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妻至上 >   69

069揭穿

“无事,你不必担心当家的,我们想回去,许是当家的,在我们前头回去也说不准呢,走吧。”红莲是一点儿都不担心,就命马夫与她一道回去,如今这马不全,自然马车也没法坐了。

“这个,红莲姐姐,怕是……”

马夫还想多说几句的,可想到他就算说了又有何用呢,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何不如早点回去,寻寻姑爷说说,兴许有好的办法呢。

事实上红莲真的是说对了,那就是马夫多虑了,等到他们回去的时候,傅华年早就到家了。

“小明子怎么样啊,当家的比我们早到吧,我早就说让你不要担心了,我们走吧。”红莲见傅华年无事,也就放心了。

“大姑娘,你无事便好。”

“嗯,是大秦的人,看来我真的是成红人了,大家都盯着我了,这是为何呢难道我真的是周天子之女,是所谓额天女,天命所归,当真是可笑,就我这个样子,又怎么可能”

可是事实证明,傅华年真的是错了。

她真的是天女,第五大山已经推算出来了,如今他正在朝歌筹办四国会,眼瞅着马上四国会就开始了,这一次可以说比往年还要重要,那就是周天子准备在四国会上传位给天女。

当然这个消息实现并没有走漏出去,无人知晓。傅华年也是并并不知晓此事。

入夜。

姬容一个人摸着老狗坐在那里,他的面前放了一碗花生米,就着小酒,优哉游哉的吃吃喝喝,他近日来心情非常的好,总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可以休息了,觉得甚好。

“老伙计,朕马上就要解脱了,你说朕的命怎么会这么的好呢你说昭和帝会不会气死,他都等了七十年了。”姬容有时候就这么的贱,他知晓四国之间盼他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而他却是一直不死,且越活越年轻了。

“汪汪汪!”老狗配合的叫了几声,这老狗如今正在吃肉,那都是尚好的肉,在一般的情况下都是姬容喝汤,它吃肉,它的地位在某种程度上要高于姬容。

“不过老伙计,你确定你没有看错朕怎么觉得你有点不靠谱呢”姬容的毛病又犯了,老狗不高兴了,直接拿着屁股对着姬容,小模样可傲娇了。

“汪汪汪”又是一阵交换。

一只金爪白鸽飞了进来,第五大山来信了,要姬容速速赶回朝歌,姬容不打算回复他,他现在压根就不想赶回朝歌,觉得这里的小日子过的忒悠闲了,他最是喜欢这样的小日子。根本就不想去管那些烦心的事情。

“老狗,朕就再多待几天,好生观察一下,你说高书生是不是也知晓,就他那个样子,还想娶朕的女儿,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姬容是一点都瞧不上高书生。

而今高书生如今正在生气呢。这不任务失败了,他的人没有抢到傅华年,倒是还被傅华年给揍了一顿,这让高书生十分的恼火,更是震怒。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一个女人你们都抢不来,我要你们何用滚,都给我滚出去!”

“左相,请息怒,你,你总是要听他们解释解释,这其中怕是有误会吧。”谋士走了上来,安抚高书生。高书生随即便冷笑道:“能有什么误会,他们去可这么多的人,竟然还带伤回来了。那傅华年只不过是个闺阁女子,一个闺阁女子能将他们伤成这样简直就可笑”

原本刺客们是想说话的,他们这一次确实是有点儿轻敌了,原先觉得这只不过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一个闺阁中的女子,他们在出手的时候,就有点懈怠了,可是当傅华年一出手的时候,他们才知晓遇到了狠角色了,也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和傅华年根本就不是一个段位的人,傅华年的武艺远远在他们之上。

“好,好,你们说,我让你们说,怎么人就抢不到,为何抢不到”

高书生强压着自个儿的怒气,开始问道。

“左相,傅华年她不仅仅会武艺,且武艺超群,我等不是她的对手。”刺客觉得不应该去隐瞒了,直接告知高书生。

“什么你们竟是被她伤成这样的啊,这,这不可能,她怎么会有如此的本事,她只不过是个闺阁女子而已。”

高书生甚至到现在还有点儿不愿意相信。

“左相事实如此,我等不敢瞒着左相。”

高书生陷入了沉思之中。

“左相,魏国使者来书,请你过目。”

“魏国”

高书生原本还想继续处理这个事情的,可是这不魏国使者来信了,他还是要先处理公务,至于傅华年早晚都是他的,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苏若月也接到了魏国使者的书信,书信上面言说姬容已经来到了大夏,注意寻找姬容,还附了一张姬容很抽象的画像。

