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权不在坚持,诸葛瑾张昭等人齐齐松了一口气,对朱然和周泰又是一阵叮嘱。

既然是以谲兵的身份,前去诈开襄阳城的大门。

一定要心思细腻一些,不可漏了马脚,导致功亏一篑,他们在这等着蒋钦的好消息。

对于蒋钦连下两城的能力,江东众人也都是认同的。

唯有全琮面色僵硬。

不行。

得立即安排差遣心腹连夜给父亲送信,让他赶紧带着家族之人,前去山中避一避风头。

现在儿子身不由己,已经双脚踏在了关平的贼船上。

半路下船,很可能是两头都不讨好。

只是不把孙权攥在手里,家族很容易出事的!

事情迟早会败露。

毕竟众人都在劝孙权不要亲征,偏偏自己力挺,怕是有些奇怪,更会让人怀疑。

唯有甘宁瞧着全琮,被封为亭侯,好像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难不成是他对这个亭侯不满意?

甘宁随即摇摇头,兴许是觉得他以前不为主公信任吧!

至于前方前去打探的关羽与徐晃战事如何的消息,现在还没有传回来。

徐庶接到关平快马加鞭送来的消息,当即喜不自胜。

孙权果然亲率十万大军,前来偷袭荆州了。

那一切的准备都用的上了。

人心是最经不起考验的。

现在江东大都督蒋钦被邢道荣斩杀,偏将军潘璋及其司马马忠等人被刘敏斩杀。

关平生擒近两万余江东士卒,要不是新修建的江陵城,一时间还有些收容不下如此多的俘虏。

江东将军朱据、全琮等人投降。

全琮带着关平捏造出来的捷报,以及用于取信的傅士仁人头,前去诓骗孙权。

若是能够成功诓骗孙权成功,那就不等曹军反应过来,就可以直接吞并江东,壮大己方!

徐庶是万万没想到,关平会进展的如此顺利。

一举打破了孙权的先锋。

但他随即想起,若是孙权亲自领兵而来,定国方才取得的胜利,还是有些不够的。

可既然孙权没有亲自冲在一线,那如此大胜,必须得立即写信告诉大王。

而且要及时转变对江东的对阵策略。

陆逊已经在海路上了,袭击建业需要时间。

徐庶只能寄希望孙权不要被真相吓破了胆子,飞快的逃走。

毕竟当初蒋济的半截密信就能把他吓走,那还是孙权麾下士卒没有多少损失的时候。

如今江东士卒以及将领损伤不小,极有可能复制逍遥津之战的结果。

徐庶开始担心,孙权直接跑路,这可是大问题。

至于云长,倒是不急,排在后面,他们还在僵持当中。

南阳郡地界上。

徐晃同样接到了孙权发来的捷报。

总之,孙刘两家送出去的全都是捷报。

当徐晃得知孙权连下公安、江陵两座城池之后,便觉得淯阳之围已经解了。

当他向十二营的将军宣告这个消息后,满帐篷皆是震惊脸。

孙权啥时候跟魏王勾搭上,一起袭击关羽了?

这都哪跟哪?

莫不是徐晃为了激励大家,故意说的假消息吧?

此等消息实在是匪夷所思,孙刘两家联盟超过十年了。

“实不相瞒,孙权早在两年前的濡须之战就已经暗中向魏公投降。

这两年孙权一直在积极为拿下荆州备战,故而如今连下公安、江陵袭击了关羽的大后方。”

吕建当即大笑道:“将军,我等反攻的时机到了。”

“没错。”徐晃赞许的点点头:“先通过暗道把这件事告诉征南将军等人,若是配合得当,也许能够前后夹击关羽。

再把这个消息,大规模射到荆州军营寨,以此来扰乱军心。”

“喏。”

孙权袭击荆州的消息一出,整个曹营士卒全都开始振奋起来了。

他们知道,胜利的曙光离他们不远了。

淯阳城内的被困士卒,听到征南将军曹仁当众宣扬此事,一时间爆发出阵阵欢呼声。

这些日子他们总是提心吊胆,每日口粮都是限量供应的。

现在不仅援军来了,悬在大家头上的剑,终于要撤走了。

关羽的老家被袭击,他还胆敢继续围困淯阳吗?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荆州军营寨内,突然得到了许多箭矢,箭矢上系着一片竹简。

关羽接到接到箭矢后,江陵公安已被孙权所得。

啧啧啧。

前些日子公明与自己写信告知这个消息,见自己不相信,现在又来扰乱军心?

