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晗光雾的任务交过之后,她又看了看任务牌,领了个斩杀新陈村作恶妖兽的任务。

接下来的日子,她又陆陆续续接了不少斩杀妖兽,寻访失踪的宗门弟子死因的任务,甚至还杀了个宗门指定要杀的练气九层修士。

练气九层,比顾以安还要高出一层。

她并没有莽撞行事,而是打探清楚那人的行踪轨迹,在一处树林之中设伏,布置好了杀阵,守株待兔,一举将那修士灭杀。

那修士恐怕死到临头,也不知自己是死在一个修为比他还要低的女修身上。

杀了此人,顾以安不但领了宗门的贡献点,还额外发了一笔横财。

毕竟这人是个小世家着重培养的对象,储物袋里放着不少宝贝。

可惜他还没使出来,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她手上。

做任务之余,顾以安还研究了抓捕疾疾兽的阵法,本来她是想着留给自己用,将阵法丢到晗光沼泽中,时不时去看看。

有收获是最好,没有收获也不损失什么。

但是随着任务越来越难,她也基本抽不出来时间,只好将阵法放在宗门开的店铺之中寄卖。

说来加入宗门之后,她也享受到了不少好处,这寄卖阵法便是其中一个。

只需将所获利润的一成上交宗门便可。

这比外头店铺动辄便要收取一半利润要好多了。

安全性又好,抽成又低,顾以安自然愿意。

一年下来,顾以安不仅攒够了八百贡献点,还赚了不少灵石。

有了这些灵石,她修炼到筑基,都不必再为修炼物资发愁了。

除此之外,她的修为也稳定在了练气八层,隐隐有了突破练气九层的征兆。

该是进入秘境的时候了。

顾以安这样对自己说。

她这些日子,一直盯着任务牌,恨不得睡觉都守在那里,生怕任务一出便被暗令堂其他人抢走。

每回的名额都是有限的。

好在她的运气一直都不错。

顾以安再次到任务牌上看过,正要离开的时候,就瞥见任务牌一角有灵光闪烁。

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她索性停在了那里,待那任务一显,顾以安便确定了。

就是这个!

这个时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四五个修士,直直往任务牌冲。

还好顾以安眼疾手快,抢先把自己的令牌按在了那里。

一个中年美妇没有抢到,盯着顾以安直皱眉,“早知道,就不跟你说那么多了,没得害了我自己。”

这位美妇,之前在顾以安面前还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抓着她不停地问你是谁我是谁。

这回倒是难得清醒。

还未理解美妇话中何意,就见她甩了甩帕子,“罢了罢了,老儿身子骨不好,不跟你们这些年轻人折腾了。”

顾以安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这声音嘶哑而又老迈,和方才的话音完全不同。

倒像是个老妪的腔调。

再想想她方才说的话,顾以安忍不住心头一凉。

眼前这个中年美妇,莫不就是当初那个戏弄她的老妪。

要不怎么解释两人相似的声音。

还有她方才的话。

那么此人擅长的,应该就是,模仿?

或者说是伪装?

如此出神入化的本事,若非她自己主动暴露,顾以安自己恐怕是永远发现不了。

还未等她想出个头绪来,美妇就直接走了,方才还在这儿跟她抢任务的修士,也都没了影儿。

只剩下个叶无锋站在原地。

“小友,这洞天半个月后方可进入,到时你我二人可否一起?”

纵然已经进了宗门,叶无锋也改不了之前的习惯,也不爱叫师兄师妹,直接以小友称呼。

顾以安自然点头,“到时还要多多仰仗您。”

听到他口中的话,顾以安这才意识到这是洞天,而非秘境。

洞天?

“寻常没有探查清楚的地方都叫洞天,只有知道里头有什么好东西才叫秘境,譬如澄阳秘境,便是因为盛产澄阳果而得名。小丫头,你连这个都不懂吗?”

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美妇人悠悠说道。

顾以安汗颜,她还真不太清楚。

赶紧又看了看手中的令牌,上头记载着她刚刚接下的任务。

写的果然是十六号洞天,半月后开启。

只是她手中的符箓和丹药都不太够用了,还是要去准备一番才好。

跟叶无锋约定好会面的时间,顾以安又跑到易物广场,将需要的物资买齐。

其实她可以从韩宁雅那里买丹药的,只是两人自从上回事情之后一直没什么来往,顾以安也不想勉强维持关系,反而叫双方都尴尬。

这般便是最好。

一切就绪,顾以安看着眼前的巍巍,又犯了难。

毕竟是头回进入秘境,不知晓里面的情况,她并不想带着巍巍去冒险。

可是看着它眼泪汪汪的样子,顾以安又难免有些心软。

总不能将它一个人留在无名峰吧。

突然想到了什么,顾以安发出一道传讯符,很快就收到回复。

“以安,你放心,我在灵兽堂也有熟人,你把你的灵兽放在那里,我会托人照顾的。”

是顾清月一贯爽朗的口气。

两人自从在内门处相遇,便交换了传讯符。

之后顾清月因为好奇暗令堂的事,还跑来跟她一起做过任务。

只是很快顾清月就丧失了兴趣,也不再跟来,只说有事给她发传讯符,便没有再露过面。

这回顾以安给她发传讯符,心里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好在她没有拒绝。

顾以安谢过了她,又觉得蒙她多次照顾,应该送些东西感谢一番。

只是送些什么好呢。

对方是筑基修士,似乎还拜入了宗内一位结丹真人门下,什么也不缺。

顾以安翻着自己的储物袋,看到一物,心头微动。

这正是她之前猎到的疾疾兽。

她不是重口腹之欲的人,自己也不缺灵石,倒是没有急着把它卖掉。

此番把疾疾兽送给顾清月,正是最好。

果然,顾清月收到了疾疾兽,也很是高兴。

近些日子,虽然因为顾以安卖出去的阵盘,散修卖进宗门的疾疾兽比之前多了不少,可还是不太够。

前回她还是托了自家师父的福气,这才能尝到点儿味道。

这回得了整整一只疾疾兽,总算能吃个过瘾了。

“以安,你这个朋友,我果然没白交。”顾清月拍着顾以安的肩膀哈哈大笑。

顾以安面上带笑,暗地里却忍不住抖了抖肩。

顾清月一个纤细的姑娘家,怎么这么大的力气,她感觉自己的肩膀都要被拍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