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成功破获这起特大贩毒、走私案,并成功营救出被贩毒团伙绑架了十几年的沈吉。

河源市警方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因为还有很多后续问题,他们的神经仍旧紧绷着,不敢松懈。

女警朱颜被警方派出对案件的相关当事人进行调查,做一些案件的分析与总结工作。

“您好,请问您是傅谦柯傅警官吗?”朱颜敲响了傅谦柯办公室的门。

“对,我是。”傅谦柯站起身。

“傅警官,您好,我是朱颜,河源市警队支队的警员,我想找您就这起刚破获的特大贩毒走私案了解点情况可以吗?”朱颜非常有礼貌,说话谈吐气质很好,不卑不亢。

“可以的,请进来坐下谈。”傅谦柯把朱颜让进门。

两个人坐在傅谦柯的办公桌前,开始谈案子。

从两点一直谈到下班,也不知是探讨案件入了迷,还是两个人实在太有共同语言,竟是都觉得对此次谈话意犹未尽,甚至还有一种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

“小朱,到晚饭的点了,不如……我请你吃晚饭吧,吃过晚饭你再走。”傅谦柯提议。

“哦,不了,傅警官,队里让我赶紧赶回去做材料,我得走了,下次有时间再一起共进餐吧。”看样子,朱颜也感到很惋惜,她也是想留下来的,但奈何队里有任务,她无法分身。

“那好吧,那我送送你。”

傅谦柯也没有办法,同为公安人员,他们的纪律他何尝不知,有任务就必须去出任务,有工作在身就必须认真处理工作,其他私人的事情都必须无条件为工作让步。

傅谦柯把朱颜送到单位门口,颇有些依依不舍的架势。

“傅警官,来日方长,我们下次再会!”朱颜对傅谦柯挥手送别。

傅谦柯也对朱颜挥手,微笑着看着她乘坐的车子消失在人海。

这次之后,朱颜和傅谦柯又见过好几次面,当然每次见面他们都是为了工作,谈案子,了解情况,朱颜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回单位做总结,写材料。

可本来是为工作,但他们两个人都感到每次的见面时间都过得特别快,每次都觉得才刚刚开始聊起就该到了分开的时候了。

慢慢地,傅谦柯每天最盼望的事情就是能与朱颜见面,而朱颜也几乎是一样的感觉,她最喜欢的事就是能被领导派去傅谦柯的单位办事,只要能去傅谦柯的单位,哪怕就是让她跑腿送东西,她也愿意。

就这样,傅谦柯和朱颜同时犯起了相思病……

他们由于工作太忙而不能见面时就只能手机联系,打电话、发短信、发微信信息……

常常,傅谦柯这边工作刚做完,就会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给朱颜发信息,而朱颜也一样,总是在工作的间隙见缝插针地与傅谦柯保持联络。

而只要工作稍微清闲一点,他们就会立刻约起,约出来一起去吃饭、看电影、逛街等等。

总之,只要能见面,他们两人就都会心情大好,很开心,但如果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见面,他们就会情绪低落,闷闷不乐起来。

他们两人都体会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真正内涵。

傅谦柯喜欢看朱颜笑,喜欢她双腮的酒窝,喜欢她一笑起来就像弯月亮一样的眼睛;朱颜喜欢听傅谦柯说话,喜欢听他讲案子,讲故事,喜欢他抑扬顿挫、铿锵有力的声音。

可是,由于工作原因,他们并不能经常见面,更多的时间,他们两人都是在默默地忍受着相思之苦……

傅谦柯变了,变得有些郁郁寡欢。

慢慢地,姜柯发现了儿子的异常,因为傅谦柯原本是那种没什么心机的大男孩,有什么都会回家跟父母说,心里藏不住话,但最近他的表现实在是反常……

这天过周末,傅谦柯本想把朱颜约出来一起去看影院最新上映的电影,可没想到朱颜临时被派去外地出差两天,约会只能告吹。

傅谦柯在家只觉得做什么都没意思,一副垂头丧脑的样子。

姜柯给儿子做好早饭后,趁大家一起吃饭的空档,姜柯开口问了:“小包子,妈妈有话想问你。”