即使荆州军士卒识字率不高,但人总有好奇心,想要知道敌军射箭来,写了什么话。

公安、江陵两城被孙权所得?

那可是大家的家眷所在地,实打实的军城。

消息传播开来,对于荆州军的军心影响不小。

少将军关平如今不再是透明人,早早就走了,兴许就是防备孙权去了。

荆楚讲武堂毕业的学生,自是开始了收缴竹简,安稳军心。

宣扬这是敌人的攻心之策,勿要相信。

第二日关羽便当众向麾下士卒宣告,此乃敌军的攻心之策。

并且当众宣布两万人可以提早进行轮休,让大家回家瞧瞧,与家人团聚。

反正现在与曹军对峙,大哥正在率军赶来的路上。

关羽也担心儿子那里面对江东的水军会有劣势。

正好让这些人回家去加强江陵和公安的守备力量。

关羽主动让士卒轮休的话说出来,直接就稳住了荆州军大半士卒的心思。

基于对关羽的信任,些许暗自担忧的士卒也放下心来,坚持要等到该轮休的日子再轮休。

这倒是让关羽的算计落空了,一时间颇为落寞。

徐晃终于等到了第二波人马,十二个营的人到齐了。

足可以让他有底气跟关羽掰手腕了。

这一日关羽率领步骑五千出战,与徐晃相遇。

两人因为在曹营时关系不错,又多年未见,现在在阵前见了面,便远远的交谈。

二人都很默契的没有谈论目前的战事,而是说些家常话。

“云长,你儿子立下如此功勋,你每次出战都是把他带在身边,今日为何不见他?”

“好叫大兄知晓。”关羽摸着长髯,提起他儿子也是一脸的骄傲:

“如今战事不紧,倒是押送降卒回襄阳去了,他的孩儿还小,需要多陪陪。”

“哦,这么说是我侄子他不在前线。”

徐晃笑了笑,对于这个侄儿心眼多的,让徐晃忌惮。

但云长不一样,性子大多时候都很直。

看样子关平是回去收拾残局了,毕竟孙权已经得到了江陵和公安。

这两座城池失去,对于荆州军士卒的士气,是极大的打击。

关氏父子在荆州军给他们麾下的士卒举办相亲大会,在徐晃看来,就是发媳妇。

以此来聚拢人心,这是优点也是坏处,一旦这两座城池被孙权所夺,荆州军哪里还有战心。

听到关羽亲口“承认”了儿子回去收拾烂摊子后,

徐晃当即下了马,回头向身后的士卒高声宣布:

“魏王有令,得关云长头者,赏千金,封列侯!”

关羽一听这话,颇有些惊慌,高声道:“大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云长,这是国家公事!”徐晃再次上马高声应道。

今日就是来解淯阳之围的!

云长竟然托大只率领五千步骑前来应战,那就好好让他瞧瞧,什么是各为其主!

尤其是己方处于大劣势当中,急需扳回一城。

这道命令一出,徐晃身后的士卒一下子就沸腾起来了。

徐商等人更是高呼,他们本就做好了对战的准备。

纵然关羽他威震华夏,那又如何?

如今他可是背腹受敌,军心不稳,不趁着这个时候累计战功,更待何时?

可对于这些人而言,都不及手中的兵力,以及魏王的封赏,更加激励人心。

关羽他终究是老了。

否则也不会与庞德对战,不占上风!

这便是讯号,让一群人闻到了,我上我也行的错觉。

趁着他儿子不在,大家并肩子上,一起打他啊!

机会难得!

