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码头带回的柳钉箱被专业人士破解开来,里面是一支支装着绿色溶液的注射剂,黎江雪告诉季良影,这就是异能强化剂,可以让尚未完全觉醒的强化人升格为异能者。

在红杉市,非政府直属的医疗单位持有这种药剂,属于违法行为,箱子里一共有三十八支,仅仅是这一箱,就足够所有涉事者牢底坐穿。

同时在季良影的随口一问下,连宏阔表示接受这些货物的公司,背后的管理人是一个叫俞绍的年轻企业家,他履历良好,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但他有个一般人不知道的身份,他是前市长秘书俞悦欣的弟弟。

林宏阔赞赏了两人的行动成果,并且将报酬打到了两人卡上,离开时,他问起有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季良影想说符星海的事情,但黎江雪恳求的眼神让他闭上了嘴。

之后连着三天,黎江雪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每天只能偶尔看到她离开房间,连三餐都只能由羿新雨送到门口,在羿新雨和林晓瑶的不断追问下,季良影只能勉强透露关于符星海的事情,事后,面对他自己都没搞明白的事情,两个女孩纷纷表示完全理解。

第四天,他趁着羿新雨外出,把林晓瑶约了出来,正值秋季,气温开始转凉,季良影脑海中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非常清晰,他仍然记得夏季时街道上的女孩们的大胆穿着,但现在一眼望去,有的只是大风衣和针织衫。

“真是稀奇,你居然会主动约女孩出门。”

在街道口等了几分钟,感慨的声音在季良影的背后响起,他转过身,看到了一身灰色流苏针织衫搭配黑色打底裤的林晓瑶,十分般配,他从没见林晓瑶穿过这身,事实上在他的记忆力,林晓瑶穿着一向偏运动风格,这一次看上去是仔细挑选了一番。

“江雪最近心情低落,我想看看能不能买点她喜欢的,”季良影解释道,“表妹情绪低落,我作为表哥,总不能放着不管。”

听到这话,林晓瑶的眼中一丝不悦一闪而过。

“所以,你想让我帮忙挑选礼物?”她问。

“嗯,我又不懂你们女孩喜欢什么?而且送礼是门技术活,你们关系好像还不错。”季良影好不隐瞒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羿新雨刚好出门,我只能拜托你了。”

“是吗?”林晓瑶狐疑地盯着季良影,但她很快就收起疑心,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反正你以前送礼就是实用至上,找我帮忙是正确的选择。”

“我以前也给你送过礼?”

“班上每个人过生日你都送,大部分时候是看季节,比如手套、围巾一类,也有看特长,比如当初班长会画画,你送了她一套便宜的绘画套装。”林晓瑶说完后顿了顿,又补上一句,“不过你过生日的时候,没谁搭理你就是了。”

“最后一句你可以不说,”季良影听到这话,不禁心疼起自己,他问道,“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以至于人缘那么差。”

“不,仅仅是你游离在团体外罢了,”林晓瑶解释道,“班上有很多小团体,你偶尔会暂时性融入他们,但都是暂时性,你没被排斥,只是单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所有人都对你维持着表明上的尊敬和友善,我甚至没听到过关于你的坏话。”

季良影有些搞不懂以前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了,听起来似乎有些内向,心底善良,关心同学,但同时这份善良有没能让自己结交到更多朋友,而且主动去结交朋友,也没能长久。

“这次回去后,正好有个同学聚会,”林晓瑶说,“到时候我带你一起去参加,在海滨城工作的老同学并不少,甚至可以说分布各行各业。”

“你这么说我更感觉自己惨了,失忆后过了那么久,一个老同学都没遇到。”季良影叹气道。

“不一定,也可能是懒得和你打招呼。”林晓瑶又补上一刀。

“我……”季良影觉得眼前这丫头在借着话题损自己,他决定先回归正题。

“去格林百货怎么样?”他说,“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带着我给别的女人买礼物,请不要说得好像一对恋人去怀念恋情的开始一样,”林晓瑶抱怨了一句,接着说道,“我们走吧,去红杉市最大的购物中心‘格林百货’。”

“好好好,最大的购物中心。”季良影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今天叹的气好像比前几天加起来都多,跟林晓瑶相处让他感觉心累。

等到两人乘上出租车,季良影拿出手机联系了余卫和殷杰,此行的意义不仅仅在于给黎江雪买礼物,另一个目的便是借由这次行动了解林晓瑶的过去,两人今天将有一整天的时间,季良影计划着乘着林晓瑶沉溺于逛街的愉快感放松警惕时,套出他的过去。

为了这一目的,季良影用符星海和部分黎江雪的假情报做交换,得到了余卫和殷杰自称百分之百真心,万死不辞的协助。

两人的第一站,是整个红杉市最大的购物中心“格林百货”,这实际上是林晓瑶父亲旗下的资产,好在林晓瑶平日不怎么抛头露面,格林百货大部分员工都不认识她,不必带着口罩出行,即使是当初在格林百货被绑架,所有人也只以为她是个普通的女孩。

一刻钟后,两人在格林百货的南大门下了车,这是两人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季良影偷偷给司机打了小费,让他绕了路,特地选择了这个入口。

“我们先去哪儿?”到了格林百货门口,季良影变得谦卑起来,问起林晓瑶的意见。

林晓瑶看了眼竖立在入口附近的商区分布图,答道:“反正时间有的是,从一楼开始慢慢看吧,江雪她没明确提过自己喜欢什么,我也只能靠直觉和自己的理解。”

“没问题。”季良影点点头,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乖巧模样。

跟着林晓瑶穿过入口时,他用余光瞟了一眼左右,余卫和殷杰分别伪装成服务员躲藏在人群中,朝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接着,他们两人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作战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