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缝尸人

第113章 大结局

缝尸人 刘校长 4917 2020-05-23 12:34

  
余念冷冷的看着腾建民说道“你做了一个最错误的决定。”\r
腾建民此时先我们一步找到了引路索,心里自然膨胀,不把我们几人放在眼中,即便听余念这么说,心中也不以为然,只道“哦?是吗?”\r
余念幽幽开口“一开始我对你的身份有所怀疑,但现在我想我能猜出大半了。”\r
这句话倒是让腾建民的表情略有波澜,余念继续道“早就听说养鬼天师早年间收养了一名男童,但并未带回族内抚养,而是以资助的形式养了他几十年,从年岁上估计,和你年纪相仿。”\r
此时再看腾建民,脸上的表情略有凝固。\r
余念走到老孟身边,拿下老孟耳朵上的蓝牙耳机继续道“这些年我们和养鬼术士打的交道颇多,也并非你们一直都在暗处。余家不敢说势力通天,但想调查一个人还是不难。这男童据传闻是养鬼天师的私生子,之所以养在外面则是为了掩人耳目,换句话说,你是他埋在阳光下的一枚棋子。”\r
腾建民脸上的表情变得阴狠,令人生寒。\r
我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余念这些事为何从来都没对我说过?\r
老孟这个时候忍不住问道“可是这枚棋子的用处是什么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r
余念接着道“当然是为了我的百骨伞,养鬼术士想要收集阴魂来修炼,百骨伞便是最好的法器。因为我们对养鬼一族早有防范,他们动起手来容易给全族招致祸患,所以这几十年来养鬼天师把你流放在外,目的就是为了等这一天,你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百骨伞盗走。”\r
腾建民将枪口死死顶住了余念的额头,咬牙切齿的说“你最好在我还有耐心的时候闭嘴。”\r
我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他被余念激怒,冲动之下开枪。\r
但余念依旧在步步紧逼,好像要从腾建民的口中套出点什么话一样。\r
“怎么?你为什么愤怒?因为我戳穿了你的目的,还是你并不想承认自己只是一颗棋子?又或者说你在找寻百骨伞的过程中,发现了针索钉的秘密,动了私心想要把这三件法器据为己有?让我来猜猜看,你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还做了些什么?”余念故作忽然想起的说道“啊对了,你查到了肖家后人的身份,用一枚假的铜钱骗走了肖鼎的父亲。目的是为了把肖鼎和我一起引出来,一步一步的,按照你设计好的圈套走。”\r
余念话中的信息量大到我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关于真相的所有猜想,余念始终都没有向我透露过。从千西苗寨出来之后,余念对于百骨伞的下落还有她阿祖的事情都闭口不谈。\r
我起初以为她和我一样没有头绪,原来她早已调查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只不过余念一直都和我形影不离,这些事她到底都是怎么知道的呢?\r
腾建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余念,索性说出了心里话“对,你说的没错。起初天师只是让我调查百骨伞的下落,但后来我发现只要得到了针索钉,我就可以操控所有。人类文明几千年,长埋在脚下的白骨、死人,都会变成我的士兵。”\r
他说到这,眼中透露着贪婪的光,轻蔑的瞥了我一眼“蒙洛是个废物,手握这么珍贵的法器不知道利用。几千年前的他是如此的,几千年后也是一样,那不如就让我来帮帮他。现在我杀了肖鼎,就能取出穿魂针,加上我找到的引路索,三大法器我已有两样,如今只差补骨钉,等三大法器凑齐,还在乎什么百骨伞吗?”\r
余念这时候勾起嘴角,饶有兴致的问道“那你知道补骨钉在哪吗?”\r
腾建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疑惑的看向余念,余念挑眉低声说道“在我身上。”\r
话音落地,余念原地跳起,抬脚踢向腾建民手中的枪。\r