徐晃迎战关羽,关羽退走,徐晃追击。

曹军顺势冲进关羽的围中,荆州军所修建的围堑多达十重。

徐晃突入重围,攻破荆州军的营寨。

关羽领军后撤,虽然今日败了一场,事出突然,不过也正好可以利用一番。

诱敌深入,配合大哥的援军,歼灭曹军。

徐晃顺利与曹仁接洽,整个曹军阵营,一片震山的呼啸声。

他们打败威震华夏的关羽了!

曹仁意气风发,看着麾下士卒高涨的士气,对着徐晃道:“公明,此战你为大功。”

“全赖麾下将士用命。”徐晃毫不揽功。

“如今关羽必定是撤军回去解救江陵、公安,

只可惜孙权还没有拿下襄阳,否则关羽必定为我们所擒。”

曹仁豪情万丈,先前被围困在淯阳城内的担忧之色,一扫而空。

别看关羽他水淹七军,擒得于禁,可是到头来,还是我曹仁笑到最后。

而且孙权得手,那自己报仇的机会也来了。

这个时机千载难逢,痛打落水狗,是大家都喜欢干的事。

新野城外,秋风萧瑟。

天依旧是晴朗的很,让人感觉炎热的不行。

“大哥。”关羽率先迎了出来。

“二弟。”

“二哥。”

“三弟。”

刘关张三人重聚新野小城,这个昔日困居了七八年的新野,早已经变换了模样。

三人已经由青壮年模式,转为老年三人组了。

“云长,我听闻你先前额头中箭,可完全好了?”

刘备见关羽头上有道疤,还没完全好。

“大哥,且放心,某的头颅硬的很。”关羽对于箭伤毫不在意。

“这话俺是信的。”张飞瞪着豹眼道:

“二哥,我听闻前几日,你让徐晃给打败了,是不是手软了?”

关羽摸着长髯道:“只是有些措手不及。”

如今曹军阵营当中,也就剩下徐晃一个旧相识了。

人一旦老了,就容易怀旧。

“翼德,此乃孝直所定下的诱敌深入之计。”刘备笑着解释了一句。

“哦,到时候,让俺老张会一会徐晃。”张飞愤愤不平的道:“还有那庞德,俺非得亲手宰了他!”

“咱们三兄弟许久未见,且先回去谈话。”刘备现在不想谈这件事。

“对对对,就该痛饮百杯。”张飞眉开眼笑的附和道。

三人往新野走,一时间百感交集,刘备笑了笑:

“我在来的路上接到元直的信了,定国在江陵悄无声息的吞并了江东士卒。

降服了江东大将,现在孙权还蒙在鼓中。”

“哈哈哈,俺早就知道平儿那小子坏的很。”张飞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之意。

刘备关羽同时笑笑,没言语。

“孙权狼子野心,某早就知道他会来袭击荆州,故而一直未曾放松警惕。”

说道这个,关羽就十分气愤,如此不义之人,就该趁早灭了他。

刘备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他万万没想到孙权会变得如此无耻,为曹操所用。

这次虽然打出的口号是攻破宛洛掩护,但主要目的是占据南阳郡。

现在孙权直接领兵打上来了,那索性就跟孙权掰手腕。

孙曹两家相比较,还是孙权势弱,更容易剿灭一些。

况且己方又占据长江上游,特别是女婿陆逊已经领兵,沿着近海直接袭击建业。

现在最为重要的就是要稳住孙权,尽可能的掩盖真相。

刘备相信关平能干得好这件事。

在来时的路上,法正献策,既然曹刘两家在南阳郡对峙不前,曹操又派来大批人马。

那莫不如利用云长败了一阵,造成腹地被孙权所破的假象,引诱曹仁徐晃等任大规模追击。

以此来伏击曹军,从而一举奠定胜局!

况且庞德与马超在河东郡肆虐,时刻准备袭击洛阳,让曹操动弹不得。

乃是绝佳的机会,从而一举打破曹孙刘之间的平衡。

三兄弟社团极有可能因为此战,实力再次崛起。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