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内空气沉闷,灯光昏暗,民众不安的情绪顺着气流传播开来,相比刚进隧道,嘈杂声已经小了很多,但仍有止不住哀嚎的孩童、不停抱怨的男人和低声抽泣的女人。

索菲娅或许是被周遭的氛围感染,揪住了季良影的衣袖,季良影和洛克互相交换着情报,两人已经确定了他们要找的是同一个人。

南国大公的私生女,洛克的妹妹,在人造真理能力者实验中活下来的少女艾莉丝洛米娅。

戴茵四处乱窜,平日看着心智不高的她,这时候却展现出了可靠的一面,她制服心怀不轨的人,扶起了险些倒地的人,鼓励因为迷茫而失去前进力量的人。

她没有成为领头人的能力,也说不出能一次性鼓舞成千上万人的精彩演说,但她的行动切实的让一些人有了继续前进的动力。

步行了数个小时后,隧道的尽头出现一丝亮光,季良影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在亮光出现后轻松了许多。

又过了半个小时,季良影走出了隧道出口,隧道外已是繁星满天,人民都感觉到自己逃过一劫,纷纷在星辰下相拥而泣。

“哥!”

一声呼唤,一个柔软的躯体飞扑进了季良影怀里,差点把他给撞倒。

“辛苦你啦。”季良影把戴茵扶起来,他知道戴茵在隧道里一直没有休息过。

“不辛苦,不辛苦,”戴茵说着揽住季良影一条手臂,把他从索菲娅那边拽过来,嬉笑道,“索菲娅姐姐,轮到我了。”

索菲娅眼神里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就变回了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

洛克看到这一幕稍稍愣了,接着像是明白了什么,走过来拍了拍季良影,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季良影只得用苦笑回应。

看到两人对眼神,戴茵犹豫了一下,松开了季良影的手臂,牵到洛克眼前。

季良影:“……”

洛克:“……”

戴茵:“你不要吗?很有安全感的。”

洛克连忙摆手,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秀了下自己强壮的手臂肌肉,常年习武,他的肌肉健美又匀称、

“来试试我的臂弯,保准比你哥还有安全感。”他打趣道。

然后戴茵就凑了过去,洛克傻掉了,接着戴茵甚至把脸贴在手臂上蹭了起来。

洛克这下慌了,他用另一只手拼命向季良影打手语:“快、把、你、妹、拿、开!”

季良影耸了耸肩,示意他好自为之。

“大哥哥你真的想找回你的妹妹吗?”忽然,贴在手臂上的戴茵抬起头问了这么一句。

“当然。”洛克有些尴尬的答道。

“但你心中根本没有一个明确的,关于她的形象呀。”

这次洛克的瞳孔猛地紧缩,季良影见势不妙,一把将戴茵拉了回来。

“在大哥哥心里,你妹妹的形象是虚无缥缈的,总觉得大哥哥你与其是想找到她,不如说是像找某种没有实体的东西。”

见洛克的脸色越来越差,季良影连忙捂住了戴茵的嘴。

“抱歉,我妹妹一向口无遮拦。”

“没事,她说的对,”洛克叹了口气,望向了星空,“我自幼就和父亲不合,大哥他是举世闻名的银狼,他不用继承家业,可以有自己的生活,他活的自由且自在,这很不合理对吧?”

季良影:“长子继承制?”

“对。”

“推恩令都发布多少年了,你用长子继承制?你爹弱智?”

季良影这句话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但他很快就想起这个世界不一定有推恩令,再加上现在处于文明复苏时期,立即准备改口。

“对,他就是弱智,虽然我不知道推恩令是什么,但我同意你的看法。”

洛克意外的没有生气,他接着说道:“他弱智就弱智大哥是私生子,我是嫡出,所以我就成了名义上的长子,我想把妹妹她找回,只要她认祖归宗,她就可以代替我当女大公。”

原来你不是为了什么血脉亲情,而是为了逍遥自在,季良影心想。

不过别人的家事,我就别管这么多了。他转念又想。

“难怪我把头枕在你臂弯时,完全感觉到一丝安全感,”戴茵拉开季良影的手接着说,“和搂着哥哥手臂时的感觉完全不同,我能清楚他的脉搏、毛孔收张甚至是心跳都因我儿改变。”

洛克:“额,我觉得那只是单纯的他定力不够,虽然你之前说的也不错。”

看着这处闹剧,索菲娅叹了口气,她走上前拍了拍季良影的肩膀,在对方转过身后指了指不远处的救援船。

“再浪费时间,我们就得步行去最近的城市了。”

季良影看了眼接近爆满的飞行船,又拿出地图粗略估计了自己的大概位置,最后确定了静夜之国的方向。

“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季良影说着抬手打了个响指,“虚影之王-空中载具。”

黑色的阴影从地面上浮,周围人看到这一景象纷纷避开,阴影逐渐成形,幻化成悬浮在离地半米位置的飞行汽车。

戴茵:“诶!”

索菲娅:“……”

洛克绕着车子走了一圈,又摸了摸,兴奋道:“我爹也有一辆差不多的,听说这种旧时代交通工具可耗钱了,刚刚把他藏哪儿了?”

“别管那么多,上车就是。”季良影说着拉开车门,自己做到了驾驶位子上,戴茵想坐副驾驶位,但被季良影挥手指示去后座,副驾驶位让给了洛克。

“洛克,你接着把手伸进这儿,然后释放气。”季良影指了指副驾驶前面的一个圆洞。

“干吗?你不怕把车弄坏?”洛克半信半疑的把手伸了进去,淡蓝色的气顺着手臂流入,接着,汽车仪表盘上的油量表逐渐上升。

洛克:“我感觉自己的气好像在缓慢消失。”

季良影:“内能转机械能,没消失,变成汽车动力了而已。”

洛克:“额,你不会是在把我当电池吧?”

季良影白了他一眼:“不然呢,你难道以为这辆车是靠念动力跑起来的?”

说罢,他不给洛克反应的机会,猛踩油门,一行人在夜色下,朝着静夜之国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