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俏看了一圈罗家众人,这才对堂妹淡淡开口道:“郑家那两个儿媳妇是对不起佳琳姐,可人家公婆对佳琳姐还算不错,不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毕竟以后佳琳姐不可能不和公婆来往。

今天咱们是过来给佳琳姐讨说法,不可能真的把她那两妯娌送进局子里,否则以后姐夫和家里人怎么相处,就怕是姐夫和佳琳姐之间也得有了心结和隔阂,以后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幸福。

庆幸佳琳姐和孩子们没事,所以咱们放过她们也算是为孩子们积福了,为佳琳姐立威。

但是咱们也做不到以德报怨,可以直报怨又觉得太便宜他们了,所以我准备给她们一个月的时间用来‘忏悔’。”

罗佳悦不解,皱眉看了自家妈一眼,谷红娟伸手摸了一下女儿的头:“你俏俏姐这样做,一是给了郑家老两口面子,不至于日后相处尴尬。

二也是为了你佳琳姐的名声,要是出了院直接接到别处坐月子,家属院谁知道会传成什么版本,人言可畏。

就算咱们罗家人能给你佳琳姐撑得起腰,可日后她还是要和公婆相处,这个是没办法改变的,除非是日后老死不相往来,那咱们也就不用注重这些了,反之,总得要顾及名声的。

至于这第三,我想着肯定是你俏俏姐又调皮了,你可以猜猜是什么?”

然后,罗家其他人都笑了起来,罗俏看了一眼小婶,心想真是个通透之人,怨不得之前哥哥们生病的那些年,罗家能一直和和睦睦的。

罗俏给了小婶一个甜甜的微笑,以表谢意。

罗佳悦摇头:“我猜不出来。”

这时小堂弟罗旭飞说道:“我觉得,佳琳姐这一个月肯定有福了。”

罗俏一下就笑了起来,给小堂弟竖了个大拇指,真不愧是小婶的儿子,就是聪明。

罗佳悦看向自家哥哥:“哥,你能不能说清楚一些。”

罗旭飞看了自家妈一眼:“当然是继续让他们煎熬着,嫉妒死她们。”

罗佳悦一下子就叫了起来:“哦,我知道了,坐月子肯定需要补充营养,大伯母过去照顾,肯定会做好多好吃的,然后馋死她们,羡慕死她们,嫉妒死她们,顺便气死她们。”

说完自己笑了起来,反手也给罗俏竖了个大拇指。

罗俏给了堂妹一个孺子可教的表情,然后大家都笑了。

罗家人都知道,这些是建立在佳琳和龙凤胎都平安的份上,要是任何一个出了事,那看看能不能放过她们,怕是非搞的他们一家子喝西北风去。

大伯母宋诗雅直接在前面打包了吃食往医院去了,他得去把儿子和儿媳妇换下来,他们一会还得去上班呢,再晚可就迟了。

到了医院,催着他们赶紧吃饭,吃完直接去上班。

罗佳琳看着她妈:“妈,怎么样,同意了吗?”

宋诗雅边给闺女盛粥,边说道:“那还能不同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咱们没有送那两个不省心的进局子,已经是给了他们天大的面子。”

然后,宋诗雅就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罗佳琳听了也放下心来,这样的结果最好,要是真把两个妯娌送局子里,怕是她和致远也过不好,郑家人怕是也得恨死她。

如今自己和孩子死里逃生,虽然受了不少罪,索性没出事,这笔债那俩个妯娌得背一辈子,郑家也得欠他们母子三人一辈子,这样的结果很好。

陆毅辰和罗俏带着石头回到家属院时,看到自门前围着不少人,听到院里有女人的哭声传出:“我不活了,二姑我没脸见人了。”

罗俏看了一眼陆毅辰,幸灾乐祸道:“看来你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