“娘娘,这是……”

锦书还是在一旁伺候着。

“周天子来大夏了,佛爷让我们快点找到他的下落,只是大夏这么大,我又不曾见过周天子,又怎么能找到他呢佛爷越发的会强人所难了。我只是不得宠的世子妃而已,焉能只手遮天呢。”

苏若月越来越反感佛爷了,可如今的她是敢怒不敢言。

“娘娘,你切莫如此说话,这慢慢找,总是会有线索的。周天子活了那么大的岁数,肯定看起来很老,以后多出去走走,说不定碰上了也说不准呢”

锦书最是会劝说。原本苏若月心里还带着气的,此番听了之后,心里倒是舒坦了不少。

“也是啊,反正佛爷也没有让我一定要找到,尽人事听天命吧。周天子当真是人瑞啊,活了那么大啊,昭和帝都要被他熬死了。”苏若月也免不了感叹了一句。

“是啊,周天子果然是天子啊,不然也不会活的这么的久啊。”

锦书也忍不住的感叹道。就算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是很清楚昭和帝的狼子野心,她都瞧出来了,姬容如何会不知晓呢。简单一点来说,昭和帝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奈何,如今昭和帝怕是没有机会了,毕竟比起周天子,他的身体最是不好。

“嗯,也不知周天子为何能活那么久,以往周王室也不曾出现这样的人。而今他还来了大夏,那人当真是个神人。”

就连苏若月也不得不佩服起来姬容,姬容如今也有将近九十岁高龄,竟然还敢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来到敌营,也算是个人物。

“锦书,囡囡可好”

“啊……”

锦书刚刚反应过来,刚才明明不是在谈姬容的,怎么突然就转到囡囡身上了。话说这些天锦书一直都在寻,那个人是彻底的找不到了。

“她,她,挺好的。”

苏若月听了之后,对着锦书便是诡秘的一笑。

“锦书她当真挺好的吗你知晓我这个人最不喜别人骗我,你最好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苏若月说话的声音很是轻柔,可这话停在锦书的耳中那就很不是滋味了。

“那是当然,囡囡这些日子我也时常去瞧,长得挺好的……”

“不是吧,锦书这些日子你根本就没怎么出去过,怎么会去看囡囡的,你是不是在骗我”苏若月略带怒气的问道。虽说有些事情她不愿意承认,可种种事迹表明,囡囡那边事情的确是出了问题。

“娘娘,你说什么,奴婢,奴婢,怎么会骗你呢,你,你,你是多心了,真的多心了。要不今日奴婢便带你去见见囡囡,你瞧可好”锦书深吸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一定要稳住。

“好啊,那我们现在就去。”

苏若月这一次和以往又是不同,以往的话,她大多都是不会出去,也不会如此的较真。而这一次她却开始较真,她这一较真不要紧,可锦书那边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娘娘,现在就去啊”

“怎么不行吗奴婢,奴婢,现在就去安排……”锦书也是无法,如今她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她期待苏若月可以改变主意,毕竟苏若月如今也算是一个忙人。

“那是自然,囡囡是我女儿,我早就想去看看她了,这些日子,一直都没有去看她,我心里也是怪想她的。到底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锦书你是不懂,你到底是没有生养过,不知这各种滋味……”苏若月说着说着就捂住了胸口:“你瞧,我对小世孙就没有感情,那不是我的孩子,他是死是活与我无关。若不是当时我需要一个男孩巩固我的地位,我也不会将囡囡与他掉包了,如今我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

苏若月现在确实是后悔了,她在想当时如何不双生子呢,那样囡囡就可以留下来了。

“你说什么,你在欺骗本世子,苏若月,你骗的本世子好苦啊。”

“世子爷,你,你,你怎么来了”

苏若月吓得脸色都白了,整个人就瘫软在地,她根本就没有料到赵湛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而且他还听到了她与锦书的对话,她心里自然是带着气的。

“我怎么了苏若月,你骗的本世子太苦了,本世子就道,为何你对小世孙那边无情呢,合该那原来根本就不是你的孩子,你自然不上心了。快点说,我女儿现在在何处,快点……”

赵湛真的是怒了,他努力控制这自个儿的情绪,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他的女儿。赵湛本就喜欢孩子,无论男女。

“啊,世子爷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你,你听我解释……”苏若月现在急的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了。

她在想为何没有人来报,她都嘱咐了丫鬟们,可为何无一人来通报,这下子可惨了,让赵湛听了不该听的事情。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快点说,她在哪里”

