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乾寒玄纪

第四十四章 快马

乾寒玄纪 赤狐匪乌 2618 2020-05-23 12:32

  “我让你多考虑两天,不过可不要想太久了,不然到时候错过了什么情报,那可不得了。”
堂中众人大都在窃窃私语,更多的人脸上挂着悻悻的笑容,他们都是选择跟着吴汉的人,似乎都想看关三虎的笑话。
关三虎自认平时对他人都很随和,但这就是现实。当你失意的时候,身边往往都是一些落井下石的人,但现在最起码这些人都还没有这样做,这也是比较幸运的。
吴汉继续说道:“都散了吧!该干嘛都干嘛去。”
吴汉方才的做作,也都是做给众人看的,他不会因为自己的地位增强而轻易改动每个人原来的位置,这是很不理智的。
每个家族的人在关中的底蕴都差不多,虽然只有短短十年,但形成这样的局势已经是耗费了不少的人力物力。若是一两个普通的岗位有变动,那是正常不过的,但若是大量的变动,或者是重要的岗位变动,那都是很致命的。
吴汉心胸虽然不广,但也是有能力的人,吴家三辈都在武家担任总管的位置,吴汉从小沐浴在长辈的管理熏染当中,多少都懂得这些浅显的道理。
只是他咽不下酒馆的那口气,才闹出这出闹剧罢了。
见众人散去,吴汉也着手离去。
而关三虎看着吴汉离去,虽然满腔疑问,但他也没有留住他,他知道现在不是谈论事情的好时间和好地方。
见吴汉离去,良久,关三虎才叫来章凌。
而章凌并没有走远,他知道关三虎必定是有事要他去做的,只是被吴汉打断罢了。
“门外快马应该已经备好,你持关函,速往复州,了解一下荆封城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荆封城是武国的首都,而复州是离荆封城最近的关城,往南走必定会经过复州,那里也有很多南商驻扎,也是个信息流通比较便捷的关城。
“属下领命。”
这里距复州三千余里,其中山路不少,即使抄小路,恐怕也要数天才能往回。章凌猜不出关三虎的意图,即使荆封城中,武家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他也完全顾不上了。
而且武闫现在不在,他们若想要进入荆封城,就要得到吴汉的关函,而章凌也能想到,吴汉决不轻易交出关函的。
若是情报战,数天的时间,足以致命。
若是关三虎想要籍此扳回劣势,那是痴人说梦,吴汉早就已经领先与他。吴汉虽然武功不如关三虎,但在计谋策略方面,确实比关三虎优胜不少。
连章凌都想到了这点,难道关三虎就想不到?
所以章凌才猜不到关三虎的想法。
而更奇怪的是,若他真的想要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本应该是十分着急的。但他却没有要求章凌快马加鞭前往,只是短短说了那句话之后,便失了神色,走开了。
恐怕没那么简单。
这是章凌所想。
但这毕竟是关三虎交待的任务,所以他还是立马启程了。
起风了,不大,扫了扫地面,还没有卷起灰尘。
东巷依然灯红酒绿,喧闹芬华。这里每夜都如此,在这里的人,都觉得这是最美好的一夜,但也是最后的一夜。
江湖上的买卖很多,正道上的买卖不一定经过武合,但暗地里的买卖,却一定会在这里酝酿,因为这里有中原最好的资源。例如不怕死的死士,嗜血如命的杀人犯……还有很多各式各样的奇人,但他们大都是有人供养的。
养他们的人,估计他们都不知道是谁,但对他们来说,他们不知道又如何。只要睡醒了,床头上有上千两的银子在,那便是足够了。
当然,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就被养着,只是还没有用到他们罢了。
供养他们的人,自然不会亏了这门生意,能让他们办的事,自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现在他们的挥霍,是用他们的命来换的。
当然他们可以选择逃离,拿一笔钱,就离开这里,永远不回来,不被人找到,隐姓埋名。而且他们也相信,给他们钱的那个人,也不会为了那么点银子就大费周章地去找他们。但没人会离开。
为什么?
看看这周围,全是花容月貌的美人,全是精酿的美酒,还有从不可想象的聚集在一堂的江湖人物。他们来了这里,就认定这里是自己的墓地了。
多年的江湖动荡,几十年来的多国纷争,能活着见到现在这番景象,大多数人都已经把命给卖了,只为享受那醉人的美酒,醉人的美人。
但今夜,却又有点不一样。
不一样的是火,更亮了;人声,更沸了。
欢月楼,不高不矮,三层阁楼。
美人,美酒,也尽有。
关三虎去尽关中酒馆,关中的江湖人士,他也算是很有名了,所以无人不识。每家酒馆都会让他三分,当然,女闾也一样。
曾经五子山的总舵头,现在又是武家的关内总管,谁会不给些薄面呢?
但关三虎却从没来过欢月楼,不为什么,只是因为这里是吴汉的落脚之地。
欢月楼的老板叫吴仪,是吴氏的人,与吴汉的祖辈早就相识,吴汉也曾多次帮助过吴仪,所以不管吴汉什么时候来,都总会有一间房留给他。
本着和吴汉的隔膜,关三虎也从没在欢月楼门前驻足过。但今天他来了,不过,他还是没有踏进这里的门槛。
三楼临巷的窗户开着,旁边是间两层女闾,想要上去,也挺容易。但关三虎没有接力,只一个身法,便串了进去。
房间很大,中央摆了一张圆桌,上面摆满了佳肴和美酒。
床榻上没人,案上也没人,在女闾丛中,这里略显有些奇特。
不过这房间却是有人的,只是没有女人,有的只是雄壮的男人。
“我知道你肯定会来的!”
现在或许是个说话的时候,也或许不是,但总比白天的时候要好得多。
“你有话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了,现在这里就我和你了。”
吴汉笑了笑,大笑,似乎还有些止不住。
“没错,这里只有我们俩人,所以也请你收起你的那副嘴脸。我并没有要你来这里,而是你自己要来的。所以,除非我想告诉你,否则,你别想打听到什么。”
的确,主导权一直都在吴汉的手上,但关三虎在来之前也曾想过要用什么姿态来和他说话,但他感觉刻意的做作也不符合他的性格。不过,吴汉似乎很想看到他那样的模样。
“坐吧!既然来了,就是客,我的待客之道却是厚道。”
在吴汉的示意下,关三虎坐了下来,随手便打开了一坛酒。
美酒,江南的黄酒,丝滑,迷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