傅谦柯仍旧耷拉着脑袋,好像没听到妈妈的问话一般。

“嗨!小包子!想什么呢?”姜柯拿手在傅谦柯眼睛前面晃了晃。

傅谦柯这才抬起眼睛看向姜柯,仍旧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怎么了妈妈?有什么事说吧。”

“儿子,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姜柯也不绕弯子,就直接问了。

被戳中心事,傅谦柯瞬间就红了脸,毕竟,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谈恋爱,他还是个害羞的大男孩。

“没……没有呀,我没有谈恋爱,妈妈。”傅谦柯紧张之下就连忙矢口否认。

姜柯笑了,她摇了摇头,递给儿子一个包子,然后一边看着他吃一边笑。

儿子的心事怎么可能瞒得过妈妈?俗话说“知子莫若母”,姜柯再怎么样,对儿子的变化还是能观察地一清二楚的。

但既然儿子不愿意说,她也不再问下去,儿子大了,有他自的心事了,这很正常,孩子跟父母之间也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是什么都可以随意说的,孩子也需要他们自己的空间。

一顿饭吃完了,傅谦柯回到自己房间里,继续睡大觉。

姜柯却起身出去了。

后来,经过一些侧面的了解,姜柯知道了儿子和朱颜的事情,自己没猜错,儿子确实谈恋爱了,哈哈,做为母亲,姜柯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儿子长大了,到了恋爱的年纪,这是好事情。

姜柯从心里感到欣慰,因为自己家的两个孩子,不管傅谦柯还是傅天赐都很优秀,他们都有自己的主张,平时生活作风优良,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不管学业还是事业,不管生活上还是工作上,所有的事情他们都是很有分寸的。

姜柯什么都没跟傅谦柯说,但她从心里祝福他恋爱顺利,呵呵……

可是,接下来一连很多天,傅谦柯每天回到家里后情绪都很低落,甚至姜柯已经很久没看过他笑了,这下姜柯又开始着急了。

照理说,谈恋爱是令人愉快的事,虽然也会有痛苦的难过的阶段,但也不能天天都这么不开心呀。

姜柯觉得自己不能继续坐视不管了,她要问问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柯来到傅谦柯的房间,坐在他床边,微笑着说道:“儿子,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可以和妈妈说了吧,你放心,不管你遇到什么事情,妈妈都会和你站在一边,妈妈会永远支持你的。”

“妈,我……”傅谦柯看了看妈妈,一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

姜柯不再说话,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儿子,她知道他如果想说就会说出来,如果他不想说那她绝不会逼他。

过了一会儿后,只见傅谦柯叹了口气,决定对母亲倾吐心事了。

“妈,我确实谈恋爱了,对方是……是我的同行,她叫朱颜,她是一个非常美丽、可爱的好女孩……”

傅谦柯把他和朱颜如何认识、如何一步步了解进而如何相恋的过程都一股脑地讲给了妈妈听,而姜柯则是始终笑着,一边听儿子讲一边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时而跟着儿子一起开心,有时又会跟着他一起失落。

“妈,你也知道,我和朱颜的工作都很忙,最近,朱颜更是……他们单位有几个外派名额,她被选中,在工作上来说,这对她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出去后可以学习,可以进修,可以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从这方面讲,我是支持她的,可是……”

傅谦柯的喉咙都有些哽咽了:“如果从个人感情上来讲的话,我……我又是……是反对的,因为我跟她……我们两个……我们两个刚开始谈恋爱不久,我舍不得她,我真的舍不得她走呀……”

一个大男孩的眼圈儿红了,眼泪差点就要掉出来了,姜柯知道了,儿子是真的爱上了,这便是爱情的魔力,它可以让一个铮铮铁汉露出柔情。

儿子是真的长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