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雨涵看向白黄,她似乎能够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白老师是让我自信?”

“嗯,如同你的人一样,长的漂亮,这就是打开方便之门的钥匙,只要你有足够的自信,而不是自恋,你会.......”

宋雨涵听到白黄说的最长的一句话,她这一刻似乎明白过来,为什么白黄没有否认自己的姿势,而是让自己一遍一遍的重复。

其实,开始的她没有太多的心思,既然让做就做,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不去想太多,人会变的轻松。

直到傍晚,送走了白黄和严谨,她在工作室练习了很久,外面天都黑了,她都没有发现,又练了几次后,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这时,她才发现天都黑了。

走到门口开灯,这时外面正好传来敲门声。

宋雨涵是谁?

这个点了,按理说就算有人也只有刘琪能想到自己的,但,刘琪不会敲门,开门的瞬间,她退后一步。

这一步算是自我保护。

也许是身边发生的太多的事情,她在无形中自我保护的意识更强。

开门后没有看到人影,只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玫瑰花。

宋雨涵微微侧身看到了拿着花的那个胳膊。

顿时笑了。

“车翰逸,你玩这招跟谁学的?”说着,接过眼前的花。

车翰逸跟着走过来,对上女人的笑脸,微微一笑,“你怎么知道是我?”

“除了你,还有别人给我送花!”宋雨涵笑着把车翰逸拉进去。

车翰逸这一刻是自豪的,能让喜欢的女人这么了解自己,他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还记得你上次送给我的花山吗?”宋雨涵地头看着眼前的玫瑰花,有些惋惜,“太可惜了,只是看了那么几眼,第二天去没有看到。”

“我明天再送。”

“不,我要更大的。”宋雨涵笑着开口,人和靠在男人的怀中。

男人顺势抱住女人,下巴正好放在女人的头顶,“听说你被白黄折磨了,我怎么觉得你的状态很好。”

“是刘琪向你打报告?”说着,抬头对上男人的视线。

男人趁机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你怎么不觉得她是我安排的眼线。”

“美得你,她是我的人。”宋雨涵说着瞥了男人一眼,瞬间退后一步,将花放在旁边的花瓶里。

看着骄艳的花朵,似乎想到了白黄老师的话。

在众人的眼中自己就是骄傲的玫瑰花,热情奔放,如同外人对自己的标签,花瓶。

只要自己拿出自己的自信,她将会是一刻最为耀眼的星星。

人很多时候不要想着最好,只要拿出自己的自信,总会有一款适合自己。

如同在众多的花海中,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独特的美,这给时候如果想要艳压群芳,显然不太可能。

哪怕自己在很多认眼中就是带刺的玫瑰,什么不让自己的刺更为锋利一点。

让看到自己的人明明知道玫瑰有刺,但他们看到的更是自己的美。

这天晚上,宋雨涵诸主动让车翰逸请自己吃饭的。

两人一起到餐厅吃饭,饭后,两人回到别墅,他们坐在客厅里一起说了很多。

车翰逸能坐稳现在的位置,有他的能力和魄力。

有很多他独特的见解,可能他对艺人这一块是一个门外汉,对很多事情有着不同的见解。

和这样的男人聊天,如同找到一个免费的老师。

宋雨涵很好学,不管哪方面,她都如同海绵一样,再多的东西,她都能储藏的下。

没有人打扰的夜晚,格外的温馨,宋雨涵练习了一天,听到男人独有磁性的声音,似乎让她找到了安全感,很快睡着了。

车翰逸看着这样的女人很是心疼。

最近自己很忙,生意上几个地方出现问题,他都在忙碌着,对女人的事情,他都知道。

他没有说的是,知道女人的性子,被选为荧屏女神的时候,他就拖人找到白黄,让他有些意外的是,白黄和严谨两人竟然是好朋友,严谨已经为宋雨涵找过白黄老师了。

就这样白黄老师被顺利的请过来。

有了白黄老师的存在,他知道女人定然会成功。

他期待着女人站在台上的那一天,想来她将会是现场最耀眼的女神。

心底开始幻想,那天自己出席的时候,女人看到自己会是什么表情?

叮——

手机响了一下。

车翰逸原本以为是范双反过来的信息,在看到那条只有一个字的信息,瞬间皱眉。

【早】

晚上这个时间段,有人用早,除了那个女人,不会再有别人。

一想到前天姑姑跟自己说的那女人,心底一阵烦躁。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那女人还是不喜。

心底告诫自己,只要那个女人不要乱折腾,他会让有些人如愿,但如果想的太多,呵呵......

......

第二天。

宋雨涵和刘琪来到节目组,刚下车,准备坐电梯去栏目组。

迎面走来两人,看起来有些面熟,他们心里着急,没有多想,走过去之后,突然想起这人应该是魏学的表妹何静云。

关于这个消息,是当初在拍摄《青女》时的进组的一个小演员,无意中碰到了她打电话,才知道他们的关系。

只因为他们年龄相差有些大,又不是同一个姓,两人没有什么互动,知道他们的关系的人不多。

突然在这个地方遇到,难道她拍的戏获奖了,或者她的作品也在入位之内?

想到这个,着实为她感到高兴。

艺人这一条路,能坚持下来的没有多少,只要坚持,多少都会成功。

这还需要艺人的自身条件外,还有很多外在的因素,不知道的人很多,知道的人很少。

圈子里的人知道其中很多道道,圈子外的人就不一样了。

走着,走着,遇到两个穿着长长的舞蹈服的女子,一看他们花开一样的年龄,宋雨涵的心中更多的是激动。

其实,现在宋雨涵只不过是二十六,年龄不算太大,是宋雨涵下意识的记住的是自己真实的年龄,这也许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心里想着,听到两人说话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