回到了十三岁,有些举止她还不是很适应,可到了爹爹这儿,她总是能变得小女儿一点。

“哎呀,我的锦儿早起可是吃了蜜嘛小嘴这样的甜。”上官云看着身边这个还不到自己肩膀高的女儿,眼里充满了宠溺。

“女儿天天都吃蜜呢,爹爹您在家以后可要好好听着呢。”上官锦笑了,一双明眸都笑弯了,看着可爱又讨喜。

“哈哈哈哈,好,那爹爹以后便天天听着了。”上官云被上官锦这么一哄,本来难受压抑的心情好了许多,此时也是真的笑开了。父女二人又说了好一会的话,上官云被哄得笑声不断,刚才的那些个情绪也算是全散了。

上官玉朗早起去练武场练武,洗了把脸就想着来爹爹的院里请安,刚一踏进院里,就听到了爹爹爽朗的笑声。别人不知,他可知爹爹这进一个月来都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莫说是笑了,平日里不哭就算是情绪好了得,哪还能听到这么爽朗的笑。

他还正想着是谁能逗得父亲如此开心,往前走就看见了妹妹站在廊下跟父亲笑着。目光一下子就变得柔和起来。

“妹妹这是说了什么逗父亲开心的话让父亲这么开心的,哥哥也想听听呢。”

上官锦见自家哥哥来了,行了个礼,笑呵呵的说道:“给大哥哥请安,方才我和爹爹正说些家常话呢,大哥哥既想听,那便给我买东街的糖蒸酥酪吧。”

上官锦一副想听就给我拿些好处的样子,言语间也是孩子般的天真,一派娇憨的样子,倒不似私下里那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好好好,你这丫头倒是会做买卖,待会用过早膳,哥哥便带你去买,可好”上官玉朗边说边走到了上官锦的身边,宠溺的捏了捏上官锦的鼻子。

上官锦的皮肤又白又嫩,就被上官玉朗这么一捏就红了,她揉了揉自己红了的鼻子,有些疑问的问道:“大哥哥,你今个儿不用上朝的吗”

上官玉朗正奇怪这小女娃怎么这样嫩,自己还没用劲就给捏红了,就听到上官锦这么问着,“陛下恩典,特地准许我和爹爹休沐一日,哥哥今个儿可以好好陪你了。”算了下次还是摸摸头吧。

“那太好啦,爹爹可要与我们一同去吗”上官锦高兴的拍了拍手,她爹爹现在心情正阴郁着,想着出门逛逛也许能好些,于是她问向了爹爹。

可上官云似乎是没什么心情,摆了摆手,说道:“不了,爹爹今日有几个同僚要过府一聚,锦儿你和你哥哥去罢,不能乱跑哦,朗哥,你照顾好锦儿。”

上官云刚一回来便有许多人要找他,昨个儿他都回绝了,可今日不能再拒绝了,所以今个儿要在府中招待。

若不是身处高位有些事身不由己,他倒真想做个闲散人,陪着自己的女儿和儿子呢。

“是,父亲。”上官锦兄妹两个回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