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柯林第一次以灵体的姿态漫游现实,褪去了沉重的物质之壳后,万物似乎都染上了另一种色彩。微风徐徐抚过河岸的花草,那么轻柔的风,却让柯林飘摇不定地晃动起来。双脚触碰不到地面,他感觉自己成了一缕轻烟,浮在水中的影子,连存在与否也变得难以确定了。

灵体无比脆弱,只因为强光或惊吓就有可能烟消云散。但知觉却扩张到前所未有的境地,不是指耳目,而是心灵的敏锐,一切都恢复了孩童眼中的新鲜和惊奇,就像自己才刚刚出生一样。

两世为人,柯林比常人更快地步入衰竭。又因为不断强迫自己,他也渐渐地麻木不仁。更何况,他的生命丰饶在短短半年里急速消耗,早晚会落到和乔凡尼一样的境地。

但此时眼前的异景却让柯林发楞,清凉的空气一丝丝渗入他,不知名的草木上,露水滴落到湿润的土壤。这是遥远的另一个世界,但比起飘渺的虚界却又如此具体,反倒是施塔德和达纳罗的往事渐渐变得不真实起来。

“还是第一次以灵体出游吧。”

南希来到他的身侧问道,在这里,她的声音和样子也变得轻快起来。往界的烦恼似乎不复存在:

“很高兴你还能喜欢这种感觉,许多巫师已经很难接受了。”

“为什么?”柯林没有开口,却说出了话。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蕴含着一种洞开的明朗。

“害怕变得脆弱。”南希说道,伸手拉过柯林,他们一起在以太中行进。

况且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拾回宝贵的天真。

南希有些欣慰地想到。

苍白女神导致了失衡,但并未破坏柯林的内心。

…………

如同电信号在无数神经中跳跃,柯林和南希的灵体在以太之网中闪烁着。

进入一片以太时,就像凭空出现在一片湖泊的中心。然后继续沿着以太之间神秘的连接,他们闪烁着进入另一片水域。

沿途的湖水中还浮游着大量灵体生物,柯林朦朦胧胧地感觉到,它们原本不属于这里,而是和自己一样从其他象限中漂流而来。无论数量还是强度,这些灵体都要比现实高很多。虽然同为物质界,红色河谷的频率显然又要比施塔德和达纳罗要深。

“虽然我觉得没有必要提醒了。”同样是灵体的南希再度进入一片以太场,微微停顿的片刻她说:

“你知道灵体是不能离开以太范围的吧?”

“嗯。”

离开了虚界以后,灵素只能在以太中传导。

一旦溢出以太直接暴露于物质界,灵素就会在急速衰退中崩溃为另一种存在。就像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溢出一样。

据说这是铸造物质界的“巨匠”,在排斥碾压着所有侵入的灵素。

所以灵体出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无拘无束,如果没有合适的以太环境,一般就只能被困在范围有限的一小片地方。

如果是在原来的那个象限,结果多半如此。

但是这片红色河谷却不一样。

连续跃过几片以太后,他们开始进入到了那些河水的周围。天然水域一般是不具有以太的,就算有,其实也是附着于水中的游鱼,或者沿岸的林木。

但这里的河流却拥有极其宽阔的以太,不是细碎的,而是整体的,沿着河水的流向无限延伸。

他们几乎贴着水面飞行,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传导。柯林惊讶地看着眼前逆流的河水,它们虽然泛红,却并不是如血液那般浑浊的红色,而是通透如红宝石,就像刚刚从石榴果粒中滴落一样。

对于这种颜色他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得上熟悉。

因为这是红石的颜色。

这条红河中溶解了红石吗?

他抬头望去,红色河谷中远不止有这一条红河,至少在视野的范围之内,还有另外的七八条在纵横交错地流淌。

闻所未闻,甚至无需将河水中溶解的红石提炼出来,仅仅装瓶就可以作为红石使用了。

这是一个富饶得难以想象的世界。但是。

“我们没有办法把身体也带过来吗?”柯林忽然问道,虽然,他已经隐隐猜到了南希的回答。

“可以倒是可以。”她说道:

“如果你不怕它在进入这个象限的瞬间化为一团肉泥,或者被撕裂成比原子更小的尘埃的话。”

他们急速前进,掠过无数漂浮着的微小精灵。沿着河水的流向,他们向着高处飞行。

虽然不知道河水为何逆流,也可以借此看出两个物质象限的物理规则完全不同。

也许它们出自两位作者之手,两位性情迥异的“巨匠”。所以物质的构成方式以及逻辑是相互矛盾的的。

外来者只能以灵体形式进入,在物质层面,则什么也带不进来,什么也带不出去。

所以对于这片“梦境”来说,夜民永远是过客。

柯林望向前方的南希,因为成像,她的外貌仍维持着原来的样子。但这时柯林隐隐感觉到她的轮廓有些不太安定,就像在体内还有一幅幅神采各异的面孔,在时隐时现。

但无论是哪个面孔神情都有着同一个特点,那就是深深的寂寥。

夜民在最荒诞不禁的梦境之间穿梭,看似自由,可这终究是他人的梦,毕竟身体已经永远被限制在了原来的物质界。又因为只有他们能来去自由,所以连原来象限的人们,也觉得他们其实并不属于这里。

明明随处可去,却又无处遁逃。一个丢失了故乡之后,永远被囚禁在旅途中的种族。

就和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一样。

柯林一时恍惚地想到,会不会自己前世所处的世界,也是这频谱中无数象限的其中之一?

但如今看来,即使重新找到,自己可能也已经回不去了。

一个看起来颇为原始的聚落在视野的边缘闪过。南希侧目看了一眼,丢下柯林沿着连接,闪烁到泥墙砌出的村庄之中。

柯林远远地看到她漂浮在半空,居高临下。这里的原住民应该是看不见她的,但是在一阵短暂的骚乱之后,却有一些人拜倒在了地上。

原住民们穿着奇异的服装,显得腹部格外臃肿。再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些石头般的重物。联想逆流的河水,也许是防止自己因为体内的液体坠向天空。

短短十来分钟之后,南希回到了河流沿途漫长的以太之中。

“我找他们问了问路,好快点找到要去的地方。”

“你在寻找什么?”柯林问道。

“在红色河谷的边界,几条河流在云雾尽头汇聚,那里有暗河为自己建造的城市。一座漂浮在梦境中的都城。”

“那是一个梦幻般的地方。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南希的神情也自然地柔和了下来。

“我们称它为‘远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