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虚影之王 >   第五章 开幕准备

英国乡村绅士飞奔在一只狐狸身后不能出口的在全力追赶不能入口的。

奥斯卡王尔德

季良影清楚地记得:在沃尔特斯学院那间吵吵嚷嚷的炼金科教室里,阳光透过窗户轻轻地触摸着她的秀发,她转过头来,两人的目光相遇了。

在这时,季良影心底里好像不知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爱慕之情油然而生,就这样,初恋开始了。

“嘿醒醒,你没有初恋,没人会爱你的。”

两下清脆的巴掌让季良影嗖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片以星空做穹顶的大厅,在大厅的中央,尤格导演坐在椅子上眺望星河。

他意识到刚刚那段记忆,说不定就是自己这次在环幕的角色记忆。

接着他下意识地用手捂着脑袋,虽然是被惊醒,但意外的没有一点刚睡醒时的疲倦和困意,反而十分清醒。

“你们公司还有人性?不是说明天上午?”他抱怨道。

尤格听到这话,抬起手打了个响指,一串闪着荧光的虚拟字符浮现在半空:10:45:36。

“你这员工还有人性?我力排众议给了你工作,你上班第一天就给我表演睡觉睡到自然醒?”他用同样的格式怼了回去,毫不留情。

“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睡过头,季良影怂了下来,走近尤格,低下了头,“我下次一定会注意,十分抱歉。”

尤格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像不忍心责备下属的好老板一样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希望不再有下次,”他接着打了个响指,与大厅入口相对的另一扇门打开,其中的景象是由蓝色能量形成的漩涡,“开始前,有些事情需要告诉你。”

“第一,刚刚你看到的记忆是以近乎真实体验的方式植入你脑海,你会对这段记忆有最真实的感触,刚刚你只看了其中一小段,剩下的可以慢慢回忆,它既不是重要的线索也不是破局的关键,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由你自己去思考。”

不等季良影回答,尤格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季良影也只好耐心倾听,并时不时的点头。

“第二,这次你任务的搭档……鉴于你们的关系,‘同行者’似乎更恰当一些,你不用在意他们,甚至可以由着他们自生自灭,但在他们迷失自己,做出危害环幕世界的大奸大恶之事时,你要负责杀了他们,死后,他们会在现实世界苏醒。”

“第三,这次环幕的时间会稍微长一点,你大可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但不能太过火,不然我司和多家精神疾病治疗机构签署的合作协议,总有一家适合你。”

“对于一个领航员,后两点最为重要,第一点则是你主治医师的建议,”尤格最后总结道,“同时他让我提醒你记得付这个月的医药费。”

“好的,谢谢你啦,”季良影摸了摸头,接着问道,“我什么时候会有工资?”

“你指现金?”

“当然是现金,实习期一般也会给工资吧。”

季良影当初失忆后住院了很长时间,而这段时间造成的开销医院自然不会给他免去,最后商议的结果是让他分期结算,现在距离全部结清还有八个月。

“唔……”尤格的头套里发出犹豫的声音,随后他说:“底薪600,视你两位搭档环幕旅行结束后的评价会有一定数额的分成。”

“喂,世上没有一个符合最低基础工资的职业底薪这么低好吗?”

“年轻人,你的心态很有问题,你不该执着于公司能给你什么,而要问问自己能为公司做些什么?”

季良影还想说些什么,但他很快就意识到在这儿说再多也是白费口舌,自己的存款还能支撑一段时日,大不了再找份兼职。

“得,我出发了。”他点点头,一副认了命的模样。

听着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尤格的头套下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他抬起右手,一块虚拟屏幕浮现在他面前,上面显示着一个个受他掌控的环幕世界。

随着右手食指的轻轻滑动,环幕世界按照条件被逐渐筛去,最后留下一个编号为“no.3853”的环幕世界,手指点上去后,无数块屏幕环绕着他出现。

“究竟是世界毁灭你,还是你毁灭世界?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外来者。”

格林镇的夜晚是与周遭城镇不同的。

每当入夜,家家户户都要关门闭窗,看好孩童,黑暗里潜藏着平日不敢出现的怪物这是别处的常识,格林城早已在市区普及了晶石路灯,这里的夜晚和白天一样安全……至少在市区如此。

城镇的规模不大,但若是要追溯历史,恐怕连各个王国的首都也没法与之相比,根据城镇中央的古石碑记载,千年前它就已经存在。

那时的格林城是一座超级大城市,首屈一指的高等教育学院“沃尔特斯”就建立在此,时至今日,沃尔特斯的废墟还被保存在市郊,许多推动世界前进的著名学者都出自这所学院,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活动时间已经超过千年,至今仍在暗处保护世界的荣光贤者“格洛莉亚”。

据传:千年前,疯狂的统治者为了征服世界发动了战争,战争打的天昏地暗,最后动用各式各样恐怖的武器,以至于战后世界文明倒退回了部落时代,在战争的最后,穷途末路的疯王献祭了自己的家人诅咒这个世界,许多被诅咒扭曲形体的怪物便出现在世上,险些让战后幸存的人类遭遇灭顶之灾。

驱逐了怪物,协助人类重建世界的便是自称真理代言人的贤者们,她们每一位的事迹,即使在万丈长的白纸上用蚂蚁大小的文字来记录,也难以写尽,格洛莉亚则是当中最亲民的一位,她带领城市重建,让步入歧途的统治者醒悟,奖赏发展良好的国家,即使是街上的孩童,也能讲出她的事迹。

格林城更是为她在城中央竖立了雕像,因为这不仅是她当初学习的地方这是她的故乡。

晚上十点半左右,格林城的夜市已经冷清下来,看不到几个行人,身着带帽披风的少女一手从摊主手里接过冒着腾腾热气的小吃,一手将一枚印着女性头像的银币交到了老板手上。

“不用找了,这么晚还不收摊,辛苦老板了。”少女态度谦顺,语气柔和,言语之中尽是尊敬。

老板看着手里头的银币,面露喜色,近日家中正急需用钱,他才延长了每天的出摊时间,却没想到只在吟游诗人故事里的大善人,今天真让他给遇到了。

“不辛苦,不辛苦,姑娘你心底这么善良,贤者大人一定会保佑你的。”

少女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老板则开始收摊,等收摊结束后他忽然想起少女是朝着市郊的方向走的,直走的话会到沃尔斯特学院遗址,但这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去那儿干嘛?

他快速晃了晃头,觉得自己一定是太高兴,看花了眼。

“出手这么阔绰,一定是哪个大户人家偷跑出来的大小姐吧,”他喃喃自语道,“最近桥洞下面的吟游诗人正讲大小姐爱上穷小子的故事,不晓得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有没有这种福气……”

此时他眼里的大善人已经走到了沃尔特斯学院的大礼堂遗址,离开市区后,只有纯白的月光能提供照明,她在月下掀开兜帽,露出一对属于灰狼的尖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