赵湛现在理都不想理苏若月,她这个世子妃也是做到头了,竟然敢这样欺骗他。

“世子爷,我……”

苏若月就看向锦书,如今她也不知囡囡人在何处,只好去询问锦书,那边锦书已经把吓的腿软了。如果说,方才领着苏若月出去的话,还保留一丝庆幸的话,那么这一次她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世子爷,娘娘,奴婢,奴婢该死,奴婢不知小世孙如今人在何处,奴婢跟丢了她,奴婢,奴婢……”锦书直接就跪在了地上,浑身都颤抖起来。她是真的怕了,这件事情不能再隐瞒下去。

“什么,你说什么,囡囡不见了,你跟丢了,这,这……”这下子轮到苏若月不镇定了,就算她再怎么不是,她对自个女儿的心那是真的了,此时听到锦书跟丢了人,苏若月当场就变脸了。

“娘娘,娘娘对不起,我,我,那家夫妇,怕是害怕我们找到她,当夜就搬走了,奴婢,奴婢也是没有料到他们会连夜就搬走了,当时奴婢,奴婢也是没有经验,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都是奴婢的错,都是……”锦书知晓她现在说什么都是错的了,不管什么,她这一次都是在劫难逃了,还不如现在和盘托出。

“你说,那户人家到底叫什么名字,可想的起来了”

赵湛还是很冷静的,比起方才的愤怒,他这会儿已经镇定起来。

而苏若月却在这个时候嚎啕大哭了,哭的赵湛心都烦了。

“那户人家,姓孙,男人叫孙连海,至于其他,奴婢,奴婢也不知晓了……”锦书说话的时候还带着颤音,她现在才知道她对那户人家知之甚少,而且她还不确定那人的真名就叫孙连海。

“你这是,这是什么都不知晓,我……”

赵湛也是生气,他转身而去。

“世子爷,我……”

苏若月如今也是怕了,忙伸出去拉赵湛的衣袖,如今她已经暴露了,她知晓赵湛断然不会留她的,这可如何是好。

“我要是你,早就自求下堂了。我愿与你和离,切莫到时候我让我动手休你。”赵湛说着一甩衣袖就离开了。而苏若月则是瘫软在地上,她也是怕了。

“怎么会这样,明明都好好的,怎么突然会这样”

苏若月脸色惨白,不知道如何是好。

“世子爷,你,你,我……”

她原本还想说点什么,可是在这个时候竟然无力辩驳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一旁的锦书见她这个样子,就要上前去扶她,苏若月抬头就看到了锦书。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我才会落得如此下场,你真的是我的好心腹啊,我的左右手啊,锦书,你害的我好惨啊……”

锦书听到苏若月如此说话,当即就吓得后退了几步,其实这件事情,怎么能将责任全部都推到锦书身上呢,问题的源头还是在苏若月的身上,她实在是太贪心了,是她自个儿想到的掉包计。锦书只是执行者而已,如今苏若月这般说话,在加上之前对锦书做的种种,锦书心是彻底的寒了。

“娘娘,话不能这么说吧,奴婢确实是有错,可奴婢也不想了,这事情确然是怪奴婢,可娘娘你难道一点错都没有吗”这是这些年锦书这一次如此质问苏若月,这不问还好,一问苏若月就直接炸了。

“你说什么”

苏若月基本上就是跳了起来,一巴掌就扫在锦书的脸上。

“你一个小小婢女,竟然还敢狡辩,若不是因为你,世子爷又怎会厌弃我,都是因为你,我看你是活的太腻了,你信不信现在我就将你打杀了。”苏若月本就是一个心狠之人,更何况锦书还知晓她那么多的秘密。这人是断然留不得。

“娘娘,你敢吗你若杀了我,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旁人就不知晓了吧,你当真是太天真了吧。”

若是换做是以前的锦书她是断然不敢说这个事情的,可今日不同往日,她也感觉到了如今苏若月对她动了杀念。是人都想活着,锦书也是一样。她站了起来,这一次与苏若月平视。

“你,你这是在威胁我,你就是一个婢子,你竟然敢威胁我”

“不是威胁,娘娘奴婢只是说事实而已,你说若是你戕害苏若瑾的事情传出去了,你怕连我这样的婢子都无法做了吧。”锦书冷然一笑,看向苏若月。

“你……”

“娘娘,若是我是你,此番早就去寻佛爷去了,如今能救你的只有佛爷,若是佛爷可以成为天子,哪里还有是什么秦王世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