而就在此时腾建民扣动了扳机,子弹从枪膛中射出。还未等我有所反应,不知从何处闪过一阵白光,飞速的来到余念的身前。\r
定睛一看,竟然是不知从何处出现的百骨伞,伞面撑开挡住了子弹。\r
余念一只手接过伞,一阵气流从伞面上喷出,将子弹击落在地。腾建民不死心的挡在腾冲冲身前,朝着余念连开了两枪。\r
不过射出的子弹也都是同样的下场,叮叮当当的被击落了一地。\r
余念反手将百骨伞立在肩头,稳稳的落在地上。\r
腾建民此刻满脸的震惊“不可能,百骨伞明明已经丢了,怎么会在这?”\r
“如果不让你以为百骨伞已丢,你会这么轻易的露出狐狸尾巴?千西苗寨不光地面的建筑形态各异,地下暗道也是四通八达。余家这么多年在外的不光只我一人,养鬼术士在监视我们的同时,也被我们的人监视着。所以你的一举一动,在我眼中都是透明的。我阿祖察觉到了针索钉会被你这种小人觊觎,所以故意伪造出了百骨伞丢失的样子,目的就是让你对我,对余家降低防范,露出你的本来面目。”\r
腾建民的表情难以置信,但与此同时我的心情也是错综复杂。\r
从一开始,这就是阿祖设下的局,而余念把我也蒙在了鼓里,从未对我言及一二。\r
一直冷静站在腾建民身后的腾冲冲这时候突然开口道“从我爸在铁丝桥那里把我带走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会有这个结局。如果我一早知道这些,我会阻止,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腾冲冲泪眼看向我“我只希望现在带走他,我知道这水很深,我也知道是我爸犯了错,但是能不能求你们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他。”\r
我在面对腾冲冲的时候,始终是心软的。腾建民丧心病狂,利欲熏心,但腾冲冲是无辜的。\r
我还记得最初遇见她的时候,她眼中的神采,但如今好像所有的光都黯淡了下来,只剩一片黑暗。我不忍剥夺她最后的希望,但这件事如何处置,可能还要看余念的意思。\r
余念这个时候抬头对老孟道“老孟,把你的蓝牙耳机给我。”\r
我和老孟面面相觑,不明白余念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照做。\r
余念收起百骨伞,接过蓝牙耳机对这里面的人说道“都听见了吧,现在你的人全军覆没,你也没有再下来的必要。不出意外的话,肖鼎会带着针索钉离开这,到时候希望你能信守诺言,将针索钉归还至三大家族。”\r
这么说来,余念一早便知道蓝牙耳机另一端监听人的身份?\r
就在此时,地上本来已经偃旗息鼓的腾建民突然举起枪,用枪膛里残存的最后一颗子弹瞄准了余念。\r
我手上的动作快过我的大脑,抢过图索手中的枪直接对着腾建民来了一枪。\r
砰地一声,腾建民应声倒地,一句话都没能留下。\r
只剩太阳穴处的一个大窟窿,流着血。\r
腾冲冲两只眼睛死死地瞪着我,然后看向地上没有气息的腾建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r
我心中愧疚难当,但如果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可能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r
腾建民一开始的打算就没想让我们活着出去,而且一旦放了他,日后他要是和养鬼术士联手,也是后患无穷,更重要的是,我不能让余念出事。\r
余念上前拿起跌落在地上的,装有引路索的盒子对着腾冲冲说了一声“此地危险,你还是和我们先离开这。”\r
突然,整个洞穴内都陷入了剧烈的晃动,头顶之上的碎石开始掉落,伴随着野兽的呜咽声,震耳欲聋。\r
图索四处看了一圈,敏锐的察觉到“烛九阴,好像是烛九阴,这里快要塌陷了。”\r
余念撑开百骨伞,一只手拉着腾冲冲跃上来,来到我们面前。\r
我不知该如何面对她,只能说对不起。腾冲冲哭着回头,看向腾建民,喃喃的说“他走火入魔,自私疯狂,却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r
轰隆一声,烛九阴撞开了我身边的墙壁,挺着巨大的身体朝我们袭来。\r
我下意识的挡住朝腾冲冲飞来的石块,不管不顾的抓过她躲开。\r
余念这个时候快步跟上,我们为了躲避烛九阴所有人挤进了一个小山洞中。\r
我们被外面疯狂堵截的烛九阴拦住了去路,只能暂时委身于此。\r
腾建民曾在之前告诉过腾冲冲这里的隐秘出口,而出口的位置,就恰巧在我们藏身的山洞之后。\r
按照腾冲冲指引,我们顺利的找到了一条人工修建的出口,看样子应该是许久之前遗留下来的,并不像是近期修建。\r
就在我们以为快要获救之时,大量的海水涌入了甬道。\r
余念暗道不好“这可能是这里的自毁装置,烛九阴触发了自毁机关。”\r
海水咸的发苦,一下子水位就漫到了我的肩膀位置,甬道里顿时陷入了混乱。\r
老孟扑腾着想要抓住我的手,却因为力气过大把我摁下去又浮起来。\r
大约十来分钟,我的体力再也支撑不住,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r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人在医院,鼻腔里还残留着海水的腥味。发现自己身处独立病房,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顿时慌乱,忙叫来护士打听了一下,才得知当时被送医了五男两女,一共七个人,按照人头算是一个不少,我这才稍微的放下心来。\r
刚刚躺下,就看见床头的位置留了一封信,打开一看,是我爸久违了的口气。\r
信上写道:一开始是怕你一时之间无法承受这些事,所以选择隐瞒你。但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你还是蹚进了这趟浑水。\r
身世的事我想你已经知道了,事情千头万绪,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r
你是你爷爷抱养回来的,带你回来的那一天,他和我说起了肖家的这些事,也包括和余家的恩恩怨怨。\r
唐朝灭亡后,中原地区政权陷入大分裂时期。后周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篡后周建立北宋,五代结束。天灾战争带来大批伤亡,尸匠这个行业悄然兴起,于南宋末年形成规模与门派。\r
尸匠分四门——寻尸、掌尸、缝尸、殓尸。\r
你爷爷肖宝山作为缝尸传人,曾在考古队工作过。也是在工作的过程中,发现了古滇国幽女计划了千年的阴谋。幽女知道了针索钉的无上力量,想要和蒙洛联手,将所有尸体都变成傀儡,企图用这种方式扩大自己族内的实力。\r
蒙洛因为拒绝联手被囚禁了十年,而后将针索钉分给族人,用自己的姓名作为交换,阻止了这场阴谋。\r
缝尸一门之中,余家是唯一一族由女性传承的家族,余家当年的执伞人年轻时与你爷爷相恋,肖宝山在得知这一秘密之后将其告诉余家当年的执伞人,后来两个人因为误会,余家立下诅咒与我们肖家老死不相往来。\r
本来已经平息了许久的秘密,随着你的出生而再次浮出水面。\r
蒙洛曾说过,自己重生之日,便是针索钉现世之时。我为了完成你爷爷的遗愿,找回针索钉,让一切重归风平浪静,其中对你有诸多隐瞒,爸爸在这里对你说一句对不起。\r
期间更多种种,错综复杂,涉及的恩怨也颇多,我更不想让你知道。\r
索和钉还要由你和余念送还给其余两家,至于穿魂针,也许留在你体内才最是安全。\r
生意上已经荒废了许久,有许多事等着我去处理。等你送还回来,我们爷俩再好好地喝上一杯。\r
我看到最后,长出了一口气。\r
好像结束了一个梦境,即便这梦境之中还有诸多疑问,需要我在漫长的岁月中寻找答案,但如今,我的的确确的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r
我把信纸放回到床头,抬头便看见余念和老孟图索三个人,已经穿戴整齐的站在病房门口看着我。\r
老孟不耐烦的催促道“快点换衣服啊,得去给人家还东西呢。”\r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几个人就七手八脚的把我的衣服给套上,拎着我走出医院,塞进了一台越野的后座。\r
老孟兴高采烈的说道“听余念说法家的人现在大部分都去泰国倒腾佛牌去了,这个季节的泰国可是个好地方,人美景美,人妖也好看,你都不知道我上次去的时候……”\r
老孟说个不停,余念静静地开着车,虽没说话,但表情看起来也十分轻松。我看着身后一排一排快速后退的树,再一次踏上了一段漂泊的旅途……\r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