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得以发售,奈良千寺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嗯……就先赚一个小目标吧!

和书店老板聊了聊具体的销售细节,签订了分成合同后,奈良千寺美滋滋的离开了书店,准备趁着这股兴奋劲还没过去,回去好好的修炼一下。

作为奈良一族的成员,成为忍者是奈良千寺必须走的一条道路。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去看,想要在这个乱世生存,掌握忍者的力量也是必须的。

而且奈良一族在火之国大名那边颇有些人脉,奈良千寺如果想要经商,这些人脉都可以成为日后发展的助力。

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奈良千寺看的很开,只要自己能熬过这段最弱小的时期,未来总有一天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千寺!”

一个浓眉大眼的西瓜皮横身挡在了奈良千寺的必经之路上。

“和我一决胜负吧!”

“逃避对手的决斗,可不是男子汉应该做的事情。”

阿凯双拳紧握,两眼冒火,盯着奈良千寺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战意。

“呃……好吧!”

奈良千寺摊了摊手:“阿凯,有一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你了,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挑战所谓的天才呢?”

阿凯闻言龇牙一笑,闪亮亮的牙齿如果去做牙膏广告的话,绝对可以大赚一笔。

竖起大拇指,阿凯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想要证明努力可以战胜天才,就算只修炼体术,也可以成为一名伟大的忍者。”

奈良千寺:“……”

“真正的强者是不需要证明什么的。”

奈良千寺语重心长的说道:“人类最大的一个弱点,就是太过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阿凯,你其实没必要在意别人说了什么,只要坚持自己的路一直走下去,总有一天那些曾经对你不屑一顾的人,会觉得你的背影遥不可及。”

“呜呜呜——”

阿凯感动的泪流满面,就连鼻涕都流了出来:“千寺,你……我的青春快要燃烧了。千寺,和我一决胜负吧!”

说到最后,阿凯擦干眼泪,眼神无比执着的看着奈良千寺。

奈良千寺嘴角微抽,你还真哭啊!

这泪腺该是有多发达,才能说掉眼泪就掉眼泪。

而且心灵鸡汤在木叶的杀伤力也太强了,就是不知道毒鸡汤的效果怎么样。

奈良千寺灵光一闪,如果一会打败阿凯后,以居高临下的俯视姿态对他说‘如果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做什么’这种话,也不知道阿凯会不会被打击的从此一蹶不振。

想了想,奈良千寺还是决定算了。

毕竟眼前的这个西瓜皮可是被前世的网友称为‘凯皇’的男人,想必在未来的战争中也是可以发挥作用的。

奈良千寺可不想看到这个世界被人搞的一团糟,毕竟只有生活在太平盛世才能安于享乐。

“好吧,跟我来!”

带着阿凯来到一处无人的训练场,奈良千寺竖起双指立在胸前:“首先,是对立之印。”

“呜呜呜——”

阿凯的再次感动的痛哭流涕:“千寺,你……爸爸说的果然没错,只要努力就一定会得到别人的认可。”

奈良千寺:这TM不是学校教的吗?

同村的忍者在比试之前先结对立之印,这不是忍者的常识吗?

这到底有什么值得感动的?

阿凯迅速擦干眼泪,结好对立之印后,一记大飞脚朝着奈良千寺直踢过来。

速度很快,但是……这动作也太大了。

奈良千寺在心中瞬间做出了判断。

在忍者学校期间,奈良千寺和阿凯就不止一次的交过手,阿凯也对挑战奈良千寺这件事乐此不疲,就好像总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样。

阿凯的力量与速度都很值得称道,反应速度和体术也非常不错。

按理来说,这样的人就算在忍术上没什么天赋,也不应该被称为吊车尾才对。

但是阿凯实在太一根筋了,他的体术动作完全就是教科书式的一本正经,既没有自己的心得体会,也没有什么招式变化,所以应对起来很是轻松。

奈良千寺站在原地没动。

待阿凯冲到奈良千寺身前两米左右时,地上的影子瞬间冲天而起,化为‘影绳’将阿凯整个人死死捆缚。

几乎只是眨眼之间,阿凯就被影子定在了空中。

如同绳索般的影子从阿凯的脚下开始缠绕,一直蔓延到了阿凯的脖颈处,最顶端的影子变成了手的形状,直接扼住了的阿凯的咽喉。

‘影之触手’

稍微捏了一会,等到阿凯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奈良千寺将阿凯放了下来。

“阿凯,看来是我赢了。”

奈良千寺想了想,还是指点了一句:“体术的局限性非常大,如果你不想学忍术的话,可以试试修炼一下手里剑投掷的技巧。”

阿凯整个人跪在地上,失落的一言不发。

他想过自己能赢,也想过自己会输,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转眼间就败在了奈良千寺的手下。

虽然一直以来阿凯都非常努力,也坚信着努力可以战胜天才,就算只修炼体术也可以成为一名强大的忍者。

但是瞬间的战败依然让阿凯感到难以接受。

“呃……”

奈良千寺也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火了?

虽然奈良千寺很想让阿凯死了挑战自己的心思,但阿凯毕竟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这个年纪的孩子最渴望的就是得到他人的鼓励,而不是在挫折中越战越勇。

“凯!如果你这样就沮丧的话,那你一直以来的坚持又是为了什么?”

奈良千寺沉声说道:“我们都是在一次次的失败中走向成功,不相信自己的人,根本没有努力的价值。”

“你在努力的同时,那些天才其实比你还要努力。凯!你不能只看到别人的天才光环,在忍者学校的四年,我每天都让分身去上学,而本体则溜到木叶后山去修炼。”

“所以你不要以为我能打败你靠得全是天赋,这些力量,都是我日以继夜苦练出来的。”

阿凯闻言猛地抬起头,双眼震惊的看向奈良千寺。

他此前一直以为奈良千寺文化课溜号,体术课划水,能有现在的实力全靠他出身奈良一族的天赋。

但却根本没有想到,去学校上课的只不过是奈良千寺的一个分身,而奈良千寺的本体却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拼命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