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威尔克斯特低声下气求饶的样子,季良影有些犹豫,这个如此高傲的男人,如今正为了家族与格洛莉亚的联系向他求饶,他又看了看周遭,人们因为神铠的破碎陷入了惶恐,仅仅是因为这是格洛莉亚赐予这座城市的礼物。

看着这座城市的人们对格洛莉亚的盲目崇拜,季良影感到不适,仿佛一阵巨大的烟幕从四面八方涌来,逼迫着他的良心,他决定拒绝这份束缚,把真相说出来。

“这是一场荣耀的决斗,其中一方却使用了下三滥的障眼法,我以永恒之火审判官的名义,宣告胜利者是科克家的威尔科特斯!”

季良影难以置信地望着明炎彬,后者给了他一个意义明确又稍显沉重的眼神。

“先忍一忍。”他的眼神传达了这样的信息。

听到明炎彬宣判的结果,围观者们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他们高声赞扬威尔科特斯保护神铠的行为,并庆祝他的胜利,季良影实在不想继续待在这怪异的氛围中,假装被卫兵控制住,跟着明炎彬离开了现场,威尔科特斯被抬去医院,铠甲的碎片则被明炎彬身边的教士们装箱带走,宣称是要解除上面的魔法。

索菲娅跟着季良影一起离开,她说自己一直在附近的屋顶上观看决斗,处于对女士的礼貌,明炎彬让卫兵们没有绑住她。

到了裁判所后,明炎彬带着两人走进了审问间,刚进门季良影就割开了绳子,松了松筋骨,

“我们会怎么样?”索菲娅看着满屋子的刑具,声音有些发颤。

“放松点,不会怎么样。”

季良影安慰了她一句,他看到的不是刑具,而是满屋的阴影,这里没有阳光直射,是虚影之王全功率发挥的绝佳场所,他在椅子上坐下时,束缚手脚的机关弹出,还没碰到他的皮肤,就悉数碎裂。

“别紧张,刚刚宣判威尔科特斯胜利是不得已为之,”明炎彬把自己的椅子让给了索菲娅,自己站到了桌边,“格洛莉亚是他们心中最完美的女神,女神的一切自然都是完美的,如果是平常确实没问题,这些平民百姓根本拿不到能击碎一套动力装甲的武器。”

“如果我当时揭开真相呢?”季良影问。

“为了维护格洛莉亚,这群人什么都做得出来。”明炎彬耸了耸肩,“如果我刚刚宣布晚了,他们说不准会觉得我袖手旁观,连我一起撕了,别看他们表面上尊敬我,永恒之火在这儿什么都不是。”

索菲娅:“那谢谢你啦。”

明炎彬点了点头,接着向季良影问道:“这位是?”

“收留我的大善人,也是被威尔科特斯袭击的受害人。”季良影说着也看向索菲娅,“把真相告诉这位审判官吧,我见到他时就想起来,我们是老朋友了,当初在……”

“在火翼学院,我们就认识了。”明炎彬插话道,同时用眼神示意季良影先说话,“毕业后我进入了永恒之火,他外出旅行,到现在,应该有三年没见了。”

“火翼学院!那可是西之国最出名的高等学校,”索菲娅惊叫道,“那是四大名校之一,难怪你能够击碎神铠,火翼出来的高手数不胜数。”

“就算你这么夸我,我记不得多清楚,”季良影摊了摊手,配合明炎彬演了下去。

之后,索菲娅将昨晚在沃尔特斯学院遗址遭遇威尔科特斯的经过说了出来,明炎彬听完后向她许诺,威尔科特斯不再会是个麻烦,至于他说的那些收藏品,也会派人查清,随后便让她在门外等候。

将索菲娅支出去后,两位外来者相对而坐,明炎彬率先松了口气。

“你刚刚的行为真是太危险了,如果你直接认输,这点问题我完全能帮你解决。”他说。

“你不能要求我先预知未来再做决定。”季良影反驳道。

“你以前最讨厌的就是和人起争执。”

“现在我也讨厌,但索菲娅帮了我,我可以不为自己,但不能不为她。”

明炎彬点了点头,明白了季良影的意思,他接着说:“想刚刚那种事情还是少做吧,最后别想土著透露关于现实的事情,虽说有一定防护机制,但百密有一梳,我们认真扮演在这个世界的角色就好。”

“行吧,我以后就扮演火翼学院毕业的失忆高材生。”

“哈?你继承的身份呢?”

“这说来就话长了,”季良影叹了口气,“我继承的是一个叫做艾尔里欧的人,他生活在千年前,死于千年前沃尔特斯学院的大礼堂火灾。”

“大礼堂火灾!而且你继承的人名字和你不同?”

明炎彬刷的一下站了起来,下了季良影一跳,他左右来回走了几圈,忽然像明白了什么,眼前一亮。

“名字不重要,重要的,你记忆里有没有格洛莉亚?”他问。

“有啊,还是青梅竹马呢。”

听到这话,明炎彬冲过来握住了季良影的双手,眼神里闪着星星。

“你就是永恒之火的希望啊!”他激动地说,“如果我们这次环幕体验有个故事,那么你就是开启故事的钥匙,我这次环幕结束一定给你打五星好评。”

明炎彬的情绪突然变化这么大,让季良影有些猝不及防,前者也意识到了自己太过激动,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把心情平复下去。

“关于永恒之火和贤者的关系,你清楚吗?”

冷静下来后,明炎彬开始向季良影提问。

“听说是近似于敌对关系?但看这些崇拜格洛莉亚的市民对你的态度,也没有多恨你们的样子。”

季良影如实答道。

“那是因为这里的基础水电设施,都是在永恒之火带领下建起来的。”

看到季良影脸上的惊讶,明炎彬继续说了下去。

“贤者们认为科技会带来灾难,她们认为民众不需要太高的科技,如今这种程度刚刚正好,便于生活,不仅仅是科技,文化的发展也被她们限制着,在许多永恒之火无法深入的国度,那里的人民温顺的像羔羊,统治者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她们自封贤者,却是一群故步自封的愚者,她们限制生产力的发展,不允许平民百姓轻易获得社会地位的上升渠道,让人们的生活停留在封建社会,最可怕的是,她们将这称之为‘稳定’。

但人类是永远向前迈步的种族,故步自封只会迎来灭亡,永恒之火内部研究格洛莉亚的身世时,发现了她很有可能是千年前沃尔特斯大礼堂惨案的凶手,只要这件事被证实,她的女神形象会立刻崩塌。

我们拟定了一个计划,一个追踪她并抓捕她的计划,但缺乏一个拥有强大实力和对她了解够深的人……幸运的是,那个人今天出现在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