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虚影之王 >   第十七章 厉言

林间的风恰在此时吹过,细小的汗珠顺着季良影的脸颊流下,生吸了一口气又呼出去,调整好心态,重新面对已经全然陌生的羿新雨。

“任何人都有权选择自己想过的人生。”他说,“但你错了。”

“既然我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我又错在哪里?”羿新雨不解道。

“你错在你侮辱了你养父的遗愿,”季良影伸出手指着羿新雨喝道,他的影子自他脚下扩散开来,转瞬间便与四周的树影接边,“你出于信任告诉了我这些,我很感激,但你侮辱了你养父对你的信任。”

“那你想怎么做?惩罚我吗?”羿新雨背后出现了箭筒和改装弩,她一直将这些待在身边,并且用异能将其隐藏,“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求之不得!”

两人之间一触即发,在这距离刀剑相向只差一个火苗的关键点上,季良影收回了手。

“呵呵,怎么可能呢,”他笑了起来,摆了摆手,“我们可是合作伙伴,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那你刚刚?”

“重要的是结果,不是过程,”季良影转过头,看向周遭的红杉树,“没人比你更懂你的养父和这片红杉林,不是吗?”

羿新雨盯着季良影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将弩和箭筒隐藏起来,她确定自己刚刚从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危险,但此时却又消失的无隐无踪。

“没错,只有守林人能理解守林人,也只有守林人能理解红杉林,当下能理解这片红杉林的人,只有我。”

季良影心想,这丫头平时看着傻傻愣愣的,没想到也不正常,想不到了解了一圈,最正常的说不准是黎江雪。

他转念又想,执念深重也不是什么坏事,自己不是心理医生,更不是来普度众生的救世主,哪怕真的需要拯救谁,那人选也只有林晓瑶一个,羿新雨这份扭曲到底会把她引向什么结局,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说回正题吧,你打算怎么做?”羿新雨问,“个人小团体和那两个庞然大物对抗,几乎不可能,我们有多少人?”

“四……四百个!”季良影答道,“我们分部在各行各业,各司其职。为的是让整个选举公平公正,让整个选举不再是精英阶级的权利游戏,而是以人民名义而行的公平、公正。”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那么,具体怎么做?”羿新雨没被忽悠住,直接询问核心问题:该怎么做。

季良影琢磨了一会儿,说道:“明天晚上,走一遭?”

“去哪儿?”

“倒是再告诉你。”季良影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叫苦,这搞秘密团队这事儿他还是第一次干,至少记忆里他第一次干,短短时间根本不足以搜集足够行动的情报,但此时又不得不在羿新雨面前装出一副胸有陈竹的模样。

“好,”羿新雨点了点头,接着望向林弘阔别墅的方向,“接下来去那儿?我想去看看白骑士们善后情况。”

“善后情况?哪儿?”季良影完全不知道羿新雨指什么。

“之前我遇到你的地方,”羿新雨解释道,“白骑士总部派人帮我处理现场,我这段时间都没能回去看一下。”

季良影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那就走呗。”

步行一段时间后,两人来到了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这里地面已经恢复平整,断裂的树桩连根被移走,种上了新的红杉树,一切都好似回到了破坏发生前的样子。

巧的是,除了他们外,还有人在这儿,他穿着一声夹克衫,留着寸头,年龄约莫三十左右,手脚修长,身体站的笔直,双手插在衣兜里,恰似正在镜头前的模特。

察觉到季良影两人,他转身把两人打量了一番问道:“你们是谁?”

季良影:“散步的。”

“这片红杉林的守林人,你是谁?”羿新雨没有给这个陌生人好脸色,她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人不简单。

“守林人?我还以为早就和擦鞋匠一起消失了,”陌生人稍稍惊讶了一下,接着从怀里掏出了手机,问道,“能和我合个影吗?”

“可以是可以,但你到底是谁?”羿新雨犹豫了一下答应下来,但依然追问对方的身份。

“一个刚刚升职的小人物,来看祭拜一下前上司。”他笑了笑说,“听说他最后是自尽而死,真是便宜了他的年轻老婆,刚结婚好像还没一个月,那边刚出轨,这边就死了。”

“额,这位兄弟,容我问个问题,”季良影举起了手,“你怎么知道自己上司的老婆出轨?”

“这个问题问的好,一般我不会去关注别人私事,但这件事实在太巧,”说到这儿,陌生人叹了口气,“哎呀,这巧就巧在,他老婆出轨对象是我。”

“哦,那是真的巧,现在那人死了,他老婆不得缠上你。”

“啧啧啧,兄弟你还是太年轻,出轨这事儿和结婚不一样,”陌生人摇了摇手指,以一副教育的口吻说,“结婚嘛,有离婚有丧偶,当中一辈子不嫁不娶的你肯定也听过不少,但这出轨的是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她就是想赖上我,我也得排队呢。”

季良影听完,双手抱拳:“敢问阁下,尊姓大名?那位上司又是何许人也?”

“鄙人历言,原上司便是人称史蒂芬詹姆斯的张牧思,”历言说完,反问道,“兄弟,敢问贵姓?”

“免贵姓季。”

“今日既然有缘,不如一起吃个饭?”历言提议道。

“应当。”季良影笑了笑说。

这回答让历言眉头一皱:“怎个应当法?”

“历言兄弟最近升职了对吧?”

“对啊。”

“升职是因为原上司死了对吧?”

“对啊。”

“张牧思便是兄弟我解决掉的,”季良影一脸自豪。

“哦?敢问兄弟何处高就?”历言听到这话,当即来了兴致。

季良影笑了笑,摇手一指不远处的林弘阔宅邸:“得林大善人提携,爱女左右护卫一名,兄弟又是何处高就?”

“得董先生提携,旗下三大干部之一。”

“前途无量,前途无量。”

“承让承让。”

双方互相抱拳鞠了一躬,只是这次是右手在上,下个瞬间,平地炸起一声惊雷,季良影迅速后撤,羿新雨跳上树梢消失不见,待到成尘埃落定,只见历言全身闪烁起雷光,宛